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静物妖精

第42章 皇帝的龙纹玉佩

快穿之静物妖精 公良舒 2108 2017-07-17 22:01:50

  “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回去的时候注意些。”

  小丫鬟有些吃力地接住了家仆递过来的杜怀安,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递给家仆,同时吩咐了一两句,见那人点头,才开始扶着杜怀安往小院里走。

  杜怀安的脸色已经通红,身上滚烫,他似乎是热的不行,想要伸手解开身上的衣袍,但是他还是有理智在的,理智和本能的搏斗,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昏迷了一样,他大约能够明白自己的处境,却完全没有办法作出反应。

  丫鬟迅速的把杜怀安带进了一间女子的闺房,房间里并没有人,她把杜怀安放到了素色的床上,有些可惜的叹息一声,转身走了。

  见到房间里的人都出去了,玉柳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慢慢的从杜怀安胸口的口袋中爬了出来,顺着杜怀安的胸口跑到了他的头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

  玉柳人小,力气自然也小,还没有瓜子大的小手拍在脸上什么感觉都没有,杜怀安还是双眸紧闭,整个眉心蹙在一起,显然很是难受。

  “这该怎么办啊?”

  玉柳急得不行,杜怀安的情况看起来坚持不了多久,下药的那个人应该也快来了,必须得想个办法,让杜怀安尽快清醒过来。

  对了,玉柳突然间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看过的小说,小说当中写的那些主角遇到了这种事情都是靠泡冷水澡撑过去的,这里没有冷水,但是玉柳有法术啊!

  玉柳刚要调动身体内的愿力,就听到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吓得惊呼一声,左右看了看,躲到了床上的枕头底下。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

  “今天祖母大寿,你们也不必这般劳累了,都下去休息吧。”

  “是!”

  守在门外的侍女也都被支开了。

  来人关上房门,只听到脚步声缓慢的接近旁边,玉柳借着头上枕头的遮挡,小心翼翼地往外看。

  由于枕头遮挡了一部分的视线,玉柳只能看到来人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襦裙,今天在老夫人的寿宴上,穿着这一身的,只有一个人。

  陈锦书。这个玉柳最不能相信的答案,偏偏就是正确答案,她可能根本就不是玉柳所看到的那样冰清玉洁,能够把一个男人用药迷倒,送上自己的床,她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皇上,真好。”

  陈锦书慢慢走到床边,俯下身来,伸手摸上了杜怀安的脸。“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了,我们合该是一对,上一次却让陈倾颜那个贱人抢了先,这一次,我不会再犯错了。”

  玉柳听到她说的话,只觉得云里雾里,什么上一次这一次,难道陈锦书还下过一次药吗?不对,这感觉不对,陈锦书会不会有什么奇遇呢?这个跟资料里写的完全不一样,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发生了变化。

  眼看着陈锦书俯下身,就要吻上了杜怀安的唇,玉柳再也忍不住了,愿力在她手上聚集,空气中的水分子被迅速吸引,在杜怀安的头顶上方凝聚成团,急速的落下。

  被水流正中面门的杜怀安一个激灵,身上的热度降下些许,猛然间清醒了一瞬,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看到面前有一张放大的脸,杜怀安的第一感觉不是旖旎而是惊悚,他下意识的挥出去一掌,陈锦书下的药并没有废去他身上的武功,这一掌蕴含着十足的内力,陈锦书本身就是一个弱女子,防守不及,直接被打中了胸口,她身上有一道白光忽然闪过,内力被卸去了大半,陈锦书顺着这一掌的力道飞了出去,撞倒了她身后的桌椅。

  “咳咳!!”

  杜怀安的这一掌力道不轻,陈锦书直接被打得吐血。

  躲在枕头下面的玉柳却猛然间瞪大了眼睛,看向陈锦书的眼神中带着不可置信,刚刚硬生生的受了杜怀安的那一掌的时候,陈锦书身上亮起的白光她看得分明,那分明就是一丝特别细微的神力,只有真正的神仙身上才会有的神力,而且陈锦书被打了一掌之后,身上的神力被消耗,她身上那种浓厚的让人心生好感的书香气质竟然在逐渐的变淡,原本如空谷幽兰般的妙美人儿迅速变得不起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锦书身上的气质竟然不是她原有的!!那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个疑问接踵而来。

  不过玉柳也接着反应过来了,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最关键的还是杜怀安,刚刚的那一捧凉水只是让杜怀安醒了过来,支撑了这么一会儿,他又开始有昏沉过去的迹象了。

  陈锦书在咳了几口血之后,精神看上去也不大好了,玉柳悄悄地挪了挪,借着杜怀安身体的遮挡,趴到了他的耳朵边。

  “杜怀安,醒醒啊……”

  玉柳开始尝试叫醒杜怀安。

  杜怀安好像陷入了一个特别热的梦里,他好像进入了火山一样,周围全都是火焰,剧烈燃烧的火焰让他汗如雨下,口干舌燥,他需要水,但是疲软的身子根本就动不了,他快要忘了自己是谁,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热!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狠狠的斩破了这场梦境。

  “杜怀安……”

  宝宝?

  我在这里,我的宝宝去哪儿了?

  宝宝……

  明明意识已经不清醒了,但是杜怀安的手还是抚向了胸口,玉柳就被装在那里的口袋里。

  但是他摸到了口袋,口袋里的小人却不见了。

  就在那一瞬间,好像有一盆冰水突然间从天而降一样,所有的火焰直接被熄灭,脑子里就只剩下那一个小小的人儿。

  “宝宝……”杜怀安睁开了眼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竟然一个伸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慌张地左右张望。

  “我在这!”

  被他突然坐起给甩在了一边的玉柳一骨碌的爬起来,拽了拽他身上的衣服。

  “宝宝,宝宝你在真是太好了。”

  杜怀安突然就有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把小小的玉柳拢在掌心,眼眶突然间就有些发热。

  “我一直都在,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你被人下药了你知道吗?”

  玉柳急忙说道,杜怀安能够清醒过来是最好的情况,他们必须想方设法现在离开这里。

  “我?”

  直到这时,之前已经消失的燥热,突然间又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