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43章 好朋友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40 2018-09-12 12:00:00

  临别时,乔治让朱莉翻译给袁毅父子学好英语的四点要求。

  一、每天都需要学会几个新单词;二、尽量多找机会和本地人说英语;三、看英语电影和DVD;四、要有自信。

  乔治尤其提到了第四点的重要性,按他所观察来自亚洲的人们大都很内敛、害羞,不自信,而着恰恰是语言学习的最大障碍。

  “步用淡心,语言什么时候穴起来都步往。”

  朱莉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发音问题受人嘲笑,“我指到我的汉鱼发音优温体,倒是我布怕,降多了究会好的。”

  “Nice.”

  袁毅也尝试着用刚刚学到的英语来回应,管它对不对,总不能在个姑娘面前露怯了吧。

  “Wow,very good!”

  “哈啊!”

  从那天起,热情的朱莉成了袁毅俩父子的好朋友,熟悉之后才知道人家朱莉租住的房子正好就在袁月学校的对面,怪不得那天能正好遇上。

  “ In a few days is the Good Friday,Would you like to join me in the activity?”

  袁毅与儿子对视里一眼都面露难色的摇摇头,“too long ,we can't understand.”

  朱莉说的这番话有些太长,里面什么day啊、you啊、like还能明白,但对于整个句子来说全然无济于事。

  哪怕朱莉再减慢了语速重复了一遍也依旧没什么起色,毕竟这两父子的单词量实在太少,直到人家用汉语来了一遍才让两人明白过几天又是个节假日,名为耶稣受难日,人家正邀请和她一起参加活动呢。

  “朱莉姐姐,Oh,Julie sister,we like to with you.”

  袁月立马大声应到,全然没有了对英语的胆怯之情。

  “Aha,so good! You should say:I want to go with you.”

  朱莉先是对袁月大胆使用英语的行为进行了由衷的称赞,然后再很是耐心地纠正着句子中的错误说法,那柔声细语的模样绝对是孩子心目中的好老师、好朋友。

  看着儿子甘之如饴的笑声,袁毅心中忽地有了个想法。

  自己那房子还有足够多的空余房间,如果能租给在这边上大学的洋学生岂不是既能赚些房租贴补家用,又能增加与洋人接触锻炼口语与听力的机会!

  嗯,赶明儿把空着的那几间屋子收拾一下先,回头再请教一下小婷要怎么招租,一旦找到合适的人选就租出去,只要价钱低点还怕没人人找上门?

  接下来的日子里,袁毅每天早上送了儿子去上学就是倒弄午餐的外卖,再利用下午那么点点时间整理空余屋子,等接送了孩子参加完体育比赛后随便吃个披萨就急匆匆赶往老年俱乐部。

  本来按袁月的想法是不想跟着老爸混迹在一堆老年人当中的,毕竟他这年纪相差得也太大有些不得劲,就是袁毅在里面都显得多少有些不协调。

  还有就是老年俱乐部里教授的课程内容对于袁月来说有点浅,在学校里可以说是时刻泡在英语环境中,上课、玩闹比赛都只能用英语,更别说学校还每天都安排专门的老师来给他们几个华裔孩子补习英语。

  说实在话,袁月最缺乏的是单词量和语法而不是听说英语的环境。

  但碍于新西兰的法规,不满14岁的儿童不允许单独留在家里,无奈的袁月也只能天天撅着嘴巴跟着过来,好在有熟悉的朱莉姐姐在,一进到俱乐部他就丢开了老爸跟在了朱莉的身边。

  就这样,在新西兰原本休闲的日子开始变得有些忙碌,随着袁毅口语水平的逐步提高,那些空置屋子也被他修葺得有些模样了。

  “诶,儿子,加吧劲儿抬高点。”

  “明明是床腿被别住了,还瞎使劲,爸爸,我发现你越来越笨了!”

  “你小子是皮痒了?怎么和你老爸说话的呢?”

  “嘻嘻,在这你可不敢打我,虐待儿童小心被遣返哦。”

  ......

  华人群里几个和袁毅比较熟的知道他打算出租房间,很是热心地把自家一些闲置老旧的家具送给了袁毅,除了些搬运费用外分文不取。

  于是乎,在袁毅又念叨了老半天的海外华人一家亲后,家里院子里就多出了好几件大家伙。

  还别说,这些不知道经手了多少主人的老家具还真是别有风味,古朴的样式、斑驳的油漆,落在袁毅这个从事艺术工作的人眼中犹如发现瑰宝一般。

  最后,这些原本用于出租屋的老家具都被搬进了袁毅自己住的房间里。

  “爸,你把那些空屋收拾的那么好是有客人要来吗?”

  “才不是呢,”袁毅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这家伙非要挤过来感受一下老家具的味道,“我是想把楼下那些屋子租出去,这么大的房子就咱俩住人气不旺,以其空置在那不如租出去赚点钱的好。”

  “好吔,不如我们叫朱莉姐姐到我们这来住吧?”

  看着儿子将眼睛睁得老大的那股兴奋劲袁毅不禁莞尔,“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等在这了?还假装故意问我是不是有客人来,古灵精怪的。”

  “嘻嘻,还是老爸利害,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这一段时间里,袁月一到俱乐部都会像跟屁虫一样在追朱莉身边,时间久了,一些该知道和不该知道的事都落入了这个小屁孩的耳中。

  下个月朱莉有可能不会再来俱乐部了,因为她的房东通知她打算重新装修房子。虽然说房东已是按照规定提前四周时间告知了朱莉,但在如今学年中期想要找到合适的房子是件颇为困难的事情。

  达尼丁可以说是座被奥塔哥大学撑起来的城市,围绕着奥塔哥大学周边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各种出租屋,一般来说每年的1-2月开学期间是出租屋交易最为火热的时期。

  这边学生都是按照学年的时间段提前寻好房源一签就是一年的租期,像现在这4月份的时候除了那些条件比较差的房源外哪还找得到心仪的住处。

  虽说朱莉也是签了一年的租约,但无奈签约时就已有注明有可能要对房屋进行修葺随时会中止合同,正因为此当时的房租价格也比周围房源要低得多,朱莉看在价格的份上也就没太在意以后可能遭遇的麻烦,当地人的作派她也是清楚的很,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一件事计划计划着就没了也不一定。

  谁知道现在是正的要搬家了,人家房东提前一个月告知她要另外找房的举动也算的上是仁义了,只是这个时段上哪有什么好房源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