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迎春路

134、诗人报案

迎春路 jchyxz沐青 1044 2017-09-14 07:00:00

  “我们去看看。”李惟清拉着尚正义跟着锁喜凤一起上楼。

  女生宿舍他们极少来,怕闲话,避嫌,再说也没有多少事非得冒险不可。所以,对想传递消息、见面交流的恋人来说,还不如住防震棚。周云厚就有这种想法,深恨不能从天花板钻洞递小纸条,虽然房间上下正对着。

  他们进入锁喜凤她们的房间,见3张铁架床分两边,对门一张,另一边两张。其他人看来去吃晚餐了,只有高芸还在。

  高芸脸色有些窘迫。

  这不奇怪,室友丢了东西,谁都有嫌疑,谁都不舒服。这种事李惟清亲身经历过,当时好像自己做了贼,发慌心跳害怕,说不定还脸红,而其实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锁喜凤指着对门一张床的上铺、枕头旁边,说:“我平时就把钱包放在这里,盖在毛巾下面,刚才下课,想到菜票没了,回来拿钱,钱包在原位好好的,就是里面的钱、粮票没了,这不是怪事吗?”

  尚正义问:“丢了多少钱跟粮票?”

  “6块钱,一张5块,一张1块。粮票是5斤一张的,全国粮票。”

  尚正义:“坏事,半个月生活费没了!”

  李惟清问:“有没有别的东西?”

  “没有,哦,还有3张8分的邮票。”

  这个小偷没有大出息,很像是内贼。李惟清自言自语:会是谁呢?

  锁喜凤:“我跟高芸一个人一个人地分析过了,不是我们宿舍人。搬家几个月了,我的钱包一直这样放,如果是本宿舍人,早就被偷十七八回了!”

  高芸:“应该是外宿舍女生做的事。”

  李惟清又问锁喜凤:“你上次开钱包发现东西还在,是什么时候?”

  “有4、5天了。”

  “那么,这几天有哪些人到你们宿舍来过?”

  “有,”锁喜凤看看门外,指指对面墙壁,诡秘地说:“那边有个人来过。”

  尚正义瞪大眼睛:“谁?”

  锁喜凤气愤地做着手势,表情夸张地叙述:“肖家玉!我平时看她就不地道,鬼鬼祟祟的,来这里找同乡钱秋菊玩,还喜欢伸手摸摸人家被子、枕头、衣服的,假意说这个布料不丑,那件衣裳好看,就像小偷踩点。”

  李惟清急忙摇手:“千万不能这样说,记得亡斧疑邻的故事吧?这不是小事,无凭无据,不能乱猜疑,坏人名誉。况且马上要评三好生、三好小组了。”

  高芸问:“那怎么办?”

  “等我报告一下何老师再说。”李惟清又问锁喜凤有没有钱和粮票买饭菜票,她说先跟高芸借,回头写信跟家里要。

  李惟清又叮嘱二人不要张扬,就一起去食堂就餐。

  李惟清一路走着还在想,家贼难防,估计是同学干的,也可能是肖家玉,也可能是别人。但是恐怕不能完全排除外来盗取,因为楼门外面没锁,里面无栓,夜间就用一块砖头挡一下。所有宿舍都只有里面有铁扣,而没有外锁,属于日不闭户。他们上课以后,里面就是无人之境,胆大的白日闯说不定就光顾了,什么东西拿不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