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陌上歌:权谋天下

第五十四章 你是谁?

陌上歌:权谋天下 言系01 2254 2017-09-13 23:49:17

  楚老将军颤抖着来到那黑衣男子和万俟歌面前,明明是看着那黑衣男子却是问万俟歌道:“卿辞,这位是······”

  万俟歌闻言一愣,朝着小白投去怀疑的目光。恰巧某公子正好也看着她,端的是一副漠不关心、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在万俟歌看来,他甚至还有一点委屈,仿佛是在控诉万俟歌没有给他好处却让他白白帮忙一般。

  万俟歌嘴角抽了抽,这样的人,说什么她都不想承认他会是哪个传奇战神。“他叫小黑,是那位高人的好友。”此时嘴角抽搐的可就是小白了。小白小黑,她还真会取名。万俟歌只感觉的脊背一凉,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楚老将军却毫不放过她:“敢问这位高人贵庚?是哪里人”话音一落,万俟歌只感觉到身旁的气压一低,她知道小白估计是怒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楚老将军戳到了他的痛处?

  “外祖,这样问别人的隐私不太好吧!高人毕竟是避世之人。”“哦,是老夫失态了。这位高人与老夫认识的一个年轻后辈太过相像了。”言罢,楚老将军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和失落。万俟歌表满上虽然看不出什么,可是心中却是一沉,难不成小白他真的是?

  “外祖所说的年轻后辈是那个传奇的轻尘表哥吗?”楚老将军一愣,目光有些凝滞,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被提及了啊!万俟歌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楚老将军的回答,现如今他已经完全陷入回忆之中了。那回忆必定是痛苦的,不然楚老将军一个铁血将军定然不会是这般神色。

  万俟歌光顾着观察楚老将军的神色丝毫没有注意到某公子有些上扬的嘴角。过了好一会儿,楚老将军才回神:“卿辞,你曾经失忆过,有些事情不知道为好。你只要记住以后不能再提他这个人便好。”

  不知为何,万俟歌竟然有些生气,不知道是为了楚轻尘感到不公还是为了不能探知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相而难过,亦或是单纯地为了自己不能替小白报仇感到失落。其实她哪里知道,潜意识里她已经将公子小白和那个传奇战神联系在一起,只不过她自己自欺欺人不愿承认罢了。

  待众人从这个小插曲之中回过神来,也便早就忘了苏卿辞被楚丹怡抓伤的事情。在外人眼中,不知是什么原因,苏卿辞自己也没有提起,楚老将军也没想到要追究这件事情,也就这样做罢了。可是就因这样一件小事,大家都在传颂苏卿辞的心胸宽广,谁知这只是万俟歌的一计。

  今夜这宴会也是不欢而散,本来应该最隆重的送礼环节竟是成了最冷场的时刻。发生了这一系列事情,楚老将军根本没心思庆祝生日,众人见证了楚家这一闹剧心中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不过大家都知道这朝中的风向怕是又要变了。西门楚家怕是要没落了。

  楚丹怡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此刻无比狼狈的她无心计较自己的妆容,只是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意图离万俟歌和那个黑衣男子远一些。只听得那黑衣男子朝着万俟歌轻声说了一声:“野畜,猎物跑了。”

  万俟歌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了某公子一眼:“小黑,我!叫!苏!卿!辞!”只见得某公子眸中的神色晦暗难明,忽而清明忽而迷茫,让人看不清他所想,也让人有些疑惑他是真的失明亦或是健康。“是吗?”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让万俟歌心下一震,总有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不过其实他们彼此都懂对方的身份不简单,只是都不过问,都装作不知道。万俟歌垂下眸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十有八九是敌人的人,只是她始终相信这还有那十分之一的希望。可是他却是完完全全全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苏卿辞。

  “小白······我没有骗你。”“祁衍。”“哈?”某公子突然吐出这么两个字。说完便背过身去,遮住眸中那可以腻死人的温柔,以及两颊若隐若现的梨涡。如若筱筱和小秋在必定会吓死,自家公子何时有过这种表情?自家公子怎会让别人叫自己那个名字?!!

  就在万俟歌还在懵逼的时候,某公子已经转过身来,看似冰冷但是只有某女可以看出来的期待神色。万俟歌被他看得有些心慌,心乱了。这个人哦,就算没有了绝色容颜也是如此有杀伤力······

  就在她被他看得心慌之时,一道略显稚嫩青春的声音响起:“姐姐~你和哥哥在玩什么啊?”万俟歌一惊,瞬间回神。妈呀,差点又被这个人给骗了,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心慌啊?她有没有骗他。“我没骗你。”万俟歌理直气壮地对着某公子说道。

  某公子眉头一皱,步步逼近她,万俟歌一步一步退后。“苏卿辞?”“对!”“失忆?”“你的药太好了,我启程那天就恢复记忆了。”“小白小黑?”“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你管不着我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喂吧?”“祁衍。”那公子再重复一遍。

  万俟歌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再次慌了。背后已经无处可退,她背靠雕刻精致的木门,而那公子离她不过分毫,此时二人都似乎忘了小曦的存在,一问一答无比默契。忽地小白修长的手往她头的一侧一搭,壁咚?!万俟歌简直不能再惊讶:“你···你···”

  “祁衍。”“祁···祁衍。”在某公子的威迫之下万俟歌吐出这两个字。某公子听了粲然一笑,两颊的梨涡将万俟歌的思绪都搅乱,仿佛着了迷一般看着面前这个易容之后明明平凡普通,但是却依旧无比吸引人的某人。“嗯。啊墨。”“啊?”万俟歌呆住了,什么阿墨?可是她的心却骗不了人,那格外律动的心跳和从心底溢出的温暖,让她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叫她卿辞,万俟歌,万俟公主之类的,最多属下叫她几声墨主。可是却从未有过如此接近她心的称呼。那么多年来,这个墨字可能是她身上唯一真的东西。其余的啊,都是假的。仿佛在心底的温暖的蜂蜜水撒了,溢满了心房,那种心底都藏不住的甜蜜,溢出来,瞬间涨满了充斥了温暖了整颗心、整个人。万俟歌那一瞬间有一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什···什么啊墨,我没骗你就是没骗你。苏卿辞!”“阿墨,知音。”知音是不用讲明也能知晓对方内心的存在,见微知著。可是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微’吧?除了·····花!哪天交了自己一声墨主······

  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