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夜落闻声来

夜落闻声来14

夜落闻声来 半颗青橙 1833 2019-03-15 08:00:00

  次日,姜芥知道温时卿昨晚值夜班,今早就没上楼,提着打包盒,等在医院的露天停车场。

  她特地了解过,医院有一个专门的露天职工停车场,就在门诊大楼后方的那片空地,乘电梯出来到那唯一的路,就是出门诊大楼的门,往后拐去。

  姜芥抱着早餐站了一个多小时,腿有点儿发酸,便倚在电瓶车上,内心祈祷温医生快快出来。

  大概是上天眷顾,在她刚默念完这句话后,温医生就从大楼的拐角处缓缓走过来了。

  脱了白大褂,穿着深灰色的西服,内衬白衬衫,没打领带,最上方的扣子也没系,迈着长腿走过来,仿佛比这室外的阳光还要耀眼。

  好看,实在是好看。

  就在姜芥顾自发愣之际,温时卿已经大步流星从她眼前过去,径直进了停车场。

  姜芥晃一回神,追上去。

  “温医生!”

  闻声,温时卿脚步一顿,扭头看去。

  姜芥在他面前站定:“嗨……你下班啦?”

  温时卿略显倦态:“复诊?”

  姜芥:“不不,找你是私事儿。”

  温时卿没兴趣,回身继续向前。

  姜芥锲而不舍,一边在后头跟着一边说:“你吃饭了不,我买了早饭。”

  她递上去。

  温时卿没看,步子也没停,声线很冷:“不需要。”

  早料到他会如此反应,姜芥也没太在意,收回餐盒,追着他小心翼翼问一句:“那我可以占用你五分钟的时间吗?”

  话落,一米外的黑色途锐短促闪了两下车灯,温时卿收起钥匙,两步过去拉车门:“没空。”

  姜芥眼疾手快抓住他拉门的手,皱着眉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温医生,我从早上八点多就开始等了,看在我等你等了一个多小时的份上,给我五分钟吧,就说几句话,拜托拜托。”

  又是这副样子……

  温时卿挪开眼,无奈地拧了下眉:“说。”

  姜芥随即恢复笑颜,松开他,整了整衣襟清了清嗓,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有云雾飘过,将挡住的阳光露了出来,从上往下,洒在女孩雪白的肌肤上,仿佛镀了层薄薄的金粉,将她那双灵动清澈的眼眸越发清晰的映在温时卿眼里。

  轻风拂过,吹起了她微卷的长发。

  送过来的,除了她清甜淡纯的发香外,还有她干净柔和的嗓音——

  “温医生你好,我叫姜芥,中药的那个小鱼仙草,是个首都人,今年20岁,是延川大学附属音乐学院声歌系大二的学生。虽然对你来说很莫名其妙,但我确实……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们初识,对彼此还不了解,我甚至一开始还弄错了你的名字。”她讪讪地吐了下舌头,“不过事在人为,我会慢慢了解你,走近你,也会让你清楚看到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你不用急着拒绝我,我和那些以往喜欢你的女孩子不一样,我是耐抗型,耐打耐骂还耐烦,我不轻言放弃。我没有要你答应我什么,我只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一个……”

  她抬眸,与他四目相对,话里的紧张显而易见——

  “让你看到我真心的机会。”

  ……

  -

  国庆一过,又是繁多的课业。钢琴声乐乐理表演形体语言等等等等,多的姜芥都难以抽身去见温医生了。

  于是,好不容易上午一节声乐课结束,趁着下午没课,姜芥又争分夺秒的跑去了医院。

  自打上次在停车场和温时卿表白完后,她已经好几天没给温医生送饭了,人家肯定觉得她说话当放屁,散了就没了。

  为了及时挽回形象,姜芥也顾不上自己做饭了,速度的去餐馆打包了饭菜,上了地铁。

  ……

  今早科室很忙,送进来两位病人,一位急性脓胸,一位心包积液。

  刚处理完前一位病人,后一位病人便紧接着送来了,等全部处理治疗完,晃眼便到了中午。

  温时卿紧绷了一早的神经松了下来,靠在椅背上,闭目揉了揉眉心。

  ……

  “我只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一个让你看到我真心的机会……”

  女孩灿烂的笑颜突然在脑海中浮现,温时卿微一蹙眉,睁开了眼,一瞥墙壁上的时钟。

  十二点半。

  ……

  忽地,他笑了。

  薄唇勾起一丝弧度,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疯了吗这是?期待什么呢?

  温时卿站起身,拿了手机打算去吃饭。

  办公室的门恰好响了起来。

  他眸色微怔,再看过去时,门外的人已经推门进来了。

  披肩的长发被风吹的有些散乱,姜芥穿着牛仔裤和圆领卫衣,一手抱着个饭盒,一手捏着门把,一脸慌慌张张的模样。

  “温……温医生。”姜芥带上门进来,张嘴喘息两声,抬手拉了下滑落的双肩包带,走进去,“你吃饭了吗?”

  温时卿面不改色收回目光:“准备。”

  姜芥双手奉上:“我带了……还是热的!”

  他瞟了眼那塑料饭盒,脑子里闪过刚刚那愚蠢的意识,烦躁一皱眉:“不要。”

  话落,温时卿拉开门径直出去。

  姜芥早有所料,也不强求,关上门跟在他后面,保持距离。

  一路到食堂,姜芥想跟进去,却被人拦住了,大叔好心提醒:“姑娘,这是职工食堂,病人和家属专用的食堂在另一头。”

  姜芥看了眼大叔,又望了眼逐渐走远的温时卿,无奈点头:“哦哦,好吧……”

  此战失利,倒不影响姜芥心情。

  走到医院附近的小广场,把原本要给温医生的饭菜,解决了。

半颗青橙

大橙:哦吼吼吼,温医生,是不是看小姑娘很漂亮,心里动摇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