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迎春路

第三章 擦出火花的日子70、一封情书

迎春路 jchyxz沐青 1044 2017-08-13 07:00:00

  是呀,18岁的姑娘,娇嫩的鲜花,哪里能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风吹雨打霜熬雪浸呢?秦子佩虽然不愿意拿终身大事做交易,却经不住父母的催促,和知青点朋友的劝说,自己内心也想看看人再说,就回家与对方见面。

  第一次他比较拘谨,她没有感觉,印象一般。第二次感觉差,印象坏。他年纪轻轻,嘴里浑话当语言调料,街头打架当吹牛资本,甚至动手动脚,被她严词吓阻。一回家她就跟爸妈声明断绝联系。可是这男青年却打听到她的地址,写一封信给她,字形别别扭扭个个像畸形儿,简直要让语文老师气得上吊,内容是这样的(括号里的字是对错别字的纠正):

  子陪(佩)同志:

  一日不见,如割(隔)三秋,吃饭、困觉、走路都在想你,听说你不原义(愿意)了,我就滴(摘)胆吊浑(掉魂)一样,头想出一个破洞也想不明白,我那一点不好呢?条件也超过你家,你跟我结昏(婚),就可以回城了,不吃苦了,我们快活地过日子,多么美好的前镜(景)啊,答应我吧,我爱你爱得要命,没法形荣(容),天天眼睛瞪得大大的扮(盼)你的加(佳)音。

  此至(致)

  革命的敬礼

  你的真心朋友全大才亲笔

  子佩看了又好气又好笑,立刻撕得碎碎的扔进了猪圈里。

  没有文化可以原谅,没有文化偏偏要装着有文化,还恬不知耻地卖弄文化,就可恶、可笑、可悲了!她觉得不能容忍。

  还好,她没有理睬,大才也不再死缠烂打,大概又找到新对象卖弄才华去了。

  后来,她参加大队文艺宣传队,做了一年多“阿庆嫂”,赢得干部群众的好评,1976年冬天就被推荐入学。期间虽然被一个公社干部骚扰,却机智地逃脱魔爪,有惊无险。

  第二次谈对象是在收到卫校入学通知书以后,她办了户口转移手续,回到古驿家中过年,一个亲戚热心介绍一个人,让她见面。本来,她想等毕业后,工作了再说,妈妈说:“你已经22岁,过年23了,等工作就是25岁,还有多少合适的男青年?越迟越难,不如趁早,认识了就通通信,有机会多见见面,建立建立感情,毕业了正好结婚。”

  她觉得,亲事总要解决,妈妈的话也有道理,于是就见面。

  男方瘦高个,长发,戴深度近视眼镜,比秦子佩高一头,让她老想起村里路边摇摇晃晃的葵花杆。这就让她不放心,这种男子汉能经得住生活重担的压迫吗?能抗得了人生的风吹雨打吗?

  他说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在县文化馆工作,写美术字、作街头画、也搞一些文学创作,在江阳市报上都发表过一些文章的。那种自负的神情,让她觉得很像有几文钱就自认为是大财主的乞丐。

  他看她要向前倾着身子,瞪起眼睛,好像辨认好人坏人,这让她很不舒服,假如做他的妻子,天天被当作賊一样审视,怎么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