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71章 奇葩习惯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47 2018-10-19 12:58:09

  张晨的想法再好遇上袁毅这么个“不思进取”的主也是没辙,只能一边帮着袁毅收摊一边伺机而动,袁毅越是不想扩大业务她就越是想方设法地想促成其事。

  她有些犯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要和袁毅怼着干,好像在去皇后镇的大巴上他们直接这种怼的特质就生成了似的,哪怕现在住了人家的房子、吃了人家做的美食却依旧满满的和袁毅掰腕子的想法。

  “你去学校?正好我可以送你一程。”

  袁毅打算去南边的Pak'n'save扫荡一番,前几天因为要在家陪着儿子也没法出去,这家里存储的食材已经不多了,袁月腿伤还没完全好利索不能参加那些体育活动,也只能专门跑上一趟了。

  “哟,这么好?袁老板这是要去哪和我能顺路?”

  张晨恼他没按自己建议的扩大经营,也不称呼袁哥了,叫了几句发现这袁老板的称呼叫得还是蛮顺口的。

  “我去Pak'n'save,家里没菜了。”

  “噢,那不如我跟着去开开眼界?也看看咱们的厨神是怎么选购食材。”

  “随便你,不过回头走的是那边的单行道,离你学校可是远了,我可不会特地送你过来。”

  “得了,本来也就是想去趟图书馆而已,现在本小姐打算跟着袁老板的车半日游啰!”

  袁毅翻了个白眼,心下忖到,不知道车上多坐个人要多耗油的莫...

  阳光在靠近地球最南端的高纬度地区丝毫不受冬季的影响,从高空洒下来依旧有些烫烫的感觉。

  海鸥盘旋在空中犹如白色的精灵飘逸,一旦发现地面有疑是食物的东西则立即抛却了那份矜持从高空俯冲下来,抢夺着、嘶鸣着...全然没了之前的优雅模样。

  “你这是浪费食物...”

  看着张晨不住将手上面包揪成小块丢到地面的动作,袁毅有些后悔从超市出来就直接过来儿子学校候着的决定,要说上下山一趟也费不了太多的油吧,最主要的是能把这个女人给放下。

  先前在超市里,袁毅就始终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和张晨一个推车,一个在货架上挑来选去的活脱脱像是两口子模样,超市里来来往往的人只要稍微往这边偏点头都想是在看着自己,就连冷鲜柜台里打着招呼的店员好像也和以前不大一样。

  烦躁的袁毅实在是没心思像往常那样比对着货物精挑细选,各种蔬菜、肉食要的不要的搬了一大堆到车里,居然还惹得张晨好一阵的埋怨,说是不符合他一贯的小气风格!

  麻麦皮的,她怎么能这么说自己?要知道以前也就只有自己的老婆才会这么干......

  “啊哟,袁老板,我现在才发现你除了小气外还是个没情趣的人,话说你是怎么追上你老婆的?”

  张晨依旧我行我素的掰着面包,她自然知道袁毅提前了近一小时就在这等儿子放学的原因,还不是小气使然,省点来回的油钱呗,要不是懒得爬那山路她早就自己回去了,好在这样嗮着太阳喂喂鸟也算是惬意。

  “...要你管...”

  张晨没想到等了半天居然听到的是这样的回答,自己可是一个劲的曲意奉承着的,没想到热脸还凑上了冷屁股?莫非面前这位中年大叔是属于不喜欢秀恩爱的那种?

  “切,爱说不说...”

  张晨用力把手中剩余的面包抛了出去,那动作把身前啄食的海鸥们吓了一大跳,待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后又重新聚拢了过来恢复着食物争夺大战。

  “...回头我去问小月月,他可比你讨喜多了...”

  张晨受了冷遇也没心情继续喂海鸥,将身子靠在长椅背上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嘴里却似要挽回面子的嘟囔着。

  “你要敢去问月月就别怪我赶你出去!”

  “你......”

  张晨有些被吓到了,没想到一贯有些书卷气加小家子气的袁毅吼起来会这么凶猛,就连路过的行人都朝这边投来了讶异的目光。

  “你...”

  张晨还想喏喏地分辨一二,却听见袁毅再次发声。

  “这是底线!”

  “什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晨感觉自己都要哭了,这委屈劲直接就往鼻腔处涌了上来,饶是将头赶紧往天空望去也是抑制不住那渐渐红了的眼眸。

  这个死鬼袁毅!不就是图你能烧点中国菜莫,让本姑娘如此低声下气的讨好。

  在超市里还是自己帮着挑选食材,好了,现在使唤完了就一脚踹开?居然还敢这样凶自己,这事没完,走着瞧,本姑娘大不了不住你这了,明儿就去找房子,一找到就搬!

  一旁的袁毅那知道张晨此刻心里有这么多的想法,只是不住地思忖着如何去杜绝旁人再在儿子面前提起妻子的事情,总不能无论遇到谁都先提醒一声别去问家庭人口、老婆、妈妈之类的事?

  张晨有个习惯,就是哭的时候永远都是悄然无声的,要不是亲眼看着绝对会让近在咫尺的人也感觉不到异样。

  她又哭了,为什么说又?

  前不久她和男朋友分手就哭过一次,起因她依旧不记得了,关键在于嘴上总是说着如何如何爱她、关心她的男朋友居然在她都哭完了一通后依旧没发觉......

  这已经是第三次同样的事件发生了,张晨决定不再给他机会,要个如此不会暖人的做男朋友有什么用,以其凑和不如孤独终老算了。

  “不好意思,我的语气可能重了些,但是...但是我真的很怕你们找月月问这些问题...她妈妈,也就是我的老婆,她去世了才四个月......”

  袁毅也是没办法,好不容易组织好措词把事情大概说了出来,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纸巾递了过去。

  麻麦皮的,又是个流眼泪不出声的主!

  对于已故老婆这种独门技能他可是领教过多次的,记得结婚后第一次吵架愣是由着她把枕巾都哭湿了一大片才发现,当时那还顾得上什么置气、闹别扭,赶紧着搂入怀里安慰着...

  张晨恍惚着听到有人说着什么去世了、孩子拉伤大腿的...再就感觉到胳膊被碰了碰,转头看去却是袁毅递来的一包纸巾。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