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小姐的妖夫

第四十四记 吃一下下豆腐是可以的

苏小姐的妖夫 引引华华 3134 2017-09-14 21:54:43

  这周日可是个大日子,苏菲谋划了近半个月,就等着锣鼓声声、鞭炮齐鸣地给小迷庆祝生日,吃饭、唱歌这种常规项目自然是少不了,可这夜间节目迟迟敲定不下来,不包括小迷在内的微信群组里,各位好友的意见五花八门:撕名牌、射箭、真人CS、兰桂坊夜店等等,苏菲只好发扬现代民主文明的精神发起了记名投票,两个人全部都投给了兰桂坊夜店,恩,很好,果然是现代女性温婉贤淑、端庄大方的杰出代表。

  四位姐妹在某星级酒店的海鲜自助餐厅大快朵颐后,龙虾盘里连渣都没给其他顾客剩下。早午自助餐吃完,浑身是劲儿啊,四个麦霸在大包厢里从周*杰伦唱到Big B*ang,从刘若*英唱到La*dy Gaga,从SH*E唱到T*F Boys,可谓酣畅淋漓,恩,基本上所有的歌都是喊着唱完的,几乎没怎么在调上。苏菲趁小迷不注意偷偷把蛋糕拎进来的时候,小迷童鞋正以无比欢快的key唱着: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苏菲暗自下决心,赶紧解救这只单身狗。在三四好友陪伴下,吃得尽兴,唱得欢快,也属人生一大幸事,小迷看着眼前的蜡烛,心中许愿道:愿我们永远笑得这般灿烂,当然更重要的是,赐我个好男人!

  出了KTV,小迷以为生日的惯例行程大抵就结束了,准备致辞言谢,打算散场了,突然看见西西娅一脸邪恶拿出了一个MIU MIU的袋子,生日礼物——夜店战袍,一件黑色露肩紧身连衣裙。小迷身高一米六九,四肢纤瘦,非常适合这样的款型,而且虽然是露肩但设计同时兼具高雅的线条,所以一点儿都不觉得艳俗。

  “我去,这衣服,我作为一个摄影民工,我哪有机会穿啊。太扎眼了。”没错,小迷是一个女摄影师,天天扛着二三十斤的器材往返于各种新闻现场,一个月至少有15天是穿着运动服蓬头垢面地赶新闻。

  “谁说没有机会,今晚就是机会。”

  “干嘛啊,回家穿自己拍照留念啊。”

  “No no no no,既然是28岁生日,我们就应该来点儿熟女必备,去兰桂坊蹦跶蹦跶。”

  “丫的,你不说,我能忘了我28啊,老子16。”不服老啊不服老。

  “行行行,您16,嫩着呢,今儿晚上就当练习练习撩汉技能,走走走,换衣服去!”

  小迷更衣完毕,出来赢得一片惊艳,蜂腰细腿,肩部线条纤细笔直,仿佛一只叛逆的黑天鹅。西西娅化身叮当猫,给小迷补上了红唇,五人便向兰桂坊进发了。

  某菲在兰桂坊的陡坡路上,听着路两旁的high 曲儿,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旋涡中:作为一个有主的人,来夜店是不是应该通报一声?但是之前他也从来没有给我通报过行程,我这么突然一下会不会给他压力啊?艾西,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姐妹团中的玩咖露西童鞋领着大家进了一家有现场DJ打歌的夜店,说是音乐、保安各方面都不错。果然一进门就是S*ia 和Dav*id Guetta的合作曲《Titanium》。露西负责给大家推荐酒,为了让大家尽兴,给每个人都点了一杯长岛冰茶。在漫长的单身的岁月里,苏菲、小迷、西西娅曾经一起报班认真学习过爵士舞,听到DJ打的各种Billboard热门歌曲慢慢都有些控制不住舞蹈细胞(菌)了,三人慢慢滑向了舞池。看到旁边形形色色、男男女女,本来还有些放不开,玩咖露西拒绝了一个热情主动想给她买酒的帅哥之后加入了尬舞的队伍中,露西虽然动作不专业,但因为战斗经验十分丰富,放得开,跳得也就别有一番魅力,一瞬间就带动了其他三名爵士舞者。因为翌日就是工作日,夜店里人比周五、周六晚上少一些,舞池中央四位妙龄少女举止亲密、舞姿动人、面容姣好,引来了无数同性、异性的目光。苏菲、小迷和西西娅专心尬舞,露西还要负责“外交”,每隔大概十几分钟就要礼貌地拒绝一位主动要给她们买酒的男士。不知是长岛冰茶的酒劲儿上来了,还是跳了几首曲子,四个人脸色绯红,坐下歇了歇,喝了几杯红酒解渴,在兰桂坊的夜店要杯白开水都极可能会被服务员翻白眼。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某女夭被冷落了一天,打电话问行踪:

  “你之前说今天要干大事儿,什么大事儿?”

  “喂!你说什么?声音大点儿,听不见!”周遭唯有劲爆的音乐与谈笑,手机通话声堪比蚊子响。

  “你在哪儿?怎么那么吵。”

  “小迷生日,我们在兰桂坊。”每个字都是用生命喊出来的。

  “你干的事儿还真大!我来接你,别喝酒。”

  “啊?你说什么?听不见!”

  “……”

  女夭男的情商与智商开始高速运转,小迷……生日……苏菲……单身……Zack,于是用时一分钟便把好基友骗去了兰桂坊:“走,带你见美女,绝对比你之前那些好!”

  西西娅在一杯长岛冰茶后已经有些头重,加上频闪和激光灯的作用,实在发晕得狠,又不想坏了小迷生日的兴致,就拉着露西先打车回了家。

  小迷和苏菲作为爵士舞热爱者,难得释放天性一回,彻底把舞池当舞台了,心无旁骛。待Ben和Zack走进这家夜店时,苏菲和小迷眼中只有彼此,跟着节奏复习老师教过的动作:Breaking, body wave, bending……兴许旁人不信,但是两人还真是会停下来互相纠正动作,完全一副学术心态。

  距离八米时,看着那个穿着一字领在body wave的苏菲,由于上衣贴身,身材玲珑曲线尽显,女夭男彻底红了眼,也没了耐心跟Zack解释之前的冗长背景,“那个穿黑衣服的是苏菲的好朋友——小迷,你待会儿开车把她送回家。”

  Zack这才醒悟,原来自己是被骗过来当苦力了,不过看着舞池里那只黑天鹅五官立体标志、舞姿妩媚动人,也就得了便宜不卖乖了,作为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永远不会对美女say no。

  Ben稍许有些不放心,“你老实点儿哈,她可是苏菲的闺蜜。”

  “你丫!你是不是我兄弟,现在有女朋友了,就不认兄弟了是吧,说话这么难听。”

  “好好好,你最靠谱,总之不许碰她。”

  “信不信我抽你。”

  该死!夜店四周那么多双火热的眼睛都在纷纷侧目,Ben加快步伐走向苏菲,左臂一揽,“胆子这么大,敢背着我来夜店。”

  “我们不是来夜店玩儿,我们是来温习动作的!”已经三分醉的苏菲说话已经没了逻辑和思考。“哎?你怎么来的?”“Zack怎么也来了?”

  “走,我送你回家,Zack送小迷回家。”

  五分醉的小迷一听要回家,就立马强烈抗议,“不要!老子今天过生日,好不容易开心一回,现在还早,来嘛,苏菲,我们接着跳嘛。”

  “好啊,好啊。”苏菲说着双手就扑向了小迷,两人简直“如胶似漆”,还不忘跟着节奏摇摆着腰肢,开始冒火的Ben给Zack使了个眼神,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两女孩儿分开,伴着苏菲和小迷的鬼哭狼嚎,两个大老爷们终于把二人拉出了舞池,走出了夜店。

  苏菲只觉得今晚的夜空为何如此明亮,空气清新异常,双腿似乎也轻飘飘的,似乎根本不用使力,就在前进。“哎,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因为……你……重。下个礼拜开始,跟着我一起健身。”某女夭腾空抱着苏菲走在取车的路上。

  后方五六米,“Hi,你好,我是Ben的好朋友Zack,他让我送你回家,美女你是?”

  “你好!我是小迷,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啊!刘火华!你是刘火华!”小迷已经两眼重影,冒星星了。眼看着小迷就要踉跄摔倒,Zack忙伸手横腰扶住。

  “哎!你这人,虽然你长得帅,但是不可以吃我豆腐哦,乖。”

  “你放心,不吃。”Zack只好放开,可下一秒,由于穿了高跟鞋,小迷根本就无法在斜坡上正常直线行走,Zack失去耐心,“先吃一下下。”

  “恩,一下下是可以的,看你长这么帅才可以的哦。”

  ……这,这,这是什么女人……

  两大型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醉醺醺的两人接到停车处,几乎都已经是汗流浃背了。看着苏菲已经快失去心智,赶忙给她系上安全带,开往坚尼地城。

  半分钟后,手机振动,传来了Zack的骂声,“你怎么走了,我怎么知道她住哪儿啊?”

  “我也不知道。”

  “那你问问你们家那位啊。”

  “她睡着了……”

  “那这怎么办?”

  “你帮她开个房。”

  “下次找你算账!就知道蒙我”

  “哎,Zack,别碰她。不是不相信你人,你换女朋友的速度……”

  嘟嘟嘟……手机直接被挂断。

  Ben扶着苏菲按了许久门铃,没人应门,好不容易在苏菲包里找到了钥匙后却迟迟没有动作,脑海里闪现出她半夜起身吐一地的画面,某洁癖患者的每个细胞都开始抗议。

  车子再次开动,到了天后。

  电梯里,“哎,这个电梯我来过,是我们家Ben的电梯,你认识Ben吗?”苏菲的双脚已经轻飘飘,上半身已经倚靠在了Ben身上。

  “恩,很熟。”

  “我可喜欢他了,看你长得也这么帅……”苏菲的脸越凑越近,长睫毛扑闪扑闪,轻轻地刷着Ben的下巴,Ben脸色赤红,紧张又局促,动情地低头勾唇靠近。

  “可是你长得再帅也不许跟我抢他!不行!”苏菲手指着女夭男的眉心。

  ……醉酒的女人啊……磨人的小女夭精!揽住苏菲腰的手一紧,右手紧扣住头,修长的指尖滑过她乌黑顺滑的发丝,重重地覆上她的红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