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63-64章 抢才有味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105 2018-10-08 15:12:39

  十点来钟,袁毅带着一大堆的食材回到家时张晨她们已经在同学的帮助下把行李都运了过来,正一个二个在各自的房间里收拾着。

  “爸,姐姐们都到齐了!”

  袁月听见停车的动静早就从屋子里蹦了出来,一边帮着袁毅从车上卸货一边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到,“老爸,嘻嘻,咱们能不能收留个狗狗啊?”

  “嗯?!!”

  袁毅诧异地看向儿子,自家娃的秉性他自然清楚,八成是已经从哪弄了只小狗来吧!

  “行不行嘛...”

  袁月见自己老爸不表态顿时有些急了,把手上提着的东西往地上一放就抱住了袁毅的胳膊,“很可爱的小狗狗哦,黄白相间萌萌的...关键是不要钱,人家送的!”

  靠,你这瓜娃子有这么说话的?好像自己特别贪财、尤其是贪图那些免费...袁毅看了看手中提着的袋子里,那里还正有一杯免费的豆浆...

  在儿子的房间里,一只小奶狗正趴在海绵垫子做的窝里哼哼唧唧,毛色倒还挺好看,除了四肢、脖子、鼻梁和尾巴尖是白色外其他部分都是黄毛,蓬蓬松松的随着微风徐徐飘摆。

  “总不能养在屋里吧?”

  袁毅皱了皱眉头,“回头肯定拉到你满屋子都是。”

  “可是外面那么冷,它还这么小呢。”

  袁月嘟着嘴抱怨到,这么萌的小可爱就算要抱在怀里才好玩嘛,那毛绒绒的蹭在脸上别提有多舒服了。

  “先把它安置在我们厕所吧,等大些了再给它在院子里落脚。”

  “但厕所铺的是地砖会不会也很凉啊?”

  “放心啦,它没你那么娇气,回头我用旧柜子给它做个窝就好。”

  安排好家里的新成员,袁毅提着采购来的食材进了厨房,中午大餐里炖、煮、卤、炒,可有得他忙了。

  好在从开始做午餐外卖起袁毅就在厨房里添加了个燃气灶,否则就凭原先的电灶他还真不确定能按质按量做出这么一桌大菜来。

  先把牛腩分料切块,卤牛肉是这些菜里面最费时间的,不光是卤煮还要进冰箱冷藏一遍才有口感,两个小时不到能不能赶得及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这边牛腩开始在电锅里咕嘟翻滚,另一半的牛腩则是被放进了高压锅。

  袁毅也不去管什么烹饪顺序,反正把料酒和酱油和着花椒、桂皮、五香、八角之类全部放了进去,等气压上来了响个十多二十分钟再放入胡萝卜、土豆即可。

  蒜苗炒肉、红烧鱼块、肉煸青菜梗、西红柿蛋汤......

  饶是这些家常菜在袁毅脑中早已滚瓜烂熟,但到实际操作起来却依旧是闹了个手忙脚乱,没办法,谁让洗菜、择菜、切菜、烧菜全被他一个人包圆了。

  “一、二、三......八!”

  “你是不知道我有多久没坐在八菜一汤的桌前了!”

  张晨的声音激动中带了些感叹,说着说着眼睛都已是微微的有些红了。

  “这就是你们中国的大餐?看起来好漂亮的样子啊!”

  “何止漂亮,还很香的好不好,不过这些真的能吃吗?”

  “能不能吃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哈哈...”

  围在桌边的一共有八位,除了袁毅父子和楼下的四女还有过来帮忙的两个男生,八菜一汤的配置倒是正好合适,绝对不会有吃到半饱就盘碗见底的尴尬场景。

  “詹妮,你确定这些东西能吃?”

  坐在詹妮旁边的小伙子偷问到,他可是没想到过来帮忙搬个家还能遇上如此盛宴,只是桌上拿下稀奇古怪的东西真的有些颠覆他的认知。

  据说那黑乎乎、黏哒哒的玩意是牛肉?

  虽然说与红色的胡萝卜拌在一起还蛮有视觉冲击力,但说是牛肉却怎么都无法相信,就算是加了几倍量的黑胡椒也不能烧成这样啊!

  还有还有,那蹄子一样的玩意?看那分成两撇的蹄瓣,怎么都和New Word超市里专门卖狗食的冰柜上的猪蹄有点相似,问题是...

  “我也不知道,听说中国人是什么都吃的!”

  詹妮小声的回了一句,“要不先试试其它菜,这些古怪的等她们尝了看看反应再说。”

  “呃...你的那个中国同学张夹了!”

  张晨的第一目标就是桌上的红烧猪蹄,肥嫩的肉质已经被焖得红彤彤一片,浓香的汁液包裹在周围在灯光下泛出点点的油光,夹了一块顿时有扑鼻的香味袭来,让她差点就忘记了现在用的是公共餐具。

  好不容易控制着换了自己的餐具,用最快的速度一把叉起再就是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了下去。

  味浓适口,肥而不腻。

  张晨只觉得满满的胶原蛋白融化在自己的口腔,再顺着食道滑落胃里,恍惚间似乎有股暖流从肚中涌起,说不出的舒爽惬意。

  “扑通”

  张晨两三口咬下猪蹄上的皮肉将骨头吐了出来敲击在桌面发出一声脆响,将大都还处于观望当中的众人目光吸引了过来。

  “呃...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还不赶快下手,告诉你们啊,迟了没吃上可别怪我哦!”

  张晨对众人的目光丝毫不以为意,又开始了对第二块猪蹄的征讨,似乎是在应证着一位正宗吃货的的世界里除了美食再没有其他。

  见张晨如此作派,其他人也终于鼓起勇气将矛头对准了那盘闪着奇异油光的猪蹄。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无论是看上去多么怪异的东西有人带头尝试之后就会接着有第二个...桌上这盘猪蹄就是这样,从一开始有些滞销的模式瞬间转变成为了脱销。

  一盘猪蹄用的是两截的材料,分切开来充其量也就8、9块的样子,其中张晨先发制人抢了三块,袁毅父子各啃了两块,剩下的还不够在座的5名老外分。

  于是乎,手快抢到的开始大快朵颐,手慢的那位则只能是无助地环视着桌上众人,眼神中似乎在祈求着谁能分出一杯羹的模样。

  “我要抗议,为什么不采用分餐制,这样就不会有人抢了那么多了!”

  琳达是桌上唯一没尝到猪蹄的悲催娃,看着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哪还不知道自己这亏吃大发了。

  “嘿嘿,咱们吃的是中国菜,自然得按中国饭桌的规矩来了,”抢得最多的张晨搭腔到,“中国菜,就是要抢着吃才有那味!”

  ~~~~~~~~~~~~~

  “抢着吃才有味!”

  袁毅闻言不由得看了张晨一眼,这话貌似好有道理啊!

  记得以前大学读书的时候没什么闲钱,通常是一个月才会约着寝室里的兄弟们到小炒饭馆里撮上一顿,经常是店员才放下盘子就被一群人哄笑着下筷子夹光,真正的手快有手慢无。

  后来随着参加工作手头也越发的宽松了,无论是和同事还是亲朋出来聚餐,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菜肴却总是没了当初的那份感觉。

  果然,菜还是要抢着吃才有味!

  面对众人的疯劲,袁毅和儿子对视一眼也不言语,默默地夹着那些稀有菜色。

  什么叫稀有?首选豆腐、豆泡,再就是空心菜和蒜苗,都是自从来了新西兰就没再吃到过的,四个月没舍得买的东西咋一下摆在了眼前哪还有不拼命下手的道理。

  好在这些菜不像猪蹄的份量那么“少”,等回味完猪蹄美味的众人回过神来之后也都还能捞得上几勺。

  这桌上基本还是按照洋人的习惯分盘而食,有点像是围坐在一起吃自助餐那样,每个盘子里都放了把公用的勺子以便取到自己碗中,然后用刀叉的、用筷子的就随各自的便了。

  袁毅觉得这种中西合璧的就餐方式还挺不错,一来维持了大伙围坐在一起的热闹气氛,再者避免了各自食具在同一盘子里搅来搅去的不卫生。

  虽说作为中国人早就习惯了同在一个盘子里夹菜的这种吃法,但细想之下桌上每人都在无时不刻的进行着唾液交换也是挺尴尬的,据说中国人因为幽门杆菌感染的胃病是世界上最为严重的,极大的可能就在于国人的这种吃饭方式。

  “袁,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软乎乎的是啥吗?我听说你们中国人喜欢吃动物的内脏、脑髓之类,这该不会是猪脑吧?”

  詹妮勺了一瓢豆腐在自己的盘中,应、用叉子轻轻地戳了戳那白花花的东西越发地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豆腐,不是猪脑!”

  袁月反应得挺快,抢在袁毅之前就叫了起来,仿佛这样才能显出他的厉害。

  “嗯,一种豆类制品,这个和那个都是,就是用黄豆磨成粉再进行发酵而成,是中国流传很久的一种美食。”

  张晨这时也从先前猪蹄的争夺中缓过劲来,手中筷子遥指着豆腐与豆泡给桌上的老外们解释着。

  “天呐,你说的是那硬硬的圆圆的黄豆?”

  “真是无法想象,居然能变得如此柔软!”

  “中国人为了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算是服了。”

  “噢噢,你说的那卤水是啥玩意?为什么豆腐就要那个东西来点一点?”

  “我也不懂,反正我们那自古有云: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你这话说的有点深奥...”

  ......

  一番解释之后,弄清楚了桌上各种菜肴来龙去脉的众人终于能放心地埋头苦干起来,好在每盘菜里都放了公勺,否则怕是又要抢到飞起来。

  “噢,天呐,水水!水在哪?我的嘴里快要被烧着了!”

  叫嚷着的是琳达,没抢到猪蹄而心生郁闷的她,瞧见那红白相间的漂亮豆腐就毫不犹豫的吃了一勺又一勺。

  袁毅做的是麻婆豆腐,自然是要放辣椒和花椒的。

  刚开始可能琳达没勺到带有辣椒的部分,但吃的多了自然是无可避免的遇到雷区。要知道这豆腐上撒的可都是四川产的干辣椒丝,那辣劲入口只会越来越猛烈,对于不怎么接触过辣味的洋人无虞就是遭遇了火山喷发般的劫难。

  “不行不行,还是烧得利害,噢,开始发麻了!袁,你是不是在里面下毒了?”

  “哈哈哈...”

  众人看着琳达鼻涕眼泪齐流的凄惨状无一不是捧腹大笑。

  “谁叫你一下吃那么多的?我就稍微尝了一点点,发觉味道独特立马停嘴了。”

  “她口袋是吧豆腐当猪蹄了,别急,这一整盘都归你,咱不和你抢,哈哈。”

  ......

  “噢,我都忘了还有酒呢!”

  看见琳达的窘状,作为始作俑者的袁毅也不好意思坐视不理,可对于解辣的招除了喝凉水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趁着去冰箱取酒的机会离开了饭桌。

  “来来来,今天刚买的黑皮诺,大伙尝尝!”

  酒很容易开,也不用那什么专用的起子,撕开瓶口的塑料封口再一拧,那薄铁皮的瓶盖就被打开了。

  可惜的是没那葡萄酒专用的高脚酒杯,只能每人分发了一只小碗将就着。等都倒上了再回头看那场面多少有些怪异,有谁见过用饭碗来喝葡萄酒的?

  “热烈欢迎诸位搬进新家,也感谢二位的帮忙,咱们干杯!”

  袁毅率先举起小碗倡议到。

  “啊哈,干杯!”

  “干杯!”

  众人的兴致都很高,纷纷举碗相碰道贺,就连连小袁月也捧着倒满了果汁的碗四处“碰壁”。

  一中午下来,满桌的菜肴已被一扫而空,就连袁毅以为不太受人待见的麻婆豆腐也被扫得干干净净。

  酒足饭饱,待两位过来帮忙的男生离去后四女居然不顾形象地散躺在地板上唠起了嗑,却是对客厅里空着的沙发完全不值一顾,如此怪异行为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大餐之后随意躺着才是真正的享受!”

  袁毅也懒得管这些女人们,只是丢下一句“记得收拾”后就赶着袁月回了自己房间,他倒是担心这些人的“坏”习惯把儿子给带坏了。

  “爸爸,那猪蹄的骨头能给狗狗吃吗?”

  “还不行噢,没见它还那么小,牙都没换咬不动的。”

  “那我给它一块让它啃着玩儿可以吗?”

  “我去给洗洗。”

  袁毅回到饭桌前挑了一块大小合适的骨头再到厨房用水冲了起来,这骨头上的油脂和盐份不冲干净了就这么给小狗啃,回头铁定得拉肚子。

  儿子出去拿着骨头逗弄小狗了,袁毅看看外间依旧聊得起劲的几女摇摇头,今后的日子估计都会想现在这样闹哄哄的了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