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话百鬼

第九章 争执

话百鬼 理机先生 980 2017-07-17 21:59:57

  夜宇寻得水赶回来,正好看到贞光他们身后那个被吓晕了的路人,于是前去叫醒。

  “醒醒,大叔,你没事吧?“夜宇扶起路人。

  路人微微睁开眼,看到了夜宇的脸,端正清秀的五官映入眼帘,路人先是一愣,随后路人又回想起之前看到夜宇施幻术,贞光和书、车说话的情形,瞬间清醒了起来,立马起身跑走了。

  “真是个怪人。”夜宇轻声嘀咕了句。

  随后夜宇回到胧车上,“贞光,来,喝点水。”

  “谢啦,夜宇。”贞光接过水壶,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大口畅饮过后,贞光放松的在位子上开始躺了点下来。

  夜宇看着贞光身上的衣物都破破裂裂的,夜宇用手轻轻抚了抚那些破掉的口子。

  夜宇摸到贞光肚子上的时候,却发现贞光肚子上有一个与其他破口不一样的伤口。

  “贞光你怎么伤成这样...”但夜宇突然回想起梦中自己捅了贞光,也是在这个位置。

  贞光被夜宇这一摸,也回想起自己被幻境中的假夜宇捅了一刀。

  “没事,小伤。”贞光也知道那是幻境中的夜宇,可是却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

  夜宇也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

  “贞光,一会回去,我帮你换套衣服吧。”夜宇拉了拉贞光身上不体面的衣服。

  “还是夜宇好啊。”贞光满足的看着夜宇。

  贞光心想,果然这才是真的夜宇,贞光你就别再乱想了,不就被幻境里的假人捅了一下,胡乱在意个什么劲。

  尘冢懒得理会贞光,直奔主题,说道,“渡边也回来了,那我和你们大概说一下情况,然后我们去找将军夫人探探口风。”

  胧车认真的听着,“尘冢兄,但说无妨。”

  夜宇也很想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贞光和尘冢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也认真的洗耳恭听。

  “路上确实遇到很多危险,贞光这臭小子,说实在的,确实不错,具体的遭遇说来话长,就先不说了。”

  贞光听到尘冢夸了自己,也有些得意的望着夜宇,仿佛在说,怎么样,我还不赖吧。

  但这番话和贞光的眼神却让夜宇心里不舒服,一种类似又爱又恨的矛盾感情在夜宇心中打转。

  一方面夜宇觉得都是因为自己的昏迷,才让贞光伤的如此狼狈,如果自己和贞光一起,那贞光肯定不会受伤至此。

  第二个方面,夜宇却又觉得贞光经此肯定成长了许多,而自己却一头晕过去,一事无成,不禁有些不甘。

  “那个掌柜,是将军夫人的弟弟。”尘冢接着说了下去。

  “哦?夫人还有个弟弟?”胧车十分疑惑。

  “并非有血缘之亲。”尘冢回答。

  “那镇民被害的事,是将军夫人与他弟弟合伙做的吗?”胧车一针见血。

  贞光听到胧车这个提问,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有说话。

  “那这与飞头蛮辘轳首有何干系啊。”夜宇也很好奇。

  “阴差阳错,但目前能肯定的事,这件事的背后是有人操作着的。但对方隐藏的很深,直至掌柜死了,都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尘冢若有所思。

  “掌柜死了?”胧车和夜宇异口同声的问道。

  “回头再和你们慢慢说,但目前的重点就在于,将军夫人是否是掌柜的同伙。”尘冢继续回答。

  “简单的来说,就掌柜的话来说,就是他认识了一个人,那人给了掌柜一颗药,掌柜又给将军夫人服下了,这才导致将军夫人变成飞头蛮。”尘冢总结了一下。

  夜宇没有想明白,“尘冢大人,也就是说将军夫人是被迫吃了什么药吗?”

  “可以这么理解,但是问题是,她是被迫吃了什么药,还是无意间就吃下的,现在都不得而知。得去问问将军夫人,才知道。”

  “尘冢兄,那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胧车说道。

  “怎么说?”

  “将军夫人她是否知道面馆的掌柜是她弟弟呢?”胧车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让尘冢也陷入沉思,毕竟这个问题直接影响到将军夫人是有自主意识的,还是真的无辜的。

  “问的好,如果将军夫人知道掌柜是她弟弟,那她是被他弟弟利用了所以无意识的吃下了药变成飞头蛮,还是合伙估计吃下了飞头蛮,让人人心惶惶从而报复丰臣吉田。”尘冢更加细节的说出了胧车的疑问。

  “尘冢兄,还差一点,如若将军夫人并不知道掌柜是她弟弟,而是那掌柜使了手段让将军夫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吃了药变成飞头蛮。”胧车补了一点。

  而此时贞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让原本讨论的气氛破碎了。

  “尘冢...现在真的确定将军夫人就是飞头蛮了吗?”贞光又想起他和夜宇前一晚离开将军夫人家时的场景,不禁想到兴缘娅,而且将军夫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真的很难让人联想到可怕的飞头蛮。

  尘冢没有回话,源贞光又开口想替将军夫人辩解。

  “尘冢...你想想将军夫人那样,也不可能是飞头蛮吧,也许是那掌柜下药给了将军夫人身边的人吧。”

  尘冢听到如此不理智的问题,仿佛又回到在幻境中,贞光的犹豫让他自己受伤一般。

  “源贞光,你再重感情也要讲事实,我不想与你再废话什么。”尘冢认真的说道。

  “贞光,你怎么能这么叫尘冢大人啊。”夜宇轻声说道。

  此时听到渡边夜宇的声音,尘冢更是怒上心头。

  “夜宇,你先别说话,尘冢,你就没有想过万一将军夫人是无辜的呢?”贞光抚了抚夜宇的背,随后继续问尘冢。

  但如果只是因为渡边夜宇和贞光一同长大,所以贞光下不去手,也情有可原,但如今源贞光却还想为将军夫人开脱。

  尘冢补了一句,“源贞光,你不要忘了自己身上那一刀怎么来的。”

  这一句话让贞光和夜宇都沉默了...

  两个人都在回想类似的一件事,一个难过,一个歉疚。

  胧车听得一头雾水,但及时止住了尘冢,“尘冢兄,别说了。”

  “尘冢...你真的是个不近人情的人。”贞光如死灰般的说了句。

  “源贞光,你记住,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尘冢怪王!”尘冢的火气渐渐要爆发了。

  “尘冢兄,贞光少爷,你们不要吵了。”胧车劝着。

  而夜宇也回过神,拍了拍贞光的手,轻声的说,“贞光..说的是有点过分了,不过你仔细想想现在的情况,尘冢大人没说错啊。”

  “源贞光,如果你的家人是那些死去的镇民百姓中的其中一个呢?我只是在做我该做,如果你再这么执意重情的话,那这次事情过后无论结果如何,本王将来也就不会再管束叨扰你了。”

  万千的想法在贞光脑中穿过,他还是不想相信将军夫人就是飞头蛮,但自己确实没有站在尘冢的角度把整件事情想的那般条理清晰,“抱歉,尘冢,是我..是我太不分轻重了。”贞光因为尘冢的一句话想起之前那些九死一生的经历,于是向尘冢道歉。

  夜宇不知道该说什么。

  尘冢没有说话,贞光也很沉默。

  “那吾等就先进到将军夫人家再说吧。”只有胧车一人努力的缓解气氛。

  但并未见效,众人没有回应。

  随后贞光决定先听尘冢的,先等看夫人到底是如何的再说,并且再道一次歉。

  “尘冢..我错了,是我太小家子气了。别生气了,尘冢大人。”

  尘冢怒瞪贞光一眼,想了想贞光都道了两次谦,毕竟贞光还是个孩子,所以气也消了不少。

  贞光讨好的看着尘冢,看了好一会。

  尘冢受不了了,“本王不都说叫你不要叫大人了么,看什么看,把你眼珠挖出来。”

  听到尘冢终于开口,算是消气了,贞光的心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就知道尘冢还是疼我的,是吧?”

  夜宇没想到就一晚竟然让贞光和尘冢的关系如此之好。

  且不说贞光没有叫尘冢尊称,退一步看,在夜宇眼里,贞光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又怎会因为尘冢大人的几句话,就道了两次歉呢?

  “走吧!都听尘冢的。”贞光扔起了尘冢的书,又用手接住。

  “臭小子,你是找死是吧?”尘冢怒骂。

  “才没有。”

  夜宇和胧车听到这几句对话,心里都不是滋味,一时也说不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