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九尾红烬

第五十章 法会

九尾红烬 止歌为舞 2473 2017-09-14 22:00:00

  见到来者,老道脸上先是现出一抹古怪的神情,随即一本正经的见了个礼,寒暄道:“道君大驾光临,老道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哪里哪里。”只见那紫袍道人再次拱了拱手,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我和雪樱所在之处,最后却是将目光落在半吊子脸上,笑容不减道:“小道途经此处,察觉到似隐似现的妖气本想探查一番,谁料竟遇见道兄和令徒在此,失礼失礼——”

  “非也非也。”那老道拂尘一甩,截下道人的话。“小徒顽劣,不日才除了一只千年修为的妖孽,许是粘上了莫名其妙的妖气,散散就好就好。”老道边说边挥动着拂尘,装模作样的扇动着空气。

  “呵呵。”道人那双墨蓝色凤眼中精光一闪,弹了弹无半点灰尘的袖口,抚了抚完全不存在的褶皱,笑意更深。“道兄误会了——小道不过是说,不知道兄可是要去参加昆仑法会?若是小道没猜错,道兄可愿与小道同路?”

  “老道……老道是要前往昆仑,不过老道尚有要事在身,恕不能此刻与道君同行。”老道面无表情的躬身作揖,婉拒道人的提议。

  那道人听后也不恼,只淡淡瞟了眼半隐在老道身后垂首不语的半吊子,懒懒开口:“昆仑法会乃万年一开,颇为隆重。道兄既有要事,小道也不便勉强,不过——”

  话锋一转,道人瞧向了半吊子,声音中多了几分凉薄的寒意。“咦?原来云贤侄也在这里啊——呵呵,听闻此次昆仑法会声势浩大,连天族的那位都会出席,他想必是很想见见你的——”

  老道一听大吃一惊,急忙道:“不可不可!小徒愚钝,资质粗鄙,怎能于道君同行?老道的要事,小徒也可代劳。昆仑法会如此重要,老道怎可不去?既然道兄诚心相邀,烦请道君云上稍等,待老道嘱咐小徒几句,随后便来。”

  心急火燎的说完,老道便再不看那道人,拂尘一甩做了个请的手势。那道人探究的眼神扫了半吊子几眼,似乎意犹未尽的勾了勾唇角,宽大的紫袍一挥,人已不见了踪影。

  老道这才松了口气,气鼓鼓的往道人方才站立的地方飞了数把眼刀。

  我一直看着这两人之间的较劲,心里说不出的怪异。神仙的年纪原本就不能单从表面去看,那道人的身份和修为似乎在半吊子的师傅之上,却满口小道小道的自谦。

  半吊子的师傅似乎对那道人也无好感,在言谈举止间毫无恭敬之意。为何在听到对方要带自家徒弟去参加什么昆仑法会之后,那么紧张失态?

  还有那道人也是奇葩,说半吊子道法高深,仙缘慧根?难不成神仙都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成?

  何况,方才那位道君想带半吊子去见什么人的时候,我明显注意到半吊子全身都崩的僵硬笔直,显然十分紧张,到底他在紧张或者是害怕什么呢?正胡思乱想着,围绕在身旁的法力突然增强了几分,震得我心脉一痛。

  我忍着眩晕的感觉抬头恨恨的盯着始作俑者,老道却自顾自的与半吊子说着话,完全不看我一眼,仿佛刚才那一下只是想警告我。

  “乖徒儿~~师傅此番前去昆仑,凶多吉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逃出来啊~~”老道声音里含着悲戚,听上去竟像是要哭了一般。“乖徒儿,记得为师说过的话,凡事留个心眼,不该说的千万别说啊~~”

  说到最后几句话时老道已带了哭腔,半吊子的表情半是惊讶半是紧张,极其丰富多彩。

  “师傅您说什么呢?”半吊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哭笑不得的哄着老道。“不过是一场法会罢了,怎么说的这么惨绝人寰,您和道君还不知道谁欺负谁呢……”

  我竖起耳朵,生怕听漏了什么,无奈随后总有一道法力若有若无的干扰着我,看着半吊子和老道两张嘴一张一合,却半个字都听不见。

  既然不让我听,我索性背过身去不看他们。半盏茶的时间后,原本将我们围住的结界戛然消散,半吊子一声饱含不舍的呼唤在我身后响起。“——保重啊,师傅——”

  我回身看去,眼风只见一道流光直冲九霄,眨眼间已消失不见。半吊子满脸郁郁之色,呆愣愣的盯着老道离去的方向。看他几欲落泪的样子,我不禁满脸揶揄。

  半吊子眼珠转了转,看着我的表情反应过来,白皙的面庞上突然浮起两团红晕,如临大敌般结巴道:“你……你这是什么眼神?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忍俊不禁,学他说话的口吻。“我……我看你是不是快……快哭出来了。”半吊子脸红的更厉害,情绪却激动起来,瞪大双眼反驳道:“哭?我为什么要哭?”

  “那你怎么一副还没断奶的模样?做出一场生离死别的戏码给谁看?”我故意板起脸道。“莫不是你师傅前脚一走,后脚你就不愿与我们同路,想着如何摆脱我们不成?”

  “我为什么要摆脱你们?”半吊子呐呐道。“师傅刚才还交代了,让我护着你们到沧——”话说到一半突然止住,半吊子急忙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一手颤巍巍的指着我,满脸痛心疾首。“你……你居然套我的话!”

  我无视他此刻的表情,徐徐向他走去,踏雪无痕。待走到他面前,方嫣然一笑道:“小子,你还不算太笨。”

  也许是真生气了,半吊子面色微沉,不再理会我,自顾自的埋首往前走,一路无话。

  约走了大半天光景,天色渐暗,满地的积雪,映着黄昏时候的淡云,一层一层春蚕剥茧似的退去,慢慢退出明亮肃穆的寒光来。雪花落在积得厚厚的雪褥上面,听去似乎瑟瑟有声,却使人更加觉得沉寂。

  草木衰败的树林里,寒风穿过尖利的树枝。偶然露出些头角,随风摇动,刷着雪丝簌簌作响。上下相照,淡云和积雪,像是互诉衷肠,又像是窃窃私语。

  天渐渐黑下来,雪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紧,乌云更是沉重地压向地面。眼看前方的身影步履蹒跚,却依旧不管不顾的直往前冲,半点停留的意思也无。我垂眸递了个眼色给一旁的雪樱,对方随即会意的几步跃至半吊子身边,脆生生的开口道:“师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当然是离开燕祁山。”许是半天没开口的缘故,半吊子声音有些嗡嗡的,说了这句话,便再没下言,脚步也未缓半分。

  雪樱为难的看了我一眼,见我面有愠色,只得吐了吐舌头继续跟着半吊子的脚步,睁着天真纯良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他。

  “师兄~~前面的路都看不清了,我们又不能用法术,若是失足摔下山崖,多惨啊——”雪樱的声音渐渐带着软软的撒娇之意。“——而且,好冷啊~~”

  半吊子疾行的脚步猛的顿住,偏过头去打量着雪樱。只见雪樱可怜兮兮的卧在雪地上,那双碧色眸子里闪烁着迷死人不偿命的星光点点。

  在鹅毛般团团飞舞的风雪中,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我都禁不住心神荡漾,差点想扑过去将它搂在怀中,好好呵护一番。

  谁料,天地一色的纷纷扬扬里,半吊子却缓缓吐出一句让我气得半死的话。

  “那么长的毛,还会怕冷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