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8-9章 再临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108 2018-07-08 22:06:55

  袁毅坐在小区院子里的长椅上发着呆。

  “哧啦”

  袁毅苦笑着摸出原本拿来送礼的中华烟拆开,再找路人借了个火点着深深吸上了一大口。

  “呼…”

  久违的感觉瞬间让袁毅有点恍惚,上次喷云吐雾实在有些久远,应该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记得为了打动妻子,袁毅愣是把自己三天两包烟的习惯给戒了,记得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只要有你在的一天,我必不再摸烟…

  烟气入喉,经肺叶这么一转再呼出时已是淡了许多,突如其来的尼古丁侵袭让袁毅的脑际都有了轻微的晕眩感,仿佛将眼前的烦恼减轻了不少。

  “呼…”

  再抽了几口,烟雾缭绕间袁毅迷着眼看着指尖夹着的烟头,枉自己费那么大的劲去戒烟,如今人都不在了还戒个什么鸟劲?

  他甚至觉得戒烟这事就像人生一样的颇具讽刺意味,你苦苦维护的家庭、爱人、健康、生命...哪怕再小心翼翼真要遇上点什么也就是转眼间就烟消云散。

  夹着烟的指间已经有热感传来,却是烟不知不觉间已燃到了尾端,袁毅有些麻木地从烟盒里再抽出一支续上。

  再抽,再续,仿佛是要把这些年来没抽上的都给补回来,又或者只是纯粹的发泄些什么…

  很快袁毅脚下这一小片地方就已经是扔满了烟蒂,这架势看起来只怕与那些老烟枪们也不遑多让。

  “姐夫!”

  声音很熟悉,带了些愕然与惊诧。

  “你...抽烟了!”

  “嗯”

  袁毅微微抬头看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刘云。

  眼前的男人早没了以往的意气风发,满地的烟头、颓废的默然让刘云除了感到心疼外居然是再说不出一个字。

  这还是那个风趣幽默,时常能把人逗到乐得不行的姐夫?

  刘云很是羡慕姐姐能找到一个那么好的老公,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又不失诙谐情趣,还能为了姐姐把多年的烟瘾都给戒了!

  甚至刘云都把姐夫的这些性格特点作为了自己的择偶标准,只可惜身边那些小男生们实在是稚嫩的有些无聊,听话的永远就没了自己的主意,有自己想法的又太不老实,怎么就不能像姐夫那样的完美结合?

  “姐夫...姐姐走了,但还有月月需要你照顾,所以...”

  刘云有些说不下去,痛失所爱的痛苦又怎是只言片语能开导的?

  袁毅摁灭了手上的烟看向刘云,“原单位回不去了,心烦要拿什么来养月月这才...唉...”

  袁毅下意识地吐出了自己的烦恼,烦恼闷在心里总不是个好主意,他也需要旁人的开导,再说面前还是“一家人”的小姨子。

  “哦...”

  刘云迟疑着答到,“我去问问我那些朋友,看看有什么好工作可以介绍。”

  “嗯,谢谢了,只是我这除了会教点书、谈论点设计也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袁毅的自嘲话语落入刘云的耳中又是一阵心痛,想起前段日子里姐姐给自己畅谈对未来日子的憧憬当下答到。

  “姐姐不是说新西兰那边已经给你安排了培训学校的工作?反正你和月月都办好了移民,大不了去那边发展呗。”

  袁毅苦笑无语,要不是老婆使劲拾掇着哪可能有这移民的事,也就不会遇上这倒霉的车祸了。

  移民海外可以说是袁毅心中永远的一根刺,移个民把自己老婆给弄没了,孩子也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得不偿失啊!

  张亚芳昨天参加追悼会后倒是依旧热心的找到他,表示新西兰那边依旧会给他留个工作岗位,以那边的高收入绝对可以满足他养家的要求,甚至还邀请他下周一起返回新西兰。

  “先进屋吧,我这边回头找下以前教过的学生,看看哪些开了设计公司的还需要人不。”

  袁毅拎起脚边的塑料袋起身说到,但他心知这无非是个安慰性的愿景,常年待在校园讲台脱离一线市场已久,即便是去了也怕是无法胜任,到时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又是何必。

  袁毅有点痛恨自己的“不学无术”,妻子生前老是戏称自己就像是清朝的八旗子弟,每日闲来就知道遛狗逗鸟、摆弄文玩,诸如开设培训班赚钱的正紧事儿却是丝毫不去努力。

  没见那些开了培训班的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袁毅已经没了编制和岗位,去开培训班这条路也基本是没了机会,这年头哪个学校附近不是遍布着各种培训班,他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哪可能有他的立足之地哦。

  去那些培训机构帮别人打工?

  不是不可以,但那能赚几个钱?相比同样是给培训机构打工,哪能和人家张亚芳应承的收入媲美?

  随着思绪地展开,袁毅越发地踌躇起来。

  ~~~~~~~~~~~~~~~~~~~~~~~~~~~~

  一周后,袁毅父子再次登上了飞赴新西兰的航班。

  离开国内有利于孩子早日从丧母的悲伤情绪走出,再者妻子生前就力主要送孩子去国外学习和生活,这也算是完成亡妻的遗愿吧。

  这次袁毅坚决不要刘云开车相送,带着儿子乘坐大巴早早到了机场等着与张亚芳汇合。

  张亚芳在国内的事情已经办完,国内几大城市都已成功设立招生代理,接下来就只要待在新西兰一心一头进行课程设置了。

  一路上张亚芳详细向袁毅介绍了她所创办的亚芳国际英语培训公司,概括的说就是在达尼丁这边招聘老师,通过在线视频的教学方式教国内的孩子进行英语听说。

  聊了一段时间后,袁毅发现张亚芳在对孩子培养的观念上居然和自己有着相同的认识,都认为现在的孩子压力太大,家长最需要关心的不是要让孩子学多少,而是怎么才能让孩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

  “或许我们能把它办成一个空中的巴学园,“张亚芳一谈起自己的理想就根本停不下来,”你看啊,现在咱们机构主要培训的是英语,以后还要把新西兰学校里的特色模块导入进来,也算是给国内的孩子打开一扇窗,让他们体会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

  袁毅完全没想到面前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女人居然有着如此美妙的理想,而且这理想的施舍说起来就跟玩儿似的,就像她说的,“我给孩子灌输的观念就是得到什么并不重要,而是你勇敢地去尝试了。”

  “如今你带着你的孩子跨越半个地球来到这遥远的南端,不同的风景、不一样的文化、想象不到的食物、身周不会说中文的朋友......是不是想想就带劲?”

  的确,来到一个完全迥异的陌生国家工作生活,或许最后还是要两手空空的回去,看似什么都没得到,但这一路经历的酸甜苦辣、快乐悲伤又何尝不是一份收获。

  有了张亚芳这位“前辈”的带领,这次袁毅父子俩再也无需顾忌地进行着入境、安检、转机等系列流程,一路顺风顺水的到达了目的地达尼丁。

  来接他们的是张亚芳的先生牛轲廉,一位白白净净有些虚胖的中年人,他就在达尼丁那家世界著名的吉百利巧克力工厂工作,专门为前来工厂参观的华人旅游者进行中文解说工作。

  “袁毅兄弟,欢迎来到达尼丁,等收拾好了再孩子来我上班的地方转转,保证是一次刺激而又精彩的旅程,尤其对小朋友而言,巧克力之旅绝对具有独特的教育意义,充满乐趣还能品尝到爽口的巧克力!”

  牛轲廉很是健谈,估计也是受他的工作影响一见面就吧啦吧啦地介绍起来。

  “叔叔,您那应该就是传说中有巧克力瀑布的地方吧?”

  一路上一直不怎么言语的袁月出声问到,这让袁毅心中多少有了些欣慰,看来儿子也将慢慢走出母亲去世的阴霾了。

  “哇噢!小朋友真棒,居然还知道我们那的巧克力瀑布,能告诉叔叔你的名字?”

  “嗯,叔叔好,我叫袁月,月亮的月。”

  “一看就是个乖孩子,我能保证等你去了学校一定会大受欢迎,尤其是那些金发碧眼的小女生,估计她们都要抢着来和你做朋友呢。”

  “可我还不会英语呢...”

  “哈哈...哈哈...”

  袁月的脸色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是听说有女生要和他做朋友还是真的想起了自己不会说英语的短板。

  笑闹了一阵,牛轲廉领着几人出了航站楼上车,一直把袁毅父子送到了住所,约好明天过来陪着去学校报道后才调转车头告辞而去。

  钥匙一早被牛轲联从钟医生那里带了过来,袁毅熟门熟路地来到9号房门前站定。

  钥匙插入锁孔旋转半圈,“啪嗒”一声将门推开。

  陌生中又带了点熟悉感的房间里依旧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个大大的旅行箱,床上、桌上还散落着那天匆匆忙忙没来得及收拾的衣物。

  “爸...”

  袁月伸手抱住了袁毅的腰身,脑袋径直埋在了袁毅的身上,看样子是又想起那天听闻母亲噩耗的情景。

  “乖...儿子,咱们不哭...”

  袁毅拍拍儿子因为啜泣而抖动的肩膀柔声劝慰到,“妈妈去了天堂,会一直关注和保佑我们的。”

  “嗯...我知道。”

  “仔,去和爷爷外公他们报个平安吧。”

  “嗯,我这就去。”

  看着儿子与国内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一微信联系,袁毅心中叹息着孩子的听话懂事,继续收拣起那天没收拾完的行李。

  看着眼前一件件的衣物,不由忆起老婆拉着他在网络上四处选购的情景,“冲锋衣这个最适用了,听说那边一下雨就伴随着大风,打伞不好使...”

  “别管那些洋人冬天还穿短裤的传说,他们身上毛多又天天吃肉,咱身体底子没他们好,你们俩到时候乖乖地给我穿上这些秋裤...”

  “听说新西兰学校都是要穿校服的,但也不能不准备些其他衣服吧,咱们仔那么帅,不穿得漂亮点怎么勾引那些小洋妞呢?”

  “喂,我说你可要帮我盯着点,不是漂亮的可不能要,起码也得是金发碧眼像电影里小童星的那种。”

  ......

  “爸爸,咱们要在这住多久?”袁月在报了平安后也加入了进来,一边帮着叠衣服一边问到。

  “可能要一阵子呢,怎么了?”

  “咱们能不能有大房子呢?有了大房子就可以叫爷爷奶妈、外公外婆和小姨一起过来啦。”

  “嗯,这个可以有!等安顿下来了咱们就去买大房子!”

  国内的房子在他们第一次过来时就已经卖掉,加上平时的积蓄一共有两百三十万早就转到了张亚芳的户头上,只等袁毅到了这边办好银行账户就可以转过来。

  按张亚芳所介绍的达尼丁二手房市场来看,有个40万纽币就能买栋不错的房子了。

  有房才有家,这是华人不管走到世界哪个角落都会秉承的祖传意志,仿佛是融入血脉中一般的永远沉淀。儿子在说起买大房子时那眼中闪过的光彩袁毅看得很清楚,那是一种叫做对家对亲情期盼的神采。

  买!

  必须买,还必须是大房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