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56-57章 菜鸟班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117 2018-09-29 10:26:12

  袁毅很是满意自己的划算,要不是现在儿子正睡得香,他都想马上再去一趟步行街把东西买了。

  嗯,还得选个收件人!

  费用方面可以由自己付,反正也没多少钱的事,只当是为自己的代购打个广告、博个好名声了。

  思忖及此,袁毅随即点开代购群将自己的打算发布了出去。

  “选我选我,我皮糙肉厚就是假货我也不怕!保证事后不找袁老板的麻烦。”

  “拉倒吧你,人家袁老板自己掏钱给咱们铺路,你还会想到事后?”

  “不是不是,我就是表示我绝对不会...唉,这话要怎么说来着?”

  “楼上话都说不清楚,还是选我把,袁老板之前说的那些绵羊油、蜂胶皂、羊胎素我这都有,全部都是袁老板在达尼定正规药房代购过来的,用来做标本绝对没问题。”

  那位昵称为“年年28”的群友一番话说出来即刻受到大家赞同,之后虽然也有不少人有着同样的条件但无奈说得晚了,最终这个实验的人选就落在了“年年28”的头上。

  “我有个建议,如果这批货验收为正品我就按价付款,当然袁老板那百分之十也不会少,但万一有问题的话咱们是不是一起把这费用给摊了?人家袁老板也不容易,毕竟这也是为了咱们忙乎,是不是?”

  “年年28”感谢大家的礼让后随即又打了一段话出来,又是引发一片赞同声音。

  “没问题,这个主意好!”

  “嗯嗯,我也没问题,之前我孩子担心人家袁老板这下要亏大了,起码要十多单业务才赚得回来。”

  “咱们群里这么多人,虽然不一定人人都有参与的心思,但起码买过东西的亲们应该意思意思吧。”

  “我是朋友介绍来的进群不久,但我也愿意表达我的一份心意。”

  ......

  事情发展到最后演变成了现场红包雨的形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红包在群里飘扬,袁毅发誓他绝对从来就没看过如此疯狂的场景,而且全部都是指名道姓给他的!

  说实话,袁毅感觉这怎么看都像是灾区人民在接受捐款的架势?

  “首先我袁毅在这要感谢大家的厚爱,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另外还请大伙别激动,诸位的红包我还是先不收了,万一这货是真的到时候我退起款来都头大,一切等有了定论再说吧。”

  袁毅的心里是真的感觉很是温暖与骄傲,做生意能做到如此感觉也是没谁了。

  没理会群里的吵闹,袁毅以时间不早了要给孩子做饭为藉口与众人告别,留下满地的红包不带走一片云彩。

  “嗨,袁哥,咱们买了烧烤食材,晚上一起哦!”

  刚刚搞定代购群这边,随着房门被推开一道有些熟悉的汉语声音响了起来。

  “呃...喔...”

  袁毅有些懵,先前在车上这丫头还和自己浑身不对付的样子,现在咋又如此热情了?

  张晨见袁毅没当场拒绝自然是有些开心,她还真怕不被待见的尴尬,“咱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好歹是同胞啊,我们几个最早是和朱莉在一块住的也是熟的很。”

  “我这边事先也不知道,都已经准备好了晚餐的...”

  “袁先生,没关系的,准备好了也可以一起的嘛,”跟着一起进来的朱莉赶紧把话头接了过来。

  “就是就是,我们一起一起!”

  后面跟过来的詹妮和琳达也一齐附和,让袁毅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晚餐吃得很和谐,绝对管够的各式烧烤与点缀着红黄绿色的蛋炒饭构成了旅舍里奇妙的中西合璧。

  “袁哥你知道吗,我已经有半年没吃到过这么地道的扬州炒饭了!”

  张晨使劲将嘴里塞得满满的炒饭给咽下去感叹到。

  这边袁毅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那边的朱莉就接上话了。

  “想吃还不容易?回头搬来和我一起住不就解决了?”

  “嗯?你住的地方还提供蛋炒饭?”

  张晨假装不解的问到,那满脸无辜的神情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

  “嘻嘻,我现在住的就是袁先生那,那还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

  袁毅对这位洋妹子居然能如此熟练使用汉语也是颇感新奇,回头却是开始划算着真能把空着的屋子租出去又该有多少收益。

  “那感情好,等回去也差不多月底了,那我就搬过来?”

  张晨打蛇随棍上的技能运用非常娴熟,说完了还用有些俏皮可爱的眼神瞧向袁毅,惹得朱莉她们一阵偷笑。

  “要不等回达尼丁了再去我那看看,屋子是挺宽敞,就是家具都是旧的……”

  袁毅心里对那些收捡来的免费家具还是有些没底,也不知道朱莉有没有透露有关租金的事情。

  “旧家具没问题,只要能用谁管他是新是旧,关键是袁哥能不能时常帮我们做顿好吃的,你是不知道那些华人餐厅里随随便便一盘菜都是2、30刀,我一个学生哪吃得起啊!”

  说着那张晨的眼眶中似乎都有雾气弥漫出来。

  “呃...这个问题也不是太大,周末空闲时候咱们可以聚在一起做点。”

  袁毅倒是知道新西兰这边的寄宿家庭就是除了租房还要提供一日三餐的形式,问题是自己这只是纯粹的租房,自然是不可能每天提供吃食,他可是没这个时间和经历来应付。

  “OK!袁哥你这说得我现在就想回去搬家了,话说您是什么菜都能做吗?当然我指的是咱们中国常见的那些菜式。”

  袁毅发现这张晨简直就是个吃货,谈到吃起来完全没有了作为女孩子的丝毫矜持,看她这样子哪还有先前坐大巴时和自己莫名怼着的样子,没看见都用上了“您”这个敬语。

  “嗯,家常菜都没问题,就怕这边超市里没有咱们习惯的食材和配料。”

  “放心吧您呐,达尼丁有好几家华人开的超市,里面都是些咱们中国人爱吃的玩意,到时候我负责采购回来就好。”

  “那行,具体情况到时候再说,这烤肉凉了,我再拿去加工加工。”

  ~~~~~~~~~

  出于“捡到”张晨这个租客的惊喜,袁毅感觉这次来滑雪也算是来对了,一高兴就决定陪着儿子一起参加正式的滑雪体验,钱赚了就是要拿来用的,何况多了份房租怎么着也有余力享受享受了。

  当晚,袁毅慎重参考了几女的建议,再结合网络上查询的一些国内游客经历最后选择了卡德罗纳滑雪场的“菜鸟变英雄、零基础一日滑雪训练课”。

  这种培训套餐只比自由滑雪多了200刀,要知道他们俩人光是雪场到酒店的来回大巴以及雪山缆车的费用就差不多要300刀,滑雪服饰和器具租用费还得另算。

  而这种培训套餐除去4个半小时的滑雪课外,大巴、缆车、滑雪服饰、器具应有尽有,甚至最后还赠送一双全新的滑雪手套,可以说这是最适合两手空空跑来玩雪的他们了。

  卡德罗纳滑雪场地处皇后镇和瓦纳卡湖之间,从皇后镇过去大约58公里,差不多1小时的车程。

  卡德罗纳滑雪场是新西兰排名第一的滑雪场,也是世界顶级的娱乐休闲、阖家欢乐的滑雪天堂。这里还有南半球最大的滑雪地形公园,滑道两旁的风景美奂绝伦。

  最美滑雪景观道之一的“天际线”(Skyline),下滑时往右侧望去,群山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地方裸露出层层褶皱,山沟一直延伸向《指环王》的拍摄地箭镇,远处蓝宝石般的瓦卡蒂普湖在山脚探出一角。延至峰顶的雪道还可以纵览瓦纳卡湖至皇后镇的壮丽景色!

  卡德罗纳滑雪场对于中国人来讲,特别是英文不太好的中国人一定是首选。因为这里有十几名讲中文的教练,无论是零基础还是略有接触的初学者去滑雪,在熟悉的语言环境下总是更有安全感的。

  另外卡德罗纳滑雪场针对不同的游客提供不同的套票,从零基础到初、中级,甚至高手的套票应有尽有,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

  可以说,无论是想单纯地体验滑雪的乐趣,还是想要玩转雪场,欣赏美景,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选择。更让人觉得方便的是,滑雪场提供从皇后镇酒店的接送,不用担心交通问题。

  早上7点,还不怎么亮堂的皇后镇就已经显得有些繁忙了。此刻跑在路上的几乎每一辆小车都安上了车顶架,固定着雪具,一辆辆滑雪大巴刚刚从山上下来,停在各大酒店等候着前往雪场的滑雪爱好者。

  等不多久乘客就已经到齐,大巴开动后没转两个弯就停在了镇边一个桥头。这桥大约7、80米的样子,不算短的桥面却是非常窄,仅容一车通行而无法错车。

  正因为此,这里才设置了皇后镇唯一的一处红绿灯,就是为了确保桥面交通顺畅,指挥桥梁两端来车的先后通过。

  看到红绿灯,袁毅也想到昨日身为路人所受到车辆的“尊重”。只要是步行过路口,车辆都会减速甚至停车等候,无需红灯也没有交警,全靠自觉。

  走在这样的路上,听不到鸣笛和急刹车的声音。一方面是驾驶者有较高的礼让行人的意识,另一方面,需要以行人们也会留意路上车辆情况,尽量不干扰正常的车辆行驶。

  “爸爸,这边马路还会关门的吗?”

  过桥后大巴驶上狭窄山路,在山脚下经过一处低矮的栅栏门时袁月的好奇心又起来了。

  “应该是吧,上面不是有写着关闭的时间?”

  袁毅说着就将目光投向过道另外一边的朱莉,这样的问题还是需要她们本国人来解释。

  “这门不是针对我们而设的,主要是为了保护动物。到了夜间,栅栏门就会关闭。因为这路仅通向滑雪场,预防野生动物误入,对于保护车辆安全和动物本身都有好处。”

  “但那些动物就不会从门旁边过去?”

  “应该也会吧,但毕竟两边有积雪不那么好走……”

  朱莉感觉自己有些编不下去了,的确是没听说过野生动物们还会遵守交通管制的。

  “我知道我知道,实际上这门就是为了阻止车辆在夜间进入的,因为很多动物都是在晚上才跑出来活动,而且它们也的确不懂什么交通规则,乱穿马路的时候看见有汽车过来也只会待在原地……”

  詹妮的解释貌似还蛮靠谱,但依旧无法满足袁月这小脑袋瓜里五花八门的想法。

  “詹妮姐姐,为什么那些动物们看见车过来就待那不动了呢?那是不是有点太笨了啊?”

  “嘿嘿,我想应该是它们被吓着了,你想啊,黑乎乎的夜晚突然就看见庞大的怪物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跑了过来,还有那车灯射出的雪亮光柱,它们不就只能浑身颤抖祈祷上帝嘛。”

  “噢上帝,詹妮你不去做老师真是屈才了,这样的说辞居然能掰得出来。”

  “嘻嘻,我可不是瞎掰,不信你网上查去……”

  上山的道路还算平坦,但是弯道很多,坡度也较大,使得大巴车不停吼叫着跑得不快。

  这种路况下四驱车和柴油车会比较占优势,一路上看到雪场派出来的大巴也都是奔驰卡车底盘基础上的大轿子车,足以应付比这更险峻的路段。

  再过了大约50来分钟,大巴终于到了达了滑雪场。由于现阶段是中小学放假时段,而且天气持续晴好非常适合滑雪,停车场上已停满了大小车辆,据说仅袁毅他们所住的那片地区就已经发了8辆大巴过来了。

  “爸爸,Zero to Hero,有没有发现这单词的变化?他们英语也真有意思,换了一个字母的意义居然就截然相反了。”

  一下车,袁月指着停车场上树立的广告牌说到。

  “我们买的就是这个菜鸟变英雄套餐,现在咱们都还是个Zero,等晚上回来看看能不能成为Hero哦!”

  “我是肯定要变英雄的,老爸你就不一定喽,哈哈......”

  由于袁毅父子俩是报名参加零基础的课程班,朱莉几个也就把他们领到该班集合点就挥手离去。

  “爸,朱莉她们就这样把我们给放养了?”

  袁月的眼神中还有些不确定,毕竟这白雪皑皑的有点事想找人都找不到。

  “放心吧,一会教练就来了,咱们跟着练就好,等练会了就自己玩儿,别老是想着依赖别人。”

  “嗯,好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