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安得双全法

第三章 云梦泽(二)

安得双全法 慕措 3117 2018-04-16 21:52:44

  云梦不知为何她仅仅只是被镇压在道观,没有被打回原形,要了她的性命。

  在知道云泽可以勉强化为人身时,心中的担心忧虑减了不少,至少,自小带大的弟弟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事情也不算太糟。

  初时云泽每次与她讲话总是带着怨怼和自己法力低下的自恼,怪苏兰心狠手辣,恨林子彦绝情寡义。云梦次次都与他讲理,教他莫要如此大的怨气,也切莫急功近利,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

  幸好云泽自小便听她的话,每月见一次以心脉传声就如以往云梦带着云泽出湖玩闹一般,也没有什么不同。

  只可惜好景不长,苏兰早在见到云泽时就又再次请来虚空道长,想要将云泽也一起捉拿,也要叫云梦不再只是被镇压,她要的是云梦的命。

  那虚空道长追查了云泽许久,终于查探到云泽会在月圆之夜化身为人到他们道观结界外与云梦传声。

  又一轮月圆,云泽从湖底浮上来,这段时日他一直努力的修炼,今夜一过他便可以如云梦一般随意变幻,不会再被迫回到鱼身,日后便可常常去与姐姐相见,不再受那月满盈亏之限。

  终于待到月圆,云泽熟练的从湖中浮起,正是化作人身之时,一道符箓却突然打向他,压制了他的法力,毫无反抗之力,云泽看见黑暗之处走出两道人影,他认得苏兰,而另一人身着道袍,手持拂尘,一看便知是道观的那位道长,云泽拼尽全力将贴在身上的符箓挣脱,可方才变幻之时被打断,如今身体呈半人半鱼之态,行动极其缓慢,还未待接近那道长,便被一拂尘打回水中,又是一道符箓压制住了他。

  云泽不敌,瘫倒在湖边,却忽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跑过来撕掉了他身上的符纸,将他护在身后。

  “苏兰!你若再这般下去,莫怪我休了你!”竟是林子彦,自苏兰请来了虚空道长,他便一直注意着苏兰的东西,跟踪他们。

  苏兰见突然出现的林子彦,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却在听见林子彦说的话时顿时炸了起来,“休了我?!你哪来的本事休了我?若不是我看得起你,愿意嫁与你,你以为你林府还如以往般风光?早该败落了!”

  “苏兰,你不要太过分了!”林子彦看着苏兰泼妇般的模样心生厌恶。

  “我过分?林子彦,我是你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进来的妻,而你却为了别的女人新婚之夜丢下我不说,自此也未曾与我同房,你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侮辱吗?”苏兰哭喊着,“而那个女人,还是个妖精,是条鱼!”

  林子彦微微失神,他对不起云梦,也对不起苏兰。

  苏兰是被他当成棋子娶进来的女人,他以为可以等到利用完苏兰后就休了她迎云梦进门,可苏兰却逼走了云梦,还差点要了云梦的命,还与他讲云梦是妖,会害人性命,不应存于世间。

  与云梦相处两年有余,怎会半点也不曾察觉,他悄悄的跟踪过云梦,见过她化作鱼跳入湖里的模样,初时受了惊吓,甚至还做了恶梦。可再见到云梦,想到她是条鱼时就只觉得可爱,难怪初遇时笨笨傻傻的,连名字也没有。

  他阻拦不了苏兰请道长捉拿云梦,可那日他彻夜跪在道观门口,求虚空道长手下留情,留云梦一条命,至少这样,他总有机会能救出云梦。

  就在林子彦失神之际,那道长已经持拂尘袭向云泽,林子彦阻拦不及,可就在快要打到云泽时,一只手抓住了拂尘,却又在下一刻被弹飞数里。

  “姐姐!”

  “云梦!”

  来人竟是云梦,看着云梦被弹飞后落入了一道阵法之中,云泽突然明了,今日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他们要的是云梦的命!

  云泽挣扎着从水中爬起,恢复的差不多,终于化作了人身,却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此刻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救姐姐要紧。

  那道长见云梦被困于阵法之中,摇起拂尘口念咒语,启动阵法,云泽见状立马飞身想要拦住那道长,无奈法力不高,不但未拦住,反而被打成重伤跌入水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林子彦连忙游至湖中将云泽拖至岸边。

  二人再回身时,只见云梦被阵法牢牢的挟制,被虚空以拂尘缠脖,浮于阵法之上,面色已然成了青紫色,再然后,云泽眼睁睁的看着云梦被虚空夺了妖丹,身体如柳絮般飘散而下,化作了一条红色的鲤鱼,云泽连忙起身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小鱼,他认得,这是云梦的原形,可现在,却是毫无气息。

  云泽将云梦的原形轻轻放在湖面上,瞬息化作水雾,看着那如一缕青烟飘散而去的水雾,云泽大吼一声,双手不停的捶打着湖面,水珠混着泪早已将脸打湿,突然回身看向虚空,似是发了疯的朝虚空扑去,可无奈,本就打不过虚空的云泽,此刻又是重伤,更是无可奈何。

  虚空皱眉的看着云泽,“我拿了你姐姐的妖丹,欠你一条命,今日,就放过你。”

  云泽知终究是打不过,怒目看着虚空,“终有一天,我会要你为我姐姐偿命!”

  “天道自有轮回,会有这一天的。”虚空说完便已离去,留下苏兰与林子彦二人,不再理会。

  云泽看着跪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林子彦,在云泽看来,从他娶苏兰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不可原谅了,可是,他依旧不忍心杀了这个姐姐爱的人。

  苏兰有些害怕的看着云泽,想起云泽毕竟是个妖怪,虚空道长也是说走就走,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可也就这后退声,让云泽一下就看向了她,瞬息便移到苏兰跟前,掐住苏兰的脖子将苏兰高高提起,他要她也尝受方才云梦死之前窒息的感觉。

  可就在要苏兰快要窒息而死时,云泽放下了她,“你们走吧……,姐姐说过,让我不要恨你们,不要找你们寻仇。”可虚空,他绝不会放过!

  苏兰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待听到这句话时,立马起身扑向林子彦,将早已丢了魂的林子彦扶起,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云泽回到湖边,站立良久,低头间看到的自己的脸,不敢相信的摸了摸,鱼鳞,方才被虚空压制了法力,竟然没能成功化身成人,罢了,皮囊不过身外之物,且他以后也不想化身为人了,人,太恶心了。

  轻轻的拂开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云泽化作鱼纵身跃进湖里,湖面溅起大片水花后渐渐沉寂。

  ……

  若卿从云泽记忆里抽退,已是满头大汗,以神识探寻事物本就要耗费大量心神和法力,若卿累的有些无力,“那个,小师父,扶我一下可好?”

  祖休见状,顾及男女之防,递给了若卿一截袖袍,若卿以为是手,头也不回的靠了上去,谁知竟扑了个空,脚下站立不稳,一下就倒了下去,本以为会摔倒在地,鼻尖却传来皂角的清香,抬眼间,四目相对,岁月静好。

  本是想着男女授受不亲的祖休,这一下却是将若卿抱个满怀,面色通红的不知该如何,僵直的站在原地。

  若卿亦是未曾想到会这般,立马放开祖休,羞红着脸转过身不去看祖休,心想着戏弄祖休一番,“小师父莫不是也是如那些纨绔子弟,满脑子的花花心思?”

  “对不住,小僧并非有意,望姑娘见谅。”祖休双手合十,早已恢复了从容淡定的模样。

  “不与你说了,无趣。”一听见祖休这般正经的答复,若卿顿时没了心思,看向云泽,“我修为有限,再以神识查探怕是不行了,你……可否自己告知?”

  若卿第一次知道一个妖怪的往事,兴致盎然。可方才在湖面上的船都已经快要靠岸,待那些人下岸,怕是没那么清静的可以听云泽讲话。

  果然,那些人一下岸,看见了云泽先是被吓了一跳,又见他被困住,才舒了口气,一群人一开始只是费点口沫骂骂云泽,不一会儿,竟想将云泽带走以火焚之,祖休上前拦住那些人,“诸位施主,莫要冲动,这妖我们会处置,不会再让他行凶作恶。”

  方才被若卿救起的纨绔子弟站在最前方,没了方才掉下去之后的后怕腿软,“这妖怪差点吃了我们,我们想报个仇还不行了?”

  若卿好笑,“你也说了是差点,别人都还没吃到呢,而且,是我与这位小师父将他抓住的,要如何处置我们说了算。”

  与这种人打交道,不需要费太多口舌,简单粗暴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那纨绔子弟见方才的小美人与他讲话,立马满脸堆上了笑容,“是,小美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你要如何处置,需要我帮忙吗?”

  众人见纨绔子弟这副模样,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再多言,毕竟比起家世,谁敢得罪他。

  若卿想了一想,她现在很累,需要找地方休息一下,随即问道,“城外是否有处道观?”

  出来历练这几月,父亲本是想让她歇在各处道观中,可以修身养性,可若卿不喜在那道观中,很是束缚。

  这次因为云泽,她想去瞧瞧那座道观,住一住道观也无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