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惜容谣:女主她要你座下皇位

第二十章 风头

  众人往那一看,景安世子和沈浩漫缓步而来。

  两人都是极出色的男子,此刻相携而来,让众人不由得自发让开了道路。

  沈浩漫一身月白色蜀绣锦袍,身上一丝花样也无,翩翩如风。

  一旁的景安世子则是穿着梨花白金丝锦袍,面容英俊仿若神祇,让人移不开眼睛。

  先前出声的是沈浩漫。

  “叶姑娘和仪姑娘并非同族,何来长幼尊卑之说?再则,叶姑娘身负江南第一闺秀的盛名,便是第一个应对也是可以的。”沈浩漫含笑望着叶惜容,稍一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叶惜容回以一笑。

  “这……”萧阳云迟疑了一下,没敢再说什么。

  众人心思各异,却都在想这话里的意思。

  沈浩漫虽是翩翩公子,怜花惜玉,平日却也跟世子一般对女子不假辞色。如今沈公子出言相助叶惜容,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世子的意思。毕竟沈浩漫一向跟在景安身边,也算是代表了景安的态度。

  当下场面冷凝,几乎所有人都在偷瞄景安,想看他的态度。景安却仿若未觉,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径直往园里去了。

  沈浩漫略为停顿了一下,对着叶惜容拱手,“惜容小姐的糕点颇为可口,浩漫很是喜欢。”其实他一粒都没吃到。

  众人见沈浩漫也进了园子,齐齐松了口气。看来只是沈公子为了答谢叶惜容的糕点,特意给她解围罢了。

  不过也有些心慕沈浩漫的小姐,盯着叶惜容平静的脸庞愤愤不平。她们送了许多糕点礼物,却从来没有得到过沈公子的答谢,心中很不平衡。

  经过这么一遭,众人也不再纠结谁先应对,唯有仪凝香心中愤恨,却无法再说什么。

  叶惜容面色如常,素手拾起第一张上联,缓缓念了出来:“庭前春晓雄鸡舞。”

  这个对联有些难度,但也不算超纲。

  仪凝香蹙眉,她有些头绪,因为这个对联,她曾经和萧阳云讨论过,脑中已经有了一些灵感。心底不由冷笑,叶惜容就算抢了她的上联又能怎么样?只要她抢在叶惜容前面对上,不仅让叶惜容没脸,还得乖乖拿到第二幅上联。

  不等仪凝香想到下联,叶惜容已经款款说道,“世上风清燕子飞。”

  意境深远,才思敏捷。

  人群中不乏还没有头绪的,已经想到的一听她这幅下联,也不由得赞叹起来。

  “妙啊,世上风清燕子飞。正是相得益彰。”

  “而且文思敏捷,在下才刚有些头绪,叶姑娘就对了出来,不愧才女二字。”

  “更难得的是意境深远,叶姑娘气度非凡,在下佩服。”

  ……

  文会众人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仪凝香只觉得脸上火辣。自己听过上联尚且没对出来,叶惜容居然随口就对出了下联。仪凝香心中愤恨,这些赞美之词本来是自己的,却被叶惜容抢了去。

  萧阳云也是楞了一下,没想到叶惜容对的又快又好,望向叶惜容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

  叶惜容将对联收起,对众人略一福身,“江州叶家惜容,行一,见过诸位。”

  对完对子,再报家门,这是文会的规矩。

  “惜容,你……”仪凝香气闷,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又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只得强颜欢笑说道,“惜容真是让姐姐惊喜。”

  叶惜容仿佛完全不知道他们的算计,腼腆说道,“香姐姐过奖了,姐姐请。”

  两世的学识集于一身,她若是对不出来才是怪了。

  仪凝香只好微笑着拿起第二幅上联,“龙凤呈祥招财进宝。”

  这上联寓意虽好,却是连启蒙小儿都能对上。仪凝香不假思索就说出了下联:“龟蛇献瑞纳福迎春。”

  萧阳云尴尬一笑,“让凝香小姐对这幅实在是大材小用了。”这原本是给叶惜容准备的对联,就是为了衬托仪凝香的才情。

  后面的对联也都不难,倒是显得仪凝香的对联太过简单。好在一行人都对上了,顺利进了园子。

  今晚的文会分为两部分,前半个时辰大家饮酒作对,谈诗论画。后一个时辰则是各位闺秀献艺,这才是重头戏。

  闺秀们都想在景安世子面前表现一下,因为他是主考官,决定着她们是否能进京参加复选。公子们也想多多表现,毕竟当今圣上对景安十分看重,得了景安世子的青眼,日后更有希望入得朝堂。

  现在并非正式考核,景安有权利给出一两个免试名额,让她们直接参加复选。而这些闺秀们也都憋足了劲想好好表现,争取免试。倒是叶惜容并不在意,她对自己有信心,等到考核正式开始的时候,一项项考就行了。

  叶惜容领着叶家众人入殿,此时还没开宴,殿内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等人都到齐了才安排入座。

  庶女没有座位,叶雨安站在叶惜容身后,其他几位都依次坐在叶惜容下首。

  叶惜雪看到被闺秀们围住的沈浩漫,眼神一亮,跟了过去。景安世子身边也有一群人,仪凝香忍着没有过去,她知道景安这种男人最讨厌送上门的女人。

  景安脸色清冷,周身尊贵的气派震得周围的莺莺燕燕不敢多言,却又不舍得离开。

  叶惜薇原本坐在末尾,此时却挪到叶惜容身边来,显然是老太君吩咐的。叶惜容与她没有仇怨,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至于三房的叶惜柔和叶惜兰,她们不敢跟叶惜容作对,却也没有多少亲近。

  此时,锦一却直直往叶惜容这边走来,俯身邀请:“叶小姐,世子请您过去。”

  声音不高,却让整个宴会都安静下来。

  叶惜容闻言抬头望向景安,四目相对,她疑惑于景安的用意,一时竟没有反应。

  仪凝香见了这一幕,眼中闪烁着嫉恨的光芒。倒是站在叶惜容身后的叶雨安,见世子看向这边,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如果能够嫁给景安世子,哪怕只是当一个小妾,她也心满意足了。

  “容姐姐,世子爷让你过去呢!”叶雨安拉了拉叶惜容的衣袖,轻声道。

  叶惜容回过神来,诧异的看了叶雨安一眼,瞬间想到她来文会的目的就是摆脱章家的亲事。

  而景安世子,是全天下女人都想嫁的良人。

  叶惜容心中思量着,跟着锦一来到景安的跟前。周围围着的闺秀们虽然心中恼恨,却不得不让出路来。

  叶雨安却是默默的跟了上来,就站在叶惜容身后。祖母让她跟着叶惜容,她这么做叶惜容也不能说些什么。

  景安是宴会上最惹人注目的人物,此时他请了叶惜容到身边,殿内众人都忍不住靠近了些许,好听清他们的谈话。仪凝香也顺势跟到了叶惜容身后不远处,她和叶惜容是“好姐妹”,靠的近一些也不算突兀。

  景安没有在意这些人,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仍旧看着叶惜容,“你今日格外好看。”

  “世子谬赞。”叶惜容福身言谢。

  叶雨安不甘被忽视,端起酒杯举到景安面前,“世子爷,叶府承蒙世子爷照顾,雨安敬您一杯。”一句话将景安对叶惜容和叶鸿毅的特别扩大到了叶府,敬酒也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景安和叶惜容都没有理她,倒是仪凝香斥了一句:“世子面前,不得放肆。雨安妹妹,还不过来?”说着朝着景安温婉一笑,“让世子见笑了。”好像她才是叶府的嫡长小姐一般。

  叶雨安看着仪凝香眼中的警告,知道她对景安世子有意,只好不甘不愿的退了下来。

  景安连个眼神也没给她,视线落在叶惜容发间的墨玉簪子上,“看来本世子这簪子送对了,果然很衬你。”

  仪凝香被景安忽略,脸色一变,瞬间又恢复了笑颜,泰然自若地走到叶惜容身边,占了刚刚叶雨安的位置。

  景安这话一出,周围一圈偷听的人脸色都变了。多少年了,第一次听说景安世子送东西给一个女人,居然是给区区富商之女。

  叶惜容心中暗骂景安不道德,竟然把送玉簪的事情说了出来,日后她不知道要变成多少人眼中的钉子。他让自己戴着玉簪出席,难道就是为了报复自己不给他做糕点?

  只是面上功夫还得做,叶惜容面上含笑,“是惜容沾了这簪子的光,不过惜容无功不受禄,心中惶恐。”

  景安唇线微抿,竟然显出了点愉悦,“就当是你做的糕点的回礼。”

  众人又是一惊,叶府的人还好,其余不知道的对叶惜容又嫉又恨。要知道景安世子从来不收女子的礼物,这些天来江州闺秀们送的礼物都被挡了回来,更别说得到回礼了。

  叶惜容抬眸看了眼边上的沈浩漫,对方的眼神似乎在说:我的糕点都被他吃掉了。叶惜容心中好笑,堂堂景安世子居然抢别人的吃食。

  不过她也说不出糕点是送给沈浩漫的这种话,只好默认。“只是玉簪贵重,惜容仍是不安。”有什么事情要她做就直说!

  景安眼中有些笑意,又道,“本世子看你这身衣裙不错,绣功出众,不知可否给本世子也做一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