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今夜恐怖时

第十九章,逃兵

今夜恐怖时 九州方士 2193 2017-07-18 03:53:15

  黄生感觉到木桌的剧烈颤抖,连忙起身,退到墙边,看着眼前的冷艳女人,沉默不语。

  店老板听到声音,也从后厨走了出来,一看到冷艳美女,笑呵呵的走到收银台的位置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女人愣了愣,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转而眼神变得坚定,瞪着刀疤男人说道:“老师,您真的变了,这个国家从不欠您。您还记得吗?在特种大队第一节课,您告诉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肩膀上的军衔,头上的国徽!”

  “哈哈~哈哈…”男人肆无忌惮的笑着,然后扭过头,看着冷艳女人:“这是我说过的话,不过现在确实变了……”

  说着男人将鸭舌帽重新戴上,走到黄生身旁,要了一根烟,点燃后就向着门外走去。

  谁知没走两步,那女人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瞬间转身,枪口直指刀疤男人抽泣着说道:“老师,求求您,跟我回去。”

  刀疤男人在那一刹那就转过身来,一脚踢中女人的手腕,女人手腕吃痛,枪也掉落在了地上。接着他又是一转身,直接来到女人的身后,虎口大开,直接擒住女人光滑的脖颈。

  然后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还记得我教过你的吗?永远不要用感情办事!这是你们女人的大忌!我知道这面馆外面有什么,你也知道,等我出去就放了你。”

  说着男人挟持女人走出面馆,而此时面馆对面的广播大厦上,一名身穿便衣手持狙击枪的兵匍匐着趴在窗口,在小街道的尽头还有两辆黑色的suv拦在路口。

  刀疤男人挟持着那个女人一路向着路口走去,而那个女人却还在不停的劝解着这个曾经教会她杀人的老师。

  男人却是一句话不说,就那么从身后抱着这个女人向着路口走去。

  凌晨一点半,沈灵雨独自坐在楼道门口,靠着墙壁,看着小区内那条蜿蜒屈指的石铺小路尽头。

  其实当她进到客房后就一直没有睡意,根本就睡不着,然后就在网上翻阅着九州方士的小说来阅读,就在她看的正入迷时,却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关门声。

  她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却并没有发现黄生的影子,又来到主卧,依旧没有见到黄生。也许是出去办什么事了吧,她从新回到客房,再次看起了九州方士的小说。

  沈灵雨还没看一会,就忍不住骂道,这写的什么jb玩意?一直在水字数。没一会,枯燥无味的小说就将沈灵雨进入梦乡。

  半个小时候,沈灵雨大叫着从床上坐起,她又做了同一个噩梦,从她住进这个房间内开始,就从未间断过。

  梦中的她早就已经死了,被埋在小区里,而这个房子原来被烧死的那一家三口却都拿着铁锹在挖她的坟,然后将她的尸体挖了起来,继而对着她笑。

  沈灵雨不知道的是,黄生也一直在做着这个相同的梦。

  女孩子本身就喜欢多愁善感,沈灵雨也不例外。刚才的噩梦倒不至于吓跑她,但是当她再次躺到床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脑海中回想起所有听过或者看过的恐怖故事。

  到了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就所幸将头埋在被子里,但是依旧控制不住的乱想。最终,沈灵雨光着脚丫子,大叫着迅速跑出客厅,随便的穿上一双拖鞋便跑下楼了。

  就这样沈灵雨一路跑到楼道口,然后就坐在哪里,傻傻的望着石铺小路的尽头,等着黄生。

  当黄生回来时,沈灵雨正在歪着脑袋在拍蚊子,黄生第一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这姑娘现在不是应该在睡觉吗?

  怎么又会坐在这里?待走到跟前黄生才确认,这的确是沈灵雨。不同的是,此时的沈灵雨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裙,刚好到大腿根的位置,长长的头发都散落在脑后,看起来极其诱人。

  黄生走到跟前,眼睛就盯着沈灵雨看,还用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吓得沈灵雨连忙双手环抱着放在胸前,这深更半夜的,谁知道谁是不是一口牲口?

  黄生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更何况自己也不是太喜欢这个姑娘,更不能有非分之想。然后便转过头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小区说道:“你…你怎么……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

  “我…”沈灵雨犹豫了一下,总不能说自己被自己吓的不敢住在那间死过人的屋子里了吧?但是吧,又不能说自己在他等。

  于是沈灵雨说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我在这里看星星。”

  说着沈灵雨还指向天空中,那几颗亮晶晶的星星自言自语道:“这是猎户座。”

  “这是北斗七星……”黄生下意识的看着星空纠正道,然后摸了摸沈灵雨的头继续说道:“快回去睡觉吧。明儿下午还要去台里呢。”

  “哦。”沈灵雨应了一声就欢喜着向楼道里走去,而脑子中却自动开启了玛丽苏模式。

  他刚才摸了一下我的头?是不是也喜欢我?电视中都是这样演的,那我要不要先表白?不行!绝对不能先表白,谁让我是女孩子呢,要保持矜持。

  刚打开门,沈灵雨打了声招呼就害羞着跑进房间,而黄生经过刚才那一折腾,根本没有一点睡意。便又来到阳台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却看到退伍老兵又发给他几条消息。

  “黄生,我已安全,这是明天的稿子,你照常播出就行,不用管今天那个疯婆子。”

  黄生看消息记录是五分钟前发的,而此时退伍老兵的头像显然没有下线,便赶忙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稿子还是明朝的故事吗?这也是你亲身经历过的吗?”

  对面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回道:“对,全部属实,你直管播出就好,出了问题我来扛。”

  黄生撇了撇嘴,你来抗?我连你住哪儿都不知道,怎么来抗?更何况今天看那女人说的话,这退伍老兵多半不是退伍是自己溜的。

  “你不是退伍?是逃出军队的吧?”黄生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问道。

  谁知对面也不回答,等了有五分钟,黄生刚想关闭电脑去睡觉,却听到叮咚两声,提醒他来了新消息。黄生打开一看,看到退伍老兵回复他的消息瞬时吓了一身冷汗,感情还是个通缉犯;

  “也不算是吧,我走程序了,可他们不批,没办法我就自己逃了出来。现在军方一直在抓我,也正是因为这个稿子,你的广播,这个疯婆子才会找到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