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亲子微言

生日特别礼物

亲子微言 灵滔 1259 2017-09-14 07:37:04

  一年一度的生日快要到了,两个孩子都希望能在我的生日中送一件让我满意的礼物,并试着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了想,孩子们都还在上学,靠节敛下来的零用钱能买个什么样的小礼物还真让他们为难。于是我说,花钱的礼物就不用了,到时你们给我写一封生日贺信吧。

  看他们歪着头认真思考的样子,我说:也不用这样绞尽脑汁吧,想怎么说就怎么写,只要真实,必然珍贵。

  生日前夕,两个孩子神秘的说:“爸,你明天要请客吗?”

  “是呀,请你们外婆伯伯姨妈舅舅等等反正是家庭聚会,有什么意见吗?”我故意不断句。

  “没得意见。我们想今天晚上把礼物送给你!”

  “呵呵,有礼物当然好,拿出来吧。”我伸出手。

  男孩一巴掌拍在我伸出去的手上,说:“先猜,猜对了立即送。”女孩子也在一边附和。

  为了增强气氛,我随便说了几样根本不可能的礼物。每说一样,他们就一起说“不对”,说了三四样,我拖长音调说:“快——拿出来——吧!”

  男孩端来一个塑料凳子,对我说:“你先坐下。你用脑太多了,我要送给你——洗头!”

  女孩也端来一个凳子,让我把腿放在凳子上,边给我脱鞋子边说:“你走路太多了,我要送给你——洗脚!”

  我在满屋子都是快乐的笑声和调侃声中坐在屋子中央,尽情享受着孩子们的生日礼物。男孩子的手在头上细致地搔着、按着,因为打湿头发用的是冷水,又值初春,感受有一丝丝细微的凉意;而女孩则提来烧得滚烫的开水倒在木盆里,开着小玩笑:“老汉,你别太着急把脚伸到水里来哟,我还是不会让你这双可怜的脚再受伤害的。”然后用冷水冲兑。等兑得温度差不多时,她把我的脚小心的放进水里,直问“烫不烫”,让我感受她一下子长大了似的。头与脚一热一凉,都像一团柔软的火汇聚到我的心里,让我感受着天伦之乐的温暖与幸福。

  “用力重点。再重点。”孩子们的手轻,尽管他们已经使劲了浑身的力气,但我仍然感觉像搔痒一样,不时提醒着。每提醒一次,他们就加大一次力量,并问我“舒不舒服”,我总说“是很舒服,但再重一点就更舒服了”。

  半小时下来,女孩子说:“老汉别折磨我了哟,我实在没力气了,今天才晓得那些当洗脚妹的辛苦。”男孩也说:“唉,老爸怎么就一直让我们使劲再使劲呢,也不感到痛?”

  我说:“算了,让你们捡个便宜。人家洗头妹洗脚妹每天要为十几个客人服务,每个客人少不了一小时,你们这点时间还差得远。”

  “可我们付出的是感情,她们付出的是劳动!”孩子们总算赢回一局,在一片笑声中完成了这份生日礼物的赠送。作为接受礼物的我,自然对这份新颖别致的生日礼物感到十分受用。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生日,每个人都经历过生日的不同境遇。大操大办者有之,独斟自饮者有之;宾客盈门者有之,门庭冷落者有之;借机敛财者有之,小聚联谊者有之……凡此种种,都免不了内心深处对时光流逝的缅怀与无奈。年纪轻轻者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也许要在生日立下勇往直前的誓言;年长者也许怀着对过去的追思,无悔与愧疚交织,将余生点化得更加生机。无论谁,也不管他的地位高低,一生中总会有几个生日让人难以忘怀,珍藏在生命中那个最保险也最隐秘的情感深处。

  我的这个生日,也必将成为生命中最瑰丽的部分,与我一起慢慢地老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