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妃,傲艳天下

第六十三章 邀功不成

冷妃,傲艳天下 叶千狐 3061 2017-09-14 21:56:06

  冷泷芫听到朝廷传来的消息,起初也是惊讶,邱杰送人礼物,特别是皇子、世子的礼物,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他就算是送的不那么高档,也绝对不会送假东西。在冷泷芫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时候,古鄂听见消息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晏王谷没什么事情,只要冷泷芫不找古鄂,古鄂就一个人在慕容轩岚的房间里看书,听见朝廷方面传来消息,古鄂都满怀期望地去听是什么消息,跟慕容轩岚有关,古鄂就很感兴趣,问东问西,跟慕容轩岚没关,只要冷泷芫不叫住古鄂,古鄂甩手就走。这次古鄂依然是回慕容轩岚的房间看书去了,留下冷泷芫和晏溪,两个人在早饭过后的这个时间,很有默契地一起在晏王谷的前花园,沿着小溪流一路走着。

  “溪哥哥,邱杰是个很精明的人,他不会用一对假的白玉镇纸送给世子,为什么世子拿给皇上的白玉镇纸是假的呢?”冷泷芫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其实听见朝廷方面传过来的消息,晏溪多少也知道原因。

  “泷芫,你好好想想,这些东西是邱杰送给世子龙御逸的,前两天胡盈又报告消息说,本来应该是送给世子龙御逸的东西却出现在状元府的银库中,谁能从龙御逸手上换走东西?”

  晏溪这么说着,冷泷芫多少好像明白一点,晏溪的另一句话彻底点醒冷泷芫。

  “你还记得上次龙御逸在你面前是怎么说的吗?他要帮你报仇!”

  这一句话让冷泷芫彻底明白过来,是龙御逸自己换掉了真的东西,再拿着假的东西去找皇上,表面上是去推荐邱杰,实际上却是在皇上面前参了邱杰一本。要说起来,这也不是不好明白,邱杰的满月宴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龙御逸怎么现在拿出邱杰送的回礼出来,这中间的猫腻,也算是司马昭之心。

  看见冷泷芫一直在思考不说话,晏溪打趣到:“怎么,被龙御逸打动,终于愿意接受他的帮助?”

  冷泷芫侧头看晏溪一脸,面无表情,说:“他自作多情,跟我没关系。”

  晏溪笑笑,继续说起别的事情。

  “泷芫,慕容姐姐在宫中怎么样了,给你送过信没有。”

  说起慕容轩岚,两个人一路走过来,说着慕容轩岚的事情,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山谷尽头,再往前就是山坡。

  “回去吧,茯苓还在家等着呢,时间也差不多了,不管龙御逸的做法能不能让你接受他,不过龙御逸的做法倒是为我们开启了一扇门,泷芫,回去好好想想,看你要怎么利用这次机会。”

  一路上都没有再提起龙御逸,这转身就要回去了,晏溪突然提到龙御逸,还说着这么一番话,冷泷芫一时半会儿不明白晏溪的意思。冷泷芫看着晏溪等着他解释,不过看晏溪那样子,看着冷泷芫的样子好像并没有看见冷泷芫,在意的好像只有冷泷芫身后的风景,也没有开口要跟冷泷芫解释的意思,只是看着风景良久,说:“走吧,回去吧。”

  从遇到冷泷芫到跟着冷泷芫开始帮着她复仇,到现在为止已经快两年了,胡盈打入状元府已经一年多,算起来,邱杰的儿子邱仁都已经一岁多了,这一年多,晏溪就见过胡盈一次,就是两天前胡盈来汇报消息那次,以前都是胡盈通过其他探子传递消息,只有这一次,也许胡盈觉得消息重要,所以是自己亲自来传递。

  晏溪今天和冷泷芫一起在晏王谷这前花园散步,就走到这尽头,看着尽头的这个山坡,看着从山坡上流淌下来的溪水,不知道为什么,晏溪突然想起胡盈,第一次,晏溪突然有一种想要快点解决冷泷芫的仇恨,结束现在这样的生活,让胡盈回到晏王谷。

  这样的思念是短暂的,随即,晏溪就陪着冷泷芫回去,把冷泷芫送到三院,袁少英和茯苓都在那里,晏溪就自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一夜,冷泷芫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晏溪回房间之前说的那句话“龙御逸的做法倒是为我们开启了一扇门”,到底是什么门,难道要效仿龙御逸的做法偷换邱杰送出去的礼物吗?

  也许就是这么一个反问,冷泷芫突然灵光一现,“蹭”地就从床上坐起来,再也睡不着。

  睡不着的冷泷芫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衣服,带着几个做好的黑丝剑纹手帕,打开门,绕道后院,穿过山林小路,来到京城街上。

  第一次来到深夜的京城街上,空无一人的京城街市再也没有白天的繁华,一眼望去,却并不漆黑,一条一条的街道过去,总有几个富贵人家里的灯烛是亮着的。

  在这样的黑夜,冷泷芫竟然也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状元府的大门,一个跳跃,翻过院墙,晚上的状元府内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和别的富贵人家比起来,夜晚的状元府看起来就穷酸多了。

  几盏昏黄的灯在主院亮着,值班的下人只有那么两三个,冷泷芫也只看到一对巡逻的人,就这样的戒备,冷泷芫轻轻松松地在状元府游走,这个时候,冷泷芫反而因为穿的不是夜行衣不那么引人注目,大概看一眼过去,只会以为是那个夜里随处走动的丫鬟。

  冷泷芫在状元府走了一圈,后来找到银库,冷泷芫不会撬锁,也不知道钥匙在谁的手里,直接把锁给砸碎进去,果然看见银库中放着那堆白玉镇纸,冷泷芫掏出自己带来的黑丝剑纹手帕压在白玉镇纸下面,便离开银库,翻身出了状元府,直接回去晏王谷。

  夏天天短,冷泷芫原路返回,此时天已经蒙蒙亮,路过自己平时练武的地方,听见那片林子里有动静,这个时间,能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冷泷芫抱着一个好奇的心走过去,看见晏溪一个人一袭白衣,在那片开阔地,软剑武的呼呼作响,时而向直剑那样锋利,时而又像她的白绫一样柔软。这还是冷泷芫第一次看见晏溪一个人在练武,明明是那么漂亮的动作,冷泷芫却看到了清冷。

  这样清冷的晏溪,冷泷芫不愿意去打扰他,也明白此时的晏溪也不愿意被别人打扰,冷泷芫默默地回去了。冷泷芫不知道晏溪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她也没办法开口问!

  天亮了,晏溪回来,冷泷芫和晏溪两个人好像都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这一天又这么平静地过,在晚饭过后,两个人才说这趁着天凉快,去街道上逛逛。带着茯苓、袁少英,这四个人出现在京城街道上。

  龙御逸进宫回来之后,一直忍着没有去找冷泷芫,他在等,在等皇上对邱杰有什么责罚,事实也不出所料,皇上大发雷霆,但是皇上并不知道真的东西在邱杰的银库中,所以只是发发脾气就这么算了,虽然不算大事,不过,皇上对邱杰的印象,确实不好了。

  龙御逸喜滋滋地正准备找个机会去晏王谷找冷泷芫,没想到今天就在街上遇到了。

  街市上的小贩们正在努力吆喝着,做着一天中最后的一点买卖,冷泷芫跟晏溪一路走过来,感受着夏天傍晚的微风,带着芳草的香味,丝丝凉意沁人心脾,唯有和晏溪待在一起的这个时间,冷泷芫心中没有仇恨。冷泷芫走着,突然被前面的人挡住去路,一直没注意看路的冷泷芫抬头一看,竟然是龙御逸和乔山。

  看见是龙御逸,冷泷芫并没有要搭理的意思,身体一侧,拐个弯就想要从旁边过去。龙御逸怎么能让冷泷芫就这么过去了,打步一横,又横在冷泷芫面前。

  冷泷芫抬头看着龙御逸,很是不耐烦:“世子殿下,路很宽,请问您要走哪边?”

  龙御逸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泷芫,你走哪边我就走哪边。”

  明明是那么普通的两个字,为什么晏溪叫出来的时候,冷泷芫只感觉到平静,换龙御逸叫出来,冷泷芫就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

  “泷芫,听说邱杰送给我的白玉镇纸是假的,我竟然没发现,还拿去给皇上看了,邱杰被皇上责骂,不知道是喜是忧啊,喜是因为也算是为你解气,忧是因为这也算是因我而起,我岂不是对不起邱大人。”

  听见龙御逸这么说,冷泷芫警惕地看着龙御逸,良久,说:“白玉镇纸是你让人换成假的?”

  “如果是我做的,你看见我能好好打声招呼吗?”

  听见龙御逸这么说,冷泷芫更加肯定就是龙御逸把白玉镇纸换成假的去找的皇上,龙御逸这么明显的讨好,到底是有所图谋还是真的只是单纯地想要接近她,可是接近她的目的呢?

  “世子殿下,不过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从此也跟你没有关系。”

  龙御逸听冷泷芫这话听的莫名其妙,他做的事情怎么就跟他没有关系了,而且这件事情就是为了冷泷芫做的,怎么能跟她没有关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