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精灵学校

第十二章 宇西紫凝

精灵学校 长岛冰茶猫 5199 2018-01-13 11:55:35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整齐地躺在一张大床上。

  刚坐起来,头有点痛,宿醉后的反应。

  房间很整洁和雅致,散发着舒适的香味。

  一阵清风吹来,白色的纱帘吹起,看见窗外的绿树和江面。

  “你醒来了?”一个温柔而浑厚的男声响起,是释木。

  她赶忙要从床上下来。

  “不急,你可以再躺一下,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一样随意就好。而且不要误会,我昨晚在沙发上睡的。”释木微微笑在床边坐下,轻轻按住她。

  她有点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我昨晚醉酒的样子很丑吧。”

  “没有,别多想。我做了早餐,一起出去吃吧?还是我拿进来给你?”释木如阳光一般的笑脸,在清晨的阳光中显得更加帅气温柔。

  “啊不用了,出去出去吃。”她竟然有点紧张地结巴起来。

  “好,卫生间在那里,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新的牙具,你梳洗了就过来吧。”说完起身出去了。

  释木的卫生间也是整洁到没人性,甚至没有一丝头发,地板光光亮得能照出人影。害得她这种梳一下头发都会有很多细小落发的人不自在极了,赶忙收拾怕弄脏这个处女座般的卫生间。

  唉唉唉,他和施燃都是,怪胎单身男,为什么整洁得比女生还女生啊!

  像她反倒不像女生,一个人在家就邋遢随意得不能让外人看见。

  一时间,她竟然觉得他俩应该是同一类人,哦买噶。

  “天方回去了吗?”她梳洗完毕出来问道。

  “嗯,刚吃了早餐回去了。你昨晚醉了后,我们还慢慢地喝了几杯聊到凌晨。哪像你,喝酒和喝水一样,直接灌的。我那可是有年份的好酒。”释木无奈地摇摇头笑着说。

  “好了,难得跨年嘛。而且我确实不会喝酒,下次不喝就是了。”她吐吐舌头。

  “我昨晚有说什么没?做出什么丑事没?”她从来没有喝醉过,所以有点担心自己的酒品。

  “没有。你什么都没说,直接醉倒睡着了。”释木低下眼帘,淡淡地说道。

  “哈哈那就好。那看来我的酒品还蛮好的嘛。”她开心地说道。

  “嗯,挺好的。”

  两个人就这样说着,阳光透过飘起的窗帘、摇曳的树叶,细细碎碎地在餐桌上闪动着。

  阳光早餐,感觉真好。

  吃完一起收拾盘子,释木阻止她,他自己收拾并慢条斯理地洗了盘子。

  “谁要是做了你的太太,真是幸福。你又会做菜还会做家务。”她由衷地赞叹道。

  “那是必然的。我会很宠她的,让她除了我,谁都不再感兴趣。”释木背着她边洗碗边回答道。

  哈哈,这世道,真是越帅的男人越专一越对老婆好么?

  “释木,昨晚和今天都谢谢你,现在我要回去赶稿了。”她拿起她的背包。

  “嗯,路上慢点。”

  释木走到露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若有所失地似乎在问自己道:“陈小夏,叶子阑是谁?”

  她回到家时,发现千千已经回来了。

  “昨晚和施燃去跨年了吗?”

  “嗯。”

  “开心吧?”

  “嗯,挺好的。”

  千千猫在沙发里,微笑地看着她,手里正看着一本书,看见她回来,就顺势关上放在桌上。

  她过去翻了翻,是柏拉图的《理想国》。

  “怎么突然想起要看这种书?怪深奥的。”她觉得有点奇怪,千千的兴趣从来不是这种经典大部头。

  “因为施燃喜欢看。”

  看来这个施燃是个学霸啊,现在哪个年轻人工作了还能沉下心看经典大部头的呢,看书都少了。

  “以后和他在一起,你就变成女博士了。”她打趣道。

  “他喜欢的我也会喜欢。莫名其妙就爱屋及乌了。希望我们能多一点共同语言。”千千肯定地说道。

  “会的。”她轻轻拍拍千千的背。

  她和叶子阑有共同的语言吗?她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和他之间似乎差距甚大。当年的她是个差生,而他却是全能的质优生,所以要说共同语言应该是没有的吧。

  比如她爱看的言情小说,在他看来一定是浪费时间。再比如她懒惰不喜欢运动,与爱锻炼身体爱跑步的他,也是不一样的物种。

  所以,他当年也是很厌烦她的吧,应该是忍受不了的。

  不过如果今天能再遇见他,她想她会好好研究下他到底喜欢什么,也会爱屋及乌的。

  是的,她一定会的。

  比如,他爱的音乐,她一定会去听。比如他爱看的书,她也一定会去看。

  这样,听他常听的音乐,看他爱看的书,也感觉到和他在一起了呢。

  这种感觉真好。

  也许,这就是爱情带来的微妙力量吧。

  不用天天陪在身旁,思念和喜欢也会将他与你如影随形。

  哎,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能拐个弯想到叶子阑,也是醉了。

  她敲敲自己的脑袋。

  “年轻人,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别老是想这些有的没的,OKAY?”她暗暗心里对自己说。

  最近电影院上映《芳华》。她看了一篇文章,写《芳华》原型的。岁月过去那么多年,老连长杨慧依然英姿飒爽、腰背挺直、美丽而自信,想想这才真真是美人。

  “都说美人美在骨不在皮,能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初心的,才是真正的美人。”

  点开那首《那些花儿》,她的心似乎回到了高考的那年。

  那么,她的初心应该就停留在那一刻吧?

  她希望能守住她的一亩三分地,活成当年自己想要自己成为的样子。

  至少,自己不讨厌自己,等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依然保持最好的状态。

  那么,即使有天叶子阑不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还能平静地生活吗?

  应该能吧,思念虽然成了日常功课,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啊。

  生活虽然继续,也不妨碍她轻轻将叶子阑放在心里啊。

  如果他知道她这么想念他,至少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那么记得他,他会高兴还是介意?

  他会不会跳出来抗议道:“诶,你这家伙,可不可以把我从你的心里放出来?我待够了。”

  她会摇摇头:“不,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许有天我老了,老到和Coco那样,就能把你给忘了。”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又忙忙碌碌地过着。她的生活圈子就是这么小,来来往往就这么几个人:老爸老妈、千千、释木天方、陈萱小姐陈编辑,以及偶尔见到面的施燃。

  这之外的世界和人,对于她来说,都是透明的。

  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简单。

  人年纪渐长,真的不喜欢结交新朋友了呢。不喜欢重新获得信任,重新解释自己。

  反正和老友在一起,怎么样也会喜欢你,不管他们嘴上怎么嫌弃你。

  这种感觉真好。

  她已经不在编辑部上班,成为自由撰稿人,这样,更加少的时间离开家了。

  但是她很懂得,体力很重要。经常会想起当初和子阑晨跑的时光,以及他汗淋淋的胳膊。

  所以除了下大雨,清晨的时候她都会在小区的小道上跑上一个个小时。

  搬家后很少见到施燃。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千千的正牌男友,但是他来家里的次数很少。就算是过来接千千,也是在小区外面等候。

  这样也挺好。他和自己保持距离,也是千千希望见到的吧。

  成年人都有要忙的事情,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

  如果不是重要的人,别人为何要浪费时间在你的身上呢?

  这个道理她也是懂的。

  清晨的小区很是安静。偶尔看见老头老太早起在打太极拳。

  偶尔听见几声清脆的小鸟声。

  靠自己的努力,她终于可以做到了自由职业,这点她是很自豪的。这不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所以,在清晨跑步的时候,呼吸都是畅快的。

  她会戴着运动耳机,听听Lady Gaga,边跑边构思她的下一篇稿子的内容。

  这天清晨,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是的,至少她是这么认为。

  她照样在林荫道上跑步。

  忽然感觉到后面有人在尾随她。

  就在她想回头看清楚是谁时,嘴巴突然被人蒙上,感觉到后背有锋利的物体抵着。

  她感觉到是个强壮有力的男人,沉沉地对她说:“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

  她说不出话来,摇摇头表示身上没有钱。

  谁会跑步的时候带钱?这个常识她还是懂的。

  “手机也行。”感觉那个男人的声音有点抖,可能是新手也会害怕吧。

  她装着配合的样子,伸手去拿手机。

  拿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扔去前面。就在男人分神之时,她用力推开他,向前狂奔逃跑。

  她以为男人会拿手机而放弃追她,可是那个男人竟然追了上来。

  她边跑边大声喊,救命啊救命啊。

  那个男人很快就追上了她。

  男人恶狠狠地看着她,拿起刀子就朝她捅过来,就在要捅到她的心脏的时候,她感觉被人推开,她的前面被人挡着。

  那个人替她挡了一刀,刀子实实地扎进了他的心脏,鲜血直流。

  男人慌了,意识到自己失手杀了人,赶忙逃跑。

  那个人倒下,倒在血泊中,脸色苍白。

  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是施燃。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手足无措地要拨打了120。

  突然手被一个人给按住了。她抬头一看,是上次圣诞派对上的那个儒雅的男人,隐约记得他叫纪宇西?

  她刚要开口说什么,可是看见他神情严肃地检查施燃的伤口,对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美艳摩登女郎说:“差点伤到了心脏。快,抬上急救车。”

  两个人专业而快速地将施燃抬上已经停在旁边的一辆救护车。

  “你也一起来吧。”男人快要关上门时,转头对她说道。

  她毫不犹豫赶忙上了车。

  很快车就发动起来开离现场。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

  车上,女郎快速而专业地给施燃做紧急处理。

  她担心地在一旁看着,急切地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需要。”女郎冷冷地说道。

  转眼间来到一个普通的药店门口,上面写着“精诚医药”。他们抬着施燃进去里面,她跟着进去,才发现里面是个很大的医院。

  刚要继续跟进诊室,纪宇西回头对她说,“你就在外面等吧。”

  她点点头,默默地在外面坐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似乎也黑了。院子里自动亮起了灯。

  这个院子的布置,感觉很熟悉,她似乎来过。

  “施燃没事了。好险没有伤及心脏。你是他女朋友徐千千吧?”

  她摇摇头:“哦不是,我是千千的好朋友,叫陈小夏。我们其实见过面,你忘了?”

  “哦不好意思,我们见过面?”

  “在圣诞派对上。”

  “啊我记起来了,你当时穿着晚礼服,头发放了下来,还真是认不出来了。你那天晚上很漂亮呢,要多多打扮才行。”

  这个纪宇西,好朋友都成这样了,还有心情调侃她呢。

  “你既然不是他现在的女朋友,他为什么还这么挺身而出,简直不像他的作风。而且一个毛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分分钟拿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傻傻上去用肉身挡,真是笨蛋。”纪宇西疑惑地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多亏了他,要不躺在医院的就是我了。”她愧疚地回答道。

  “你刚才想打120对吧?”纪宇西突然问道。

  “嗯,怎么了?”

  “医院治不了我们这类人的,我们的身体构造和你们不一样。以后他有什么事要过来找我。”

  “你是说你们不是常人?”她一头雾水。

  “嗯,我们是精灵。这是精灵医院。看在施燃舍命救你的份上,我想你应该是他心里重要的人,告诉你也无妨。”

  她的心噗咚地跳了一下。心里重要的人?真的吗?

  等一下,他说他们是精灵?精灵学校里的精灵??

  “但是要保密哦!你心里有什么不愉快的也可以过来找我哦,免费!”纪宇西朝她挤挤眼睛,调皮地笑着说。

  “西子对只要是女孩子都很好的,你不要太当真了。”一个妖媚而冷酷的声音响起。

  回头看,刚才那个女郎靠在走廊柱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好了啦。小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得力助手,叫紫凝。”

  “你好,我叫陈小夏,请多多指教。”

  紫凝冷冷地看着她,忽然微笑起来,温柔地说道:“也请你多多指教。”

  紫凝似乎对她有天生的敌意。好奇怪,她们只是第一次见面,她哪里得罪她了?

  宇西说:“天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她忙说:“啊,不用了。施燃需要你,如果他有什么状况,还是你在他旁边的好。这里似乎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我自己走路回去就行。”

  “他啊,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对于肉体上的伤害,只要不伤及心脏,精灵恢复很快的,睡一觉就没事了。”

  “走吧。”纪宇西的语气柔柔的,但没有回绝的余地。

  她只好点点头。

  隐约察觉从紫凝那边射来杀气腾腾的目光。

  哎,女人。她明白了。

  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有轻轻的微风把树叶吹得摇曳生姿,脚底下的光影千姿百态,美丽极了。

  “纪先生,谢谢你今天及时赶到,否则后果我都不敢想象,是我害了他。”她愧疚地说道。

  “放心了。能够救下你,也是件好事。你受伤的话,可能就没他那么容易恢复了。而且精灵素来不多管闲事,他能够出手相救,必定有他的原因。”

  “是吗?”

  “嗯。”

  “先生,还有一事相问。”

  “请尽管问。”

  “你怎么知道施燃受了伤,并且能够那么快地赶到?”

  “哈哈。你以为精灵要依靠拨打什么120来传递受伤信息吗?太落后了吧。我们精灵医生有感应的。任何一位精灵受了重伤,我都能马上感应到,并及时赶到。”纪宇西哈哈大笑起来。

  “精灵听起来很熟悉呢。我看过一本书叫《精灵学校》。是里面所指的精灵吗?”

  “是啊,你竟然有这本书。”纪宇西有点惊讶道。

  “嗯,我还很感兴趣呢。真想去那里看看。没想到现实中能碰上你们,真幸运。”她开心地说道。

  “啊,有机会带你去啊。”纪宇西笑着说道。

  “真的吗真的吗?说话要算话啊。”她拽着纪宇西的胳膊急切地确认道。

  “可是人类也许没那么容易去的。”纪宇西挠挠头,终于说了实话。

  她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

  “哎呀没关系了啦,在现实中见到我们也很好啊。”纪宇西慈爱地拍拍她的头。

  “嗯啦,那也是的。”她看着纪宇西笑着说。

  这种感觉,嗯,很熟悉也很温暖呢。

  她怎么会对一位精灵医生产生一见如故的感觉呢?他们似乎也没有见过啊,奇怪。

  但是她很喜欢和他一起聊天的感觉。

  第二天。

  是个阴天。阴雨蒙蒙的,有点冷。

  他坐起来,忽然觉得胸口有点疼,但是也无大碍了。看着屋里那素雅的山水画,以及那飘着婷婷袅袅若有如无香气的香炉,安静而凝神静气的氛围,他知道他在哪里了。

  “起来了?我的英雄。”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

  “不要乱给我起外号。我可不想当什么英雄。”他翻了下白眼说道。

  “那你昨天还那么猛,替人家女孩子挡一刀?”

  “她后来没事吧?”他突然想起来,急切地问道。

  “没事。怎么,你那么关心她?”纪宇西歪着头,忍住笑意地看着他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