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九尾红烬

第四十九章 道君

九尾红烬 止歌为舞 2335 2017-09-13 22:00:00

  心神涣散间,似乎有人将我的手捂住,试图在温暖我冰冷的双手。我收回涣散的目光,发现自己已不在桃花幻境中。

  四下一片茵茵郁郁,草木繁盛,不远处一片明显凿砌过的光滑石壁上,虽未刻一字,却隐隐流动着若有若无的法力,似乎笼罩着一层无形的结界。

  我转过头来,眼前竟是半吊子的脸,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我嘴唇哆嗦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一阵酸楚。正想说些什么,手背上的暖意却突然被抽走,我一时有些恍惚,呆呆的看着半吊子的师傅冷不丁将半吊子拽走,那老道也不看我,只把满脸不情不愿的半吊子往远处拖去。

  他们说话的声音虽轻,我的耳力却是极好,何况他们也没有刻意避开我。

  “师傅——你拽我做什么?”

  “……为师才想问你,你摸她的手做什么!难不成你看上这只狐狸了?”

  “……师傅!你胡说什么!你没看她脸色煞白,魂不守舍么,我只是给她施了个清心咒……”

  “清心咒?哼,你对她这么好干嘛?”

  “……墨师叔交代过要好好照顾她啊……”

  “……笨蛋!臭狐狸说的话你听得进去,师傅的话就你当成放屁!你年纪也不小了心思怎么还这么单纯啊?不懂男女有别,仙妖有别啊……”

  “师傅!!徒儿行的正坐得端,光明磊落,何况我也把她当朋友……”

  “……哼,朋友?这小狐狸可不简单,桃花幻阵若想靠自己破阵而出,就必须除去心魔,所谓遇鬼杀鬼遇神杀神就是这个道理。虽然只是幻影,但若能痛下杀手,也当真是冷血冷心。徒儿,你万万不可与她走的太近……”

  后面的话我已无心去听,软软的放松身体,挪到那块残破的石碑旁,背心紧贴着冰冷的石碑,却不觉得冷。我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比石碑更冷,还是自己的心早已没了温度。

  其实别人怎样看我,都无所谓。即便是再给我一次机会回到幻境,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因为我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巍巍燕祁,绵延千里。

  七百年前那场误打误撞的经历,我只依稀对碧幽谷外的世界留下模糊的记忆。为了在灰豺的爪下活命,我带着妹妹没日没夜的奔波逃亡,根本无暇顾及其它。如今,我再次离开碧幽谷,虽然带着一身修为,一副皮囊,却仍是在逃命。

  看着在我怀中熟睡的雪樱和前方争执不断的那对师徒,我不由得苦笑暗叹造物弄人。

  两旁枝影摇曳,树干上不知被何物覆盖成一片层层叠叠莹白。我脚步不停,眼光却有些好奇,怎么碧幽谷外的花草树木,竟是白色?

  虽是白日,天空灰蒙蒙的,云层低的仿佛抬手可触。好好走在前面的半吊子突然脚下一绊,踉跄的往前冲了几步,好不容易稳定住身形后,不满抱怨道:“真是山中无岁月,谷外竟是寒冬季节了么,下这么大的雪……”

  “雪?”我顺势将身旁枯槁枝桠上覆着的莹白物体粘了一些在指尖,放在眼前细细观赏。“咦?怎么没了?”我呆呆的看着指尖上的东西眨眼间化作一滴水珠,轻哧一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狐族的法力偏属火性,怎么可能留得住属水的雪?”半吊子开始只是笑着答道,但看着我懵懂的神情,他疑惑的表情瞬间变得夸张。“不会吧……你,你没见过雪!开玩笑的吧?”

  我不理会他,仰头望着乌沉沉的天色,好奇的看着半空中零零碎碎的飘落着盈盈柳絮。似乎有几根不偏不倚的飘进我眼眸里,微微的冷。待我眨眼间,柳絮已化作一片片小小的羽毛,晃晃悠悠,翩翩联联,终如乱舞梨花般,层层装点着眼前水瘦山寒的世界。

  在我的记忆里,碧幽谷从来都是春色明媚,鸟语花香,何时出现过这等景象?我正瞧着新奇的雪景,怀中一动,却是雪樱的小脑袋拱出兜帽,大大的眼睛里同我一样满是好奇,直勾勾的望着脚下的积雪。

  “红姐姐,好漂亮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我怀中响起。“这些是什么啊?”

  我心中一动,欣喜道:“雪樱!你能说话了?”言毕俯身将它放在地上,任它在雪地上东挖西刨,舔舔嗅嗅。

  “莫非碧幽谷没有冬天么?”半吊子看我们的神情不像玩笑,有些纳闷的摸了摸鼻子,声音有些嗡嗡的。“我不是故意笑话你们的。”

  或许是他一脸郁闷内疚的样子,又或许是雪樱的伤终于有了起色,我心情一下好了起来,破天荒的没有反唇相讥,只是淡淡道:“碧幽谷千年如春,的确是没有雪的。”

  “雪?我的名字里有个雪字,原来就是这个东西啊——”雪樱娇笑着从积雪中探出身子,除了那双碧幽幽的眼睛,全身毛发都和纯白的雪融合在一起。

  半吊子一听,不由得失笑。“你怎么说自己是个东西?你可不是个东西。”话音刚落,四道视线已灼灼盯在他脸上。

  半吊子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改口道:“哎哎,我不是说你不是东西,你是东西。但你不是这个东西,是……是……”也许是察觉出越说越没谱,半吊子索性闭上嘴,再不肯多说一个字。

  我和雪樱对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半吊子看我们笑得越欢快,越发窘迫起来。“你们……你们别笑了。我……我错了还不行么……你们——”

  “都闭嘴!”一声冷喝打破了此刻稍显融洽的气氛,只见原本在旁边暗自看戏但笑不语的老道,不知为何突然紧蹙眉头,话虽是对我们说的,眼神却凝重的看向前方空无一人的小径。

  拂尘一甩一勾,接连三道白光闪过,我和雪樱顿时被三重结界笼罩在内,只见结界上密密麻麻的繁琐符咒如水纹流光,仙气四溢。我和雪樱正不知所措之际,只觉一道极其充沛的法力缓缓流转在我周围,似乎在隐隐护住我的心脉。

  与此同时,一个极为霸道的力量瞬间充斥在广袤天地间,即便被柔和法力护住心脉的我,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下,都不由得心神巨震,两眼一黑,差点跌坐在地上。

  “呵呵呵呵呵——”伴随着这股力量而来的,却是如清风般爽朗的笑声。“原来是道兄在此啊,小道有礼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强忍住胸口翻腾的气血,安抚了一下同样不适的雪樱,凝神看着一道紫气萦绕的人影缓缓呈现在莹白天地间。

  那人年纪尚轻,身着深紫色的云水道袍,墨黑的发丝梳的规规矩矩,一丝杂发也无的发髻上,只插着一支紫玉簪子,全身虽无其它佩饰,整个人却莫名的显出一股高贵的气势和强烈的压迫感。

  不知为何,看着那人面若桃花含着笑意的行礼,我心底却不由得升起一丝寒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