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29-30章 房子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58 2018-08-17 12:05:00

  大汗淋漓的感觉很爽,哪怕是每跑上一个来回就得撑着双膝弯着腰大口喘气。

  袁毅知道这是因为太久没有运动的缘故,再加上他这三十多岁的老胳膊老腿实在是一下子负担不了如此“高强度”的折磨。

  “今个就到这吧,我看你的体能是没法再踢下去了,别一下子太狠了弄伤自己可就麻烦了。”

  中途休息的时候钟晨走过来坐在袁毅身边喝着水,看着几个体力充沛的年轻人感叹到。

  “是啊,想当年...”

  袁毅一下没忍住感叹了起来,只是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想法还是让他适时的住了口,只能是摇头傻笑。

  “瞧瞧你儿子,这么久了还跑得那么欢,知足了吧,哈哈!”

  “嗯嗯,咱们中国人就是望子成龙,为了这小子我都折腾来了这不还是只能认了。”

  望着场地上依旧欢快蹦达着的儿子,袁毅眼中涌起柔意,要是老婆能看到眼前着一幕该多好啊。

  “听张亚芳说你已经买了车?接下来还要不要考虑房子?咱们的韩队长老婆就是专门做这行的。”

  钟晨指着另外一头喝着水的韩松,“有想法的话我帮你介绍一下,上次好像听他老婆说手头有几套不错的房源。”

  “那感情好啊,我正琢磨着这事呢,习惯了国人的思绪,还是有套自己的房子才有家的感觉。”

  韩松很快被钟晨叫了过来,说起房源的事情也是头头是道。

  “袁哥你放心,队里钟队医他们几个的房子都是在我老婆手上过的,我肯定让她把房子的优缺点一五一十地都给你讲明白,绝对没有藏着掖着的玩意。”

  韩松秉承着东北人惯有的直爽,问清楚了袁毅对房子的要求当场就摸出电话给老婆打了过去。

  “袁哥,明天上午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我过来接你去看看房子,有朋友的话也可以一起叫来帮着参考?”

  “行,没问题。”

  袁毅心中暗喜,没想到房子的事这么快就能有着落了,而且就目前接触的来看,韩松这伙计还是蛮靠谱的模样。

  休息结束后袁毅没上场再踢却也是一直坐在一边看着大伙踢,时不时还就场上形式给出点建议,活脱脱一个场外教练模式。

  “嘿,今个感觉真不错,待我多提几次就能把体力拉回来了!”

  返家途中,袁毅坐在车上享受着窗外吹进来的凉风踌躇满志地说道。

  “我看你今天踢得也还不错,几脚传球可以看出当年的脚下功夫。”

  “哈哈,钟叔叔,你又在说当年,我爸爸最不喜欢说当年这个字眼,总说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越发的老哦。”

  “哈哈...”

  一车皆欢。

  第二天一早,袁毅拖着浑身酸痛的躯体努力地爬起了床,看来久不运动的身体反应还是很强烈的,他不由得稍微有些后悔,早知道就约人家下午再去看房了。

  吃完早饭,韩松的车也找了过来,等上车一看除了副驾驶座位上一位微胖的靓丽女子外居然钟晨也陪着一起。

  “听钟医生说你妹在这也没什么熟人朋友的,正好他早上没约病人,就拉着他一起过来帮你参考参考,咱们中国人心里买房子可是件大事。”

  “...谢谢...”

  袁毅此刻除了感激哪还说得出什么,在国内他也接触过一些买卖房产的人,哪有想着这样处处为客户考虑的?或者这正是体现了海外华人一家亲的说法。

  “你好,袁先生,我是小婷。”

  副驾驶座的那位靓丽女子此时也侧身转头过来和袁毅打着招呼。

  “嗨,你好。”

  袁毅可没好意思直接就称呼人家小婷,那样未免显得太唐突了。

  “袁哥,这是我家总管大人,每到周末我就直接降级成了她的专职司机,嘿嘿。”

  “就你贫,还不赶紧开车,早上可要看三处房呢。”

  “诶,得令,走勒!”

  车辆快速行驶着,车里的小婷抓紧时间给袁毅介绍着即将前去查看的房源特点。

  “听钟医生和亚芳姐他们说你们是移民过来打算长待的,一般来说家里有小朋友的肯定都会为孩子多考虑一些,所以我给您推荐的这三处房源都是在高中附近的。”

  袁毅不得不赞叹对方的专业与细心,估计昨天一晚上这背后的功课没少做。

  “三处房源分别是在山上、海边、市中心,都是近年来重新翻新过的,绝对不是常见的那种表层都是木质结构的...”

  “重新翻新的?老房子?那产权?”

  听见袁毅接连的三个疑问,小婷明白眼前这位应该是对新西兰的房产没太多了解,遂就系统地讲解了一遍。

  新西兰的房子大致分成四类,第一类是公寓楼,和国内的公寓楼没什么区别,差别在于公寓楼的产权和国内不同。

  产权分为lease hold和free hold,lease hold是指房主不拥有公寓的土地产权,这种房子通常很便宜,而free hold的房主是拥有999年的产权。相对来说公寓楼相对便宜,但要缴纳数额不小的物业费。

  第二类叫做town house,价格中等,房子很密度很大。

  这种就像是大号的公寓,房子也不是完全独立的,有点像国内所谓的联排别墅。大部分是那种三层的房子,一到三层分别是车库、客厅和卧室,这种房子一般也是999年的产权,大部分也是要缴纳物业费。

  第三类叫做house,就是国内所说的大别墅。这种房子在新西兰是很普遍的,只是没有国内的大别墅显得那么鹤立鸡群。

  但house分为cross lease和free hold,前者是指房子的土地是几家分享的并不是一家独占的,而后者就是拥有领海,领土,领空的999年产权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房子。

  第四类就是lifestyle,直接翻译过来就叫做“生活方式”,从名称来看这已经不是房子了,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这种在中国来讲就是大地主,可能方圆十几亩地都是他家的领土,房主可以在他的“生活方式”上红尘做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但这种房子一般位于极远的郊区,方圆几里范围只有一户人家,想起来却也挺瘆人的。

  ~~~~~~~

  选择哪种房子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各有优缺点。

  公寓房价格相对便宜,没有花园,活动范围较小,但会比较便利,一般位于市区或者中心地段。

  多了一笔物业费等开支倒还好,最麻烦的则是因为新西兰的多雨特性使很多公寓都存在漏水风险。

  新西兰的规定是一旦公寓楼发生漏水情况则是所有业主都要共同承担维修费用,而不幸的是在这边公寓楼漏水要花费巨款,所以小婷根本就不打算给袁毅推荐公寓。

  另外那Lifestyle虽然可以策马奔腾、潇潇洒洒,但其位置大多处于偏远乡村,不说价格不菲且交通不便,尤其不方便有袁月这样上学年纪的孩子家庭,自然也没有得到小婷的推荐。

  相对来说house这种房子还是比较适合袁毅父子,这种在新西兰最为普遍的类型虽然说价格较贵,但胜在独门独院比较自由,哪怕不在市中心也不会太远。

  至于先前说到的房子材质?

  这边和国内大不一样,在新西兰一般只有公寓楼是钢筋混凝土的,其他房子都是些木头框架。虽然有些房子外墙是砖或者水泥板,但其内部仍然是木质结构。

  实际上外层用砖或水泥铺设上一层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房子了,比起完全由木板甚至用石膏涂抹的外墙可要好的多,那种房子别说保温、隔音,就是天降大雨都有较大的漏水风险,用小婷的话来说就是千万不要去买就好。

  最后就是买房的流程。

  新西兰买房分两种方式,一种是议价,一种是拍卖。

  议价不是简单的谈价,空口无凭,讨价还价都是写在纸面上的,一旦达成协议,就直接成交。而拍卖就是大家出价,价高者得。

  无论哪种形式成交后的所有交易流程都必须通过律师来做,包括房款都是通过律师的信托账户来付,在律师的监督下肯定也不可能存在一房多卖等狗血的事情。

  一般是成交当天付百分之十的定金,房屋交割当天付尾款,交割之后,房子就归你了。

  说来也好玩,这边的税费按照房子的土地所有权来交纳,如果土地是属于你的则只需要每年交纳地税,也就是所谓的房产税,费用按拥有土地大小不等,平均在2-4千纽币一年。

  如果土地不属于你,那就和国内一样要缴纳房产税、契税、印花税、交易税了。

  “这边就是了,咱们从海边的看起。”

  还沉浸在消化房屋信息中的袁毅就突然被小婷话语惊醒,这才发现车已经在一条绿树成荫的道边停靠了下来。

  举目望去,一栋栋小屋尖顶在舞动的树梢间露了出来,红的、蓝的、灰的……

  时不时能看见海鸥在空中盘旋飞舞,间或发现什么目标似得从高处急冲而下瞬间失去了踪迹。

  “爸爸,这的房子会不会天天都要清扫鸟粪啊?”

  一行几人顿时都被袁月的话语给逗乐,钟晨干脆逗着他说可以下个套子来抓鸟做烧烤,洒上点孜然、辣椒面什么的别提有多美味。

  直到后来看袁月有些当真的神情钟晨才赶紧解释了这边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规定,别说有意捕杀海鸥,就连路边被汽车撞死的野鸭、野兔都不允许捡回去食用,否则等待的则是巨额的罚款。

  “怪不得超市里出来没见着有鸭子买了,这要是想吃了该怎么办呢?”

  “最简单的就是坐飞机回国大吃特吃罗。”

  “好吧,当我没问……”

  几人笑着边聊边走,在小婷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刷着淡蓝色外墙,灰色屋顶的两层楼房院门前。

  “就这了,”小婷从挎包里找到钥匙扭开锁,“来,随便看。”

  从院门进去就是一片约莫2、30平米的草坪,从墙角处冒出的参差不齐草叶来看应该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

  “欧欧...”

  正打量着院落的情况,就看见一只海鸥飞来落在了院墙上,侧着眼看着几人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

  “爸爸,我能不能给它点东西吃?”

  袁月看见这白乎乎的萌鸟儿顿时生出想要亲近的意思,从包里摸出面包圈揪下一块攥在手里问到。

  “喂呗,就是要注意你的动作,别东西没喂成倒是把它给吓跑了。”

  袁毅生性也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对儿子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也不以为意,难得能找到点乐趣何必纠结那么多。

  袁月很聪明,没有使用抡手臂的大动作,将那块面包掐在手指间,然后一扣一曲再一弹,那面包就划着一道柔柔的弧度飞了过去。

  那海鸥倒也真的不怕人,也不知是怎么辨别出这飞过来的就是吃食,一股脑的就滑翔着跃下墙头,等再见时已是将那面包块叼在了长嘴中。

  “哇,又来了又来了!”

  随着袁月的兴奋惊呼,空中又传来一阵翅膀扇动空气声音,几道白色身影迅捷降落着抢啄着先前那只海鸥嘴上的食物。

  “喔噢!别抢别抢,都有份!”

  袁月赶紧着又揪了几块面包下来洒了出去。

  之后是时间里,袁月根本就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直到袁毅几人从里间逛了一圈出来后还依旧在和海鸥们闹腾着,只是鸟儿依旧从开始的三两只发展成了一群,空中、墙头、屋顶、草地到处都是。

  “喜欢这房子?”

  袁毅走过来蹲在玩得不亦乐乎的儿子身旁问到。

  “我只是喜欢逗这海鸥,但要我天天这么喂就算不穷死也要被你给骂死了!”

  “哈哈...哈哈!”

  孩童的言语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好不容易等袁月掐完了手上的面包才在小婷的招呼下鱼贯而出。

  “咱们不急着评判,等看全了三处房源再说。”

  等众人都上车后,小婷在副驾驶位上回过身朝着袁毅建议到,“接着的市区那套地理位置不错,去学校、超市、商业街都不远,步行足够能搞定。”

  “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这套更感兴趣了。”

  袁毅满眼的憧憬,刚刚这海边的房子他就已经觉得蛮不错了。

  有草坪院子、有不怕人的海鸥、两层楼的屋子功能齐全,要不是还有别的选择,估计都可以定下这套了。

哦罗罗

感谢朋友们的点击、收藏、推荐、打赏!感谢支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