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天揾

第三章 流落江湖

天揾 炑焚 2013 2018-06-14 03:55:08

  :“孩子,城里现在不能去,有胡子。”铁柱问道::“胡子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能去。”

  老丈手扶着一根木棍慢慢坐到在路旁,叹气道:“胡子,就是一群杀人的恶魔。”李复问道:“那官府呢,怎么不打胡子。”李复跟父亲读过几本书,他父亲也教了一些常识,不像铁柱跟薛牛儿,待在山里不通音讯,什么都不懂。

  老丈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官府,唉,胡子是杀人见血的恶魔,那官府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阎王啊!”“这是个什么世道啊,身强力壮的都被拉去当壮丁或者被强征兵役了,逃跑的都上山去当土匪了,就剩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继续被压榨。”

  老丈也不管薛牛儿几个能不能听懂,一个人在絮叨着。“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连胡子都不知道,这凌州是大周朝的边关重镇,也是西胡进入关内的唯一通道,常年有战火,你们要是这里的人,应该也是知道的,”老汉见三人都不说话,又都是些孩子,便问道。

  “我们都是深山中的猎户,那里信息闭塞,所以都不知道这些事。”老丈若有所思地说道:“那可是世外桃源啊!”

  老丈还想絮叨些什么,却看见远处迎着逃难的人群,缓缓过来一辆华丽的马车,前前后后有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红色铠甲腰间挎着长剑的护卫。

  排头的护卫手臂微抬,整个队伍便停了下来,那护卫驱马来到马车旁,双手抱拳行礼后,低声说了几句话,马车侧面的帘子便被里面的人打开了,是一个正值年华的女子。

  那女子开口道:“那就在此处休整片刻,前去问问路,也让蓉儿下来透透气。”铁柱傻傻的说道:“天底下还有如此好听的声音。”随后旁边的一个老妪便将马车的帘子掀起来,另一个护卫将马凳放上去,那女子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从马车上慢慢下来。

  此时薛牛儿几人才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李复儿想到了父亲讲的神话故事中婀娜多姿的仙女,附近过往的难民都被这女子的容貌惊艳到了,想不到世家还有如此美人。

  那美人旁边的小女孩更像是落入凡间的天使,眉宇间透着灵气,一双闪烁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边新鲜的事物,小女孩眼角的痣使得更加完美脱俗。

  那带头的护卫直直冲薛牛儿和那老丈过来,老丈已吓得双腿不停的打颤。那护卫冲老丈抱拳行礼道:“老先生,去往定州的路除了这凌州还有其他路径嘛?”这护卫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老丈稍微定了定神,

  “:有,有有,可是很危险,这凌州便建城在两条山脉之间,有很多小路可以绕过去,这胡人便是通过山里的密林突袭了凌州,可是小路多是些羊肠小道,马车是过不去的。”

  “多谢老先生,”护卫说完便转身看见小女孩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跟前。小女孩看了看薛牛儿几人和旁边的难民,转头对着护卫说道:“大哥哥,蓉儿看他们又累又饿,肯定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给他们点吃的吧。”难民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后,都将头转了过去。

  护卫行礼回道:“小姐,我们此行带的食物不是很多,现凌州已生战乱,把食物分给他们,我们便无处补给。”“大哥哥不同意算了,蓉儿找娘亲去,”小女孩说完便气呼呼地朝美人跑去。

  “蓉儿,慢一点,小心别摔着。”“娘亲,你看他们多可怜啊,肯定好几天没吃饭了,给他们点吃的吧,娘亲。”美人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说道:“唉,这孩子。”

  美人转身对那侍卫说道:“李侍卫,把我们的食物留下半天口粮,其他的都分给难民吧。”侍卫还想解释,美人笑了笑,“没事,去吧,凌州已被胡人攻破,其他路径不好走也不安全,我们就先原路返回吧,免得老爷担心,就是不知道定州有没有战事。”

  美人对那带头侍卫说道:“李护卫,既然凌州已被胡人攻破,其他路径不好走也不安全,我们就先回去吧,免得老爷担心,就是不知定州有没有战事。”

  李侍卫行礼回道:“是,夫人,那我们就去昨天的客栈进行休整与补给,不过夫人放心,定州乃西北进入中原的重镇,也是京城的最后一道屏障,再者,定州附近便是重镇霸州,其兵马转运防御使便是欧阳上将军,有精锐兵马数万,西胡目前还没有那么大的实力,这次西胡能攻破凌州也只是借山间小径突袭而成,前边已是一马平川,不可能再有更大的战事了。”

  “嗯,但愿蓉儿的外公与舅舅能都平安无事。”众人看侍卫们发放食物,便都拥挤上前,想分得一些吃的。

  “哎,小哥哥,在跟你说话呢,怎么不搭理我。”薛牛儿这才回过神,“怎…怎么了,你在跟我说话嘛?”小女孩俏皮地说道:“对啊,我在问你叫什么名字,对了,我叫欧阳蓉儿。薛牛儿此时才将目光从欧阳蓉儿身上移开,低头回道:“我叫薛牛儿。”

  “哈哈,怎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太可爱了。”薛牛儿抬头从对方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恶意与嘲笑,便又把头低下了,那美人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对欧阳蓉儿轻呵道:“蓉儿,不得无礼,赶快向人家道歉。”欧阳蓉儿委屈地回道:“好的,娘亲。”薛牛儿忙说道:“不用,小妹妹并未嘲笑我,这名字本就是让别人叫的。”

  薛牛儿抬头从对方的眼中看不出一丝的恶意与嘲笑,便又把头低下了。美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轻呵道:“蓉儿,不得无礼,赶快道歉。”欧阳蓉儿委屈的回道:“好的,娘亲。”薛牛儿忙说道:“不用,这名字本就是让别人叫的。”“娘亲,你看这位小哥哥是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