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追尾必嫁

十六、八块腹肌

追尾必嫁 南晓东风 2614 2017-08-13 09:30:36

  “顾妖精,我出去旅游吧。”咖啡厅里的音乐缓缓流淌,我却没有感到一丝的轻松。

  “女王,不错嘛,最近气色好得都认不出来了。”顾岚岚饶有意味地看着我。脸上挂着暧昧地笑容。

  “顾妖精,要不我们去出家吧。”我满身满心的疲惫,怎么就看得出脸色红润了!

  “女王,‘幸福’生活要懂得节制,你不能老来虐我们单身狗呀。”顾岚岚轻抿了一口咖啡。

  “顾妖精,再不济,我们就一起私奔吧!”我内心已经泪流满面了,就差给她跪下。

  “女王,3点钟方向有个帅哥,注意哈注意!”顾岚岚风情万种,打开了化妆镜补了补妆。

  “顾岚岚,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讲话?”我用力拍了一下她的手,咖啡洒出来一点,浓浓的咖啡中居然伴着威士忌的香味,“我去,原来是爱尔兰咖啡,难怪你从一出现就精神恍惚呢。”

  “好啦好啦,女王你别生气,我听到你在说什么啦。”顾岚岚抬手招呼服务生过来擦桌子,眉梢眼角却流露着万种风情对我说,“我们只要不逃出地球,你们家季公子就总能找到我们的,你的提议是统统没有用的。所以,与其挖空心思想着怎么逃避,还不如放下心来享受当下,这不是挺好的嘛。”

  “享受当下?”

  我表示已经没有语言可以形容此刻万马奔腾的心情了,回想起过去整整一周加两个周末的情形,生不如死已经不足以描述我的遭遇。以前总听人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吗?怎么到我这,情况完全颠倒过来了呢?

  我甚至都拉着季文儒非常直接、深刻地谈了心,但是还没有结束谈话,人就被扑倒了。用季文儒的话讲,我有建议权,但没有决定权,体能太差不能怪别人,要学会自己多锻炼。

  我去你的锻炼!内心地万马奔腾恨不得直接拉出来将季文儒给践踏事故了!想想之前我一个人的时候出去夜蒲也没觉得体能差,怎么到了他这,就变成我的错了呢?季文儒,你不能仗着自己有财、有势、有外在、有内在、看起来是个完美男人、实际上也挺完美就欺负我们乡下人啊!

  所以今天,我决定揭竿起义了!还没下班就从行里溜走,约了顾岚岚出来共商大计。

  “顾妖精,你试试看一连十来天不眠不休,你就知道什么叫享受当下了?”我端起了她的爱尔兰咖啡一口闷尽,心中愁苦怎么说啊?

  “不会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顾岚岚用化妆镜掩住了嘴巴,但是眼睛已经眯成了一弯新月,“不过季文儒看起来,也确实像体力很好的人,看他穿马夹西装的模样,应该是有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吧?”

  “八块腹肌?人鱼线?”这话题转得,我一下子就接不上了。话说,这个我还真没注意过,印象中我只记得他肌肉结实,但是还真的没有很认真地观察过他的肌肉。

  “装!接着装!”顾岚岚伸出食指点了一下我的鼻头,“你别说你还没见过季文儒的肌肉!”

  “不是……我……真的……”

  “我不信我不信!”顾岚岚连连摇头,满脸的鄙夷,“陈喜,这种事就算承认了也没什么吧,你至于这么虚伪吗?”

  “不是,顾妖精,真的”我的舌头打结,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解释,“我和季文儒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什么好装的。

  “真的就是,我没注意看,黑灯瞎火的,好像……也看不怎么清楚……”

  “哦……”这时候的顾岚岚才稍稍露出对我的信任,将尾音拖长,暧昧地说道:“原来……是酱紫……”发嗲的台湾腔在顾岚岚的口中传出,毫无违和感。

  “是……吧……”

  “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可是,好奇有什么办法呢?好像也没什么机会看到吧……”

  “噗哧”一声,顾岚岚的笑声总算爆发了,花枝乱颤了许久才对我说,“怎么会没有机会呢?在一起生活总会有换衣服的时候、洗澡的时候甚至就想在家清凉漫步的时候,你难道就没有见过吗?”

  “没有……”我摇摇头,想起季文儒那么讲究的人,就算家居服也会是工工整整的休闲服,哪里有什么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的时候。

  “没有的话你不会制造机会吗?”

  “怎么制造机会?”

  “怎么制造机会,这个就是女王你该去想的问题了。不过,下个月我刚好要休年假,要是女王你能制造机会成功地拍到一张季文儒的照片,当然是不穿衣服的照片,哪怕就是露上半身,那我也能考虑考虑带你出去玩一圈。”顾岚岚妖精的神色又浮现在脸上,说实话,和她打的赌,我十有九次都是输的,这一次怎么样也要扳回一城吧。

  “好的,你要说话算话!”我伸出手,跟她拉了一下勾。

  “那当然,不过你还是先拿到照片再说吧!”顾岚岚说着伸手招呼服务生,有再点了两倍咖啡。

  “顾妖精,你这是要喝醉的节奏吗?”

  “现在都几点了,喝醉又有什么所谓呢?做人,最紧要的是开心嘛。”顾岚岚的港腔接着飙了出来,一下子戳中了我的痛点。

  “是啊,我也是好久没有好好喝一场了,今天我们就敞开了喝吧。”我的兴致一下被激起,好像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好啊,只要你敢喝我就敢陪!”服务生把咖啡端了上来,我和顾岚岚端起来就开始了新一轮干杯。

  后来,已经没有印象那个咖啡喝了多少杯,只记得我们走出咖啡厅的时候脚底下都是软的。顾岚岚叫了代驾,好像“嗖”地一声就不见了,而我呢,则是被季文儒押了回去。我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记得好像他周身都散布着好冷、好冷的气场。

  ……

  第二天一起来,我头很痛,可是更令人头痛却还在楼下。

  季文儒依旧做好了早饭放在楼下,然后一言不发地在我对面坐着,优雅地喝着粥,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我知道,这是他最恐怖的表情了。

  “早上好!”拍了拍发木的脸颊,挤出了自以为是最灿烂的笑容。

  可是,季文儒头也没抬,没有反应……

  “今天天气不错哈!”

  偷偷望向他,依然没有反应……

  “粥挺好喝的,还有我最爱吃的炒鸡蛋,季文儒,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他的眼睛眨都没有眨地看着手里面的书本,还是没有反应……

  “辛苦你做了早餐,你也多吃一点。”

  我把整盘的炒鸡蛋拨到他碗里面,结果,他站起来,走了……

  天雷滚滚,都不知道季文儒这是怎么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我心里的安全系统亮起了红灯,赶紧跟着季文儒也走到了客厅。

  他缓缓地在沙发上坐下,放下书本,打开了电视机看财经报道,这是他每天早上必看的节目,而且会看得很认真,可是就算是这么认真地看着节目,我依然还是会觉得他身山散发出来的寒意有增无减。

  “好吧,我承认我错了!”我走过去,冒着全身被冻僵甚至冻死的危险,缓缓地搂着他的脖子说,我知道这是他平时最喜欢的方式,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

  果然,不出10秒,他还是破功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把我整个人拉进了怀里,“知道错哪了吗?”

  “哪都错了……”我把整个头埋进季文儒的颈窝内,清新的沐浴露香味萦绕满全身。季文儒有早上洗澡的习惯,所以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可以感受他全身上下清新整洁的气息。坐在他怀里,就像坐在一个绿草茵茵的花丛中一样,令人心旷神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