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风润之恋化诗

第十三章

春风润之恋化诗 芷兰繁花 2882 2019-02-12 01:20:37

  恭迟莫野一看见红衣女子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本来还想装作一道风景线。但没想到自己本来就暴露了,于是做出一副战斗的模样。

  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好像感觉到了红衣女子的——蔑视?

  “喂,你可别过来,不然我可要动手了。”恭迟莫野一边往后退一边冒冷汗地说到。作为一个有能力的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表示懦弱!

  但没几步路恭迟莫野的后背就已经贴紧了一棵树干了。

  虽然勇气值得嘉奖,但是他刚刚可是看到了那红衣女子抽抽几下就把那若莫教主给弄的半死不活的了。自己啥都比若莫教主差,死的更快好吧。

  “要杀要剐能不能直接点?别这样!”气氛怪凝重的,难受死了。

  红衣女子那如灵蝶一样魅惑人心的声音响起,让恭迟莫野愣了愣。女子的芊芊玉手抬起恭迟莫野的下颔,笑道:“你是智障吗?”

  啊?智障是什么?

  “谁说要杀你了!”女子收起笑容,不含情绪得道:“把你手伸出来!”

  恭迟莫野再次发愣,刚想伸出手,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双手护胸,一脸的小受道:“我去,你不要我的命,难道你要劫色?”

  “劫色没有,要命不给!”恭迟莫野一脸防备地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有那么一刻他感觉到了眼前的人差点按耐不住体内的巨大力量。

  这下子是轮到红衣女子发愣了,她抬手就是给恭迟莫野脑袋来一巴掌,道:“既然你想死我就不拦你!”

  “行行行,手给你!”恭迟莫野立刻把手伸出来,然后闭上眼睛,一脸的等死。

  静默一秒……女子怒吼:“反过来!”恭迟莫野乖乖的闭眼,然后手心朝上。完蛋了,我的手可能要不是血肉模糊,要不就是被揩油到失去原本的光泽了。

  呜呜呜,没想到这女子还是个女流氓。我的好看的,滑嫩的,纤细的手啊!恭迟莫野内心默哀。

  然后,一块东西放在了他手上,貌似是金属,还有点冷。“啊啊啊啊!我的手啊!”

  如果可以看见红衣女子的全表情,恭迟莫野就会发现红衣女子现在正在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反手又是一巴掌,道:“你嗷嗷啥!这是个金属块!没伤害的!”

  一听这话,恭迟莫野冷静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一只眼睛确认一下手上的物体,然后拍拍心口大笑道:“啊,原来是一块金属啊!吓死我了!”

  原来真的是一个智障,笑死我了!红衣女子内心的弹幕。

  恭迟莫野是偷偷跟着若莫教主进来的魔神领域。只是有一点他很好奇,就是堂堂若莫教主竟然要跟踪一个小女子?

  他本来对那被跟踪的女子感到挺好奇的,但后来竟然出现了一个虐的若莫教主无反手之力的红衣女子,他更好奇了。

  只是,被逮住了未免有点惊悚。好吧,再加一点,好吧,满上。

  恭迟莫野拿近了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银牌,不准确地说,是项链。为什么上面会刻着一朵……紫色的蒲公英?反面刻着的,是若水,莫野,中间还有一个奇怪的符号——&?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有我的名字?还有,若水是谁?

  “交代你做件事,好好做!”红衣女子拧头,不知看向何处,道。

  恭迟莫野掂了掂手中的项链,然后一脸痞气地道:“我为啥要帮你啊!”

  红衣女子不语,立马扬手。继续那不含情绪的声音道:“想去投胎?要我送你一程?”

  恭迟莫野立刻抬手握拳砸胸道:“啥事!我一定可以办好。不劳烦姑娘你费心!”

  姑娘,不,大姐,你这么轻描淡写面无表情地说这么恐怖的事情真的好吗?

  “你还记得那小子跟踪的女子的特征吗?”

  恭迟莫野马上反应过来,女子说的那个小子难道就是若莫教主?跟踪的女子?

  好似——看上去是十几岁,穿着紫衣裙,头上只是简单的用一根发带系着的女子?

  恭迟莫野点头。他可不想那么快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把这个偷偷再给她,然后不能让她发现是你的。至少,这十天里不能!”女子笑了笑。

  恭迟莫野沉默。她要干什么?把这个给那紫衣女子明明很简单,但为什么不能让她发现?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女子仿佛没看到恭迟莫野的表情,继续道:“如果她之后发现了,你就说这是你的。还说上面刻的就是你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莫野的?”恭迟莫野问道。他好像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啊,而且身上也没有字来表明自己的身份。而且他肯定这是他和眼前这个红衣女子的第一次见面而已。

  女子转身,走到沙滩上,而后再看向仍然在发愣的恭迟莫野,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我现在给你一个忠告,赶紧躲起来,马上就来人了。而且我相信你打不过他们。”

  啊?来人了?恭迟莫野随手就把项链放入袖袋。打不过?谁啊?难道是紫衣女子?

  “我警告你,别不照着做,我总能找到你。想死就尽管说!”一道声音传入恭迟莫野的耳朵。这句话一直在大脑里飘了好几圈,他才找了个好地方蹲了下来。

  太可怕了,又是用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这么的可怕的事情。

  就在恭迟莫野刚蹲下来,准备看看那位红衣大能的时候,红衣女子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漩涡一般的传送门。

  “教主?教主在哪里?”梦莞儿一脸心急地从传送门踏出来。她手上还握着一支苍白的的笛子。

  刚收到教主的报信烟花就立刻赶过来了。怎么回事?教主不会那么轻易点燃烟花的,她记得距离上一次烟花点燃,是教主受伤归来。难道,教主受伤了?

  真是的,教主六年都没受过伤了,还真以为他是不会受伤的。因为,她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而且血腥味中夹杂着他们家教主的味道!

  教主既然能点燃烟火,那就证明教主还活着,应该就在这附近。梦莞儿轻轻飘起,一只只绿色的蝴蝶从她身上飞出,而后四处飞散。

  突然梦莞儿睁眼,看向那海涯上的山洞,一跃就飞了进去。

  恭迟莫野看了看那女子。那蝴蝶差点就发现自己了,要不是自己平息了气息。

  那应该就是若莫教派的绿蝶医仙了吧?是来就若莫教主的?

  真奇怪,为什么那红衣女子自己把若莫教主打的半死,但是有让人来就他呢?

  天不一会儿就黑了,一个人影从山洞飞了出来,落寞地坐在海滩上。

  玄清竹趁着山洞的黑暗,他其实刚刚就已经出来了。但是他发现,他什么用处都没有。

  治疗……玄清竹看了看自己的手,而后又看了看月亮。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能够治愈别人的?哪像现在?只可躲在黑暗里。

  一旁躲着的恭迟莫野本来还想活动活动筋骨,但是看到从山洞里飞出来的人后立马坐定不动了。

  这个人是谁?刚刚来的不是个女人吗?

  难道,笛子?难道那个就是传说中玄?

  很快清竹就飞回了山洞里,当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背上多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而在他们身边,是以为正在边走边炼药的女子。

  他们走进了森林,而后就消失了。

  这下子恭迟莫野总于可以站起来走动走动了,他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道:“难道他们不觉得很奇怪吗?直接就被传送到了碧泪洋。可是没有一个传送门是直接传到这的。”

  “心急就迷糊?”切,不管了,还是先在这里玩玩,等着那个紫衣女子吧。不急,反正那个红衣女子那么厉害,紫衣女子过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此时的若水内心有一点纳闷,真不知道她自己哪来的勇气,明明自己就是个路痴,可是飘飘要把助手推给了秦兮季。现在,光荣迷路了。

  “啊啊啊,森林啊,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里会有森林!”若水向天长啸,发出龙一般的咆哮。她而后愤怒地一个转身,早已经蓄力的拳头落在身后的树干上。

  咔嚓一声,树一命呜呼!

  她好像还听到了什么人的尖叫声?若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周围的景色褪去,立刻变为海边。原来自己走进了一个迷阵。

  那,声音?若水站在一边呆愣。好像,砸到人了!

  树干从中间断开,恭迟莫野看着若水,手上还举着用两条鱼。他上前,对着若水就道:“什么,你想抢鱼也不用砸死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