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75-77章 接机趣事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108 2018-11-02 16:22:32

  收到Airbnb官方信息提示后,袁毅自然是不想放过这顺便赚钱的机会。

  别的国家他没去过,但是新西兰这边的民宿对租住双方的信任度都非常的高,通常是由入住的客人自己到某处寻找到主人留下的门钥匙,然后你在屋子里面该怎样就怎样好了,只要不损坏原有的设施什么的,时间到了拍拍屁股走人就好。

  当然这种信任度估计也只适用于治安较好、素质较高的人群国度,袁毅不敢想象这种民宿制度要落到某些不怀好意之人的眼中会是个怎么样的灾难。

  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能做,但是利用规则适当地为自己谋求些许福利还是值得一试的,就比如说Airbnb会员的这种注册制度,居然只要提供个人邮箱就好。

  虽然说其他的附属资料也要带上,但袁毅试过同样的资料不同的邮箱就可以再次注册,要知道新会员可是有个40-50刀不等的住宿优惠呢。

  就此事袁毅还特意咨询了一下久居新西兰的钟晨他们,说是洋人们一般都很是注重自己的信誉度,他们的签名、邮箱都是属于信用系统中的一份子,与工作邮箱不同,他们的个人邮箱一般都是终身使用。

  在老外的世界里,邮箱甚至比手机、电话还更为重要些,一般有什么事也都是通过邮箱进行通知、预约,可不像在国内那样有事没事就是一个电话打过去,那可是犯了打扰他人生活的忌讳。

  袁毅就听说过一件在国人看来在奇葩不过的趣闻,说是要去某处找某人办事,看见要找的人在办公室里还不能直接就上去敲门聊事,非得通过邮件联系预约上了才能过去......

  也不知这改称之为严谨还是刻板,反正在国人眼中还真是非常的不适应,袁毅在听说后倒是大大地呼出一口大气,好在他现在从事的只是个人业务,不需要与老外同事领导打交道,否则觉得会引出大票的笑话来。

  想了想,袁毅最后还是没去贪图那几十刀的便宜,一是自己已经带着孩子移民过来了,自然一切都还是按照当地人的行事准则为好,毕竟现在自己也是有收入的人了,几十刀花出去也不再是那么的心痛。

  再就是一个账号下面预约了所有的住宿事宜,这样的话日后自己回忆起自己走过的旅程时也能有个方便的查询,多个账号虽然也能看,但毕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想想都累。

  ————

  达尼丁机场很小,这在袁毅第一次来时就已经有了较清晰的认识,等现在对周围环境熟悉后更是加深了这种小到骨子里的感受。

  小到什么程度?

  就拿旅客进出港的关卡来说,无论是登机还是离机居然走的都是同一通道,无数等待这登机的旅客就那么看重一大伙的旅客从自己待会要进去的闸门出来......

  这机场不但小,还非常的精简,那工作人员先前还在一楼换登机牌的地方忙碌,等登机手续时间一到有飞快地奔到二楼充当起了闸口验票的服务人员。

  第一次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面孔时,袁毅还以为是自己犯了脸盲症,毕竟那些老外在自己眼里看着的确都是那么的像,但人家身上挂着的工作牌号码可是分明表示着同人的现实。

  “爸,小姨怎么还没出来啊,再等下去咱们得要交停车费了!”

  侯在托运行李领取转盘旁边的袁月拽着袁毅胳膊使劲往旅客出口看着。

  “别急,就算现在人出来了不还得等着拿行李啊。”

  袁毅摸了摸儿子快要赶上自己高度的头顶安慰到。

  “好吧,我能说实际上我是想小姨给我带的干脆面了吗?”

  “哈哈,你小子,等小姨听到看不揍你,哈哈。”

  父子俩相互嬉笑着,倒是冲淡了那等待的不耐。

  再过了一会,从出口方向逐渐有人影涌出,三三两两的大多数都是些洋人。

  “小姨!”

  袁月一眼瞅见里面背着双肩包,手中还提了个颇大手提袋的刘云,挥舞着手臂就在那拼命跳着叫着,惹得周围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发现是个小孩的欣喜呼唤后俱都含笑着转回了头。

  孩子嘛,稍微有些出格的事也是很容易被谅解的,再说在这迎接远方来客的地方大呼小叫上那么急声也不是什么大事。

  “来了,一路还顺利不?”

  袁毅快步迎了上去,赶紧的帮刘云把背上的双肩包给拿了过来,嘿,还真不轻。

  “都挺好,月月都这么高了,看来还是国外的东西养人啊!”

  “嘿嘿,小姨啊,我都想死你了......”

  袁月也大人似的一把接过刘云拎在手里的提袋,“走,咱们赶紧领行李去。”

  袁毅看着闹腾的姨甥俩跟在后面,刘云的长相和她的姐姐有七、八分的像,经过精心打扮的面庞和记忆中年轻的妻子竟然是颇有些相像。

  不知怎的,袁毅脑海中居然翻腾出了“小姨子就是姐夫的左右手”的那句荤话,这还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的节奏......

  “咱家可大呢,要和国内比起来绝对算得上是豪宅了!”

  “上下两层都可以进出的那种,一大片的草坪院子,对了,还有只小狗,它叫旺财,土不土?这就我老爸干的事......”

  “小姨,一会你是去我老爸那睡还是我房间?”

  “呃...”

  这话说的也太让人有歧义了,袁毅抽空瞥了一眼副驾驶位置是的刘云解释到,“他是说你来了看要睡哪间房,我们父子俩就挤挤,反正都是一米五的大床。”

  “不是两层楼吗,上次看视频应该在楼下还有好几间房呢?”

  “我那些房都租了出去,虽然现在假期租客不在,但也被我拿去爱彼迎做了民宿房源......”

  说着袁毅又把爱彼迎民宿的特色、趣事给刘云介绍了一遍,毕竟后面的行程里住的都是在这爱彼迎平台上预定的房源。

  一路聊着,半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袁毅将车停好,让袁月领着刘云先进去,自己则是把车上两个大旅行箱搬了下来。

  他这三人座的小越野空间还真是紧凑,要是再多哪怕一个箱子都绝对不可能再放得下,平日里只是坐两、三个人没什么行李倒不怎么觉得,这箱子一多还真是让袁毅涌起了是不是换辆大车的念头。

  ~~~~~~~

  由于后天就要自驾远行,袁毅他们也就没怎么往外跑,只是带着刘云逛了逛达尼丁的植物园和超市,当然那别有特色的鲍德温街自然也是转了一圈。

  鲍德温街就在袁毅住处山脚下不远处,全长350米,坡度达到惊人的40度,最陡处每走2.86米就升高1米,获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认证为世界最陡的街道。

  鲍德温街之所被设计成这么陡峭,还要从头说起。

  新西兰是英联邦成员国,他们的城市规划也都是由英国人来设计规划。

  英国人把但尼丁以至整个新西兰的街道都统一规划以格子状布置,但远在伦敦的街道的规划计划者却是忽略了实际地形对其布局的影响。

  而在实际操作时刻板的洋人也只知道按照图纸施工,全部都是按照垂直投影的方式在无论山坡、树林还是其他什么地形上进行修缮,最后鲍德温街才会被建成这么陡峭。

  其实,新西兰不少街道都较为陡峭,但鲍德温街之所以闻名除了被吉尼斯认证外还有就是每年吉百利巧克力嘉年华(Cadbury Chocolate Carnival)在这举行。

  如其名这是一项以展示甜蜜的巧克力为主题的节日庆典活动,此节日除了展示美味的巧克力,在世界上最陡峭的街道举办巧克力豆赛跑(Jaffa Race),则是其中最为刺激好玩的项目。

  每年7月中旬,在新西兰南岛小镇达尼丁,一年一度的“吉百利巧克力狂欢节”都会如约而至。狂欢节的重头戏是万众瞩目的“巧克力球赛跑”,上万颗巧克力球从坡度很大的街上像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最先滚到坡底的巧克力球上号码对应的那个人就是得胜者。

  举办这样一场比赛,需要两个必不可少的条件。首先,要有一条获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世界最陡的街道”,其次,要有大量的巧克力。

  全球只有两个吉百利巧克力世界,其中一个就在达尼丁。而达尼丁的吉百利工厂,因为鲍德温街成为滚巧克力球比赛“独一无二”的组织者。

  每年,新西兰和世界各地的参赛者们以每个一新西兰元的价格买到巧克力球,之后分3组参加比赛,每组的前15名将获得小礼品。

  这是新西兰的孩子每年最期待的事情之一,每到比赛的日子,他们的笑脸瞬间令达尼丁变成快乐的巧克力海洋,年轻人也从中学会了爱与奉献。原来,出售巧克力球的全部收益都被捐给慈善机构,用来帮助有困难的孩子。在“巧克力球赛跑”比赛举办的15年中,这家小小的巧克力工厂筹集到近百万新西兰元,为数不清的人送去了爱心。

  巧克力厂会准备25000颗巧克力球,这些身披号码的小球全部集中在一个大大的箱子中,只等待一声令下放开闸口,两万多颗红色的巧克力球就这么欢快地从陡坡顶端跳跃滚动而下。

  40度的倾斜角度让这些巧克力球获得了巨大的动能,街道两侧围观的人们耳中充满了巧克力球与地面碰撞的“哒哒”声,用一场红色的瀑布雨来形容那场面也绝不夸张。

  小球有高高弹起来落下后却不幸摔碎的、有的被街道两侧的隔网所阻、有的还因为弹力太大直接蹦出了赛道......

  当然绝大部分的巧克力球依旧顽强地冲着陡坡底端的目的地而去,赛道末端会逐渐收拢,最后形成一个大大的喇叭口,喇叭口的末端是一条只能容纳一颗巧克力球通过的玻璃管,谁能率先到达谁就是胜利者!

  “呐,尝尝。”

  回到家,袁毅从冰箱里取出一袋巧克力递给刘云,“这就是当时巧克力节滚的那种巧克力球,只是没了号码。”

  刘云接过显示仔细打量了一会,再是挑了个巧克力球塞进嘴里品尝了起来。

  巧克力球大概成人拇指大小,估摸着能有18-20厘米的直径,表面是一层硬硬的水果糖涂上了颜色,厘米则是实心的巧克力。

  水果糖层既能保护内里巧克力又添加了不同的口感味道,里面的巧克力则是满满的香甜醇厚,让平时不太敢吃甜食的刘云也都每种品尝了一颗。

  “这些还都是免费的?”

  刘云边吃边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到。

  “是啊,只要你愿意去排队就可以领到各种颜色的巧克力球,红的、黄的、紫的,我们轮流排队可领了不少呢。”

  袁毅拉开冰箱门想刘云展示着自己父子俩的成果,得意的显摆到。

  “还有还有,我还捡到了很多比赛的巧克力球,上面的号码从几十到几千的都有,就是没捡到上万号的。”

  一边的袁月也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处个塑料袋,里面红色的巧克力球上果真是贴了有号码的贴纸。

  “你这样把参赛球给捡走了,那人家买了这个号码的不是要哭死?”

  “才不会呢,这些都是被栏网阻住了搁浅在路边的,绝对再没滚下去的机会了,”袁月还特意从里面找出来个带有3026号码的巧克力球继续说道。

  “小姨,敲击这颗没,就是它,它从里面跳出来还砸我脑门子上了呢,好疼啊,差点都要害我去那ACC了呢!”

  “哈哈,谁叫你把脑袋探出栏网的,活该,哈哈......”

  接了刘云的地二天,袁毅他们把附近去处都转了转就再没乱跑,毕竟再过两天就要出发了。

  换洗的衣物、路上的零食、一些用惯的厨具......林林总总捡拾出了一大堆,只可惜那小越野的空间实在不大,总是丢下这个又拿起了那样,让袁毅多少有些抱怨还是大车的爽利。

  “叮铃铃......”

  袁毅看了一眼屏幕接通,是张晨的来电。

  “哟,回国了还记挂着打电话过来?那可是国际长途嘿。”

  “那能啊,我还在新西兰呢,”话筒里传来了张晨一贯的叽喳声音,“我刚刚游完北岛明天回来。”

  “哦?假期不回去?”

  袁毅有些诧异问到,之前可是没听说她有这样的打算。

  “这是我在新西兰读书的最后一个长假啦,再不玩玩就不一定有那闲心了,”张晨说到这的时候话语稍微顿了顿,好像是在考虑着措词又说到,“你们是后天自驾游对吧,咱们一起吧?”

  ~~~~~~~~~~~~~

  “你也知道我这车就是三人座,月月他小姨来了......”

  “放心啦,我这边也是和同学朋友一起,不过是想着和你们一起出行也有个照应嘛。”

  “呵呵,这个可以有啊,你们那几个人,车大不大,有些电饭煲之类的厨具你那边放得下不?”

  “嘻嘻,看来这一路上也能享受到袁哥的大餐罗,我这边肯定是辆大车,你就把东西准备好吧。”

  “没问题,那你明天回来还住这边不?要不要我去接?”

  “不用啦,我住一起走的朋友那,后天一早我们直接过来和你汇合。”

  挂了电话,张晨嘴角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还是闺蜜给自己出的主意好,也不知这趟旅行回来能不能拉近些和那袁毅之间的关系。

  张晨那什么和同学朋友一起出游自然是鬼话,她早就期待这能和袁毅一家子的这趟自驾游了,谁知道半路却是杀出了个什么小姨子把自己“预定”好的位置给挤占了。

  自己当然没法和人家小姨子挤位置,虽然说袁毅的老婆一家不在了,但好歹和小姨子也算是一家人,自己只能是另外想办法进行智取。

  这段时间里她都待在奥克兰的闺蜜家,俩人睡在一张床上整晚地聊着各自心思,作为局外人的闺蜜自然是帮着出谋划策,于是乎联系到达尼丁的朋友搞辆大车把所有人都拉上的计划就这么出炉了。

  出发当天早上,正在院子里整备着随车物品的袁毅忽然听见一阵马达吼叫声传来,随后就见一辆丰田越野吼叫着驶入了自家院子。

  “嗨!”

  带着棒球帽,架着墨镜的张晨把车熄火停好从驾驶室迈步走了下来。

  “嗯?就你一个?”

  袁毅一眼撇去,除了走过来的张晨车上居然没有其他人。

  “嗯,他们临时改变计划了,反正车是给我了,正好能把我们全装下。”

  张晨的谎话说的煞有其事,反正就是找个理由而已,也不需要考虑是否站得住脚。

  “呃......”

  倒是袁毅有些不确定了,这姑娘家说的是真是假?看她一脸笃定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还愣着干啥?赶紧把你车上的东西往着搬呀,今天去马纳普里的路还不短呢。”

  说完,张晨自动走过去从小车上开始往这边办东西,脸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是暗自得意的劲,看来对付袁毅这种有点呆的老男人就不能给他思考的机会,直接开办才是硬道理。

  闻声赶来的袁月与刘云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袁月本就和张晨熟悉见了赶紧打着招呼,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个不停。

  刘云则是面带疑惑走到袁毅身边小声询问清楚后才又仔细打量了张晨几眼,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危机感。

  自己可不是只为着旅游来的,家里两边老人那也没敢透露出丝毫,姐姐去世才一年,自己这做小姨子的就赶紧着往上靠,真要是事成了还好说,否则真是没脸做人了。

  说了也是刘云的不幸,男朋友找了好几个,有自由恋爱的也有相亲介绍的,但有了姐夫这个榜样在眼前却是怎么比较都觉得这样或是那样的不如意,久而久之没一个看得上眼的。

  也不知是不是姐姐平日里私下和自己说了太多姐夫的好,什么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五讲四美好男人,还经常在自己面前显摆自己天天都在过着情人节,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叫做嫁了个好男人,天天都是情人节!

  自己也不过是想有个人能陪着过过情人节,最多就是要求高点,西方二月十四和东方农历七月初七都要过,谁知道三十年了居然没有一次如愿以偿的。

  记得姐姐以前回娘家时和自己钻一床时自己有说过也要找个像姐夫那样的老公,却是被姐姐笑着说不如一起嫁过去得了。

  这话自然是开玩笑,别说法律不允许,就是自己家人这关也过不去,再说真到了那时候姐姐还不和自己翻脸?这种事情在网络上也看得多了,刘云只能把这份心思深深埋藏在心底,祈祷着早日能找到个像姐夫那样的好男人。

  现在姐姐去世,姐夫独自带着孩子移民新西兰,未尝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想必事成之后家里无论是那边的长辈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吧。

  刘云打着旅游的旗号过来与袁毅他们相聚,找个机会就把这事给聊开,虽说可能对袁毅来说有点突然,但都是成年人了,想必也不会给他带来天大的困扰。

  只可惜这次过来加上年假拢共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要袁毅从姐夫的身份里摆脱出来和自己相处,时间无疑是紧了点的,但也属无奈,没见袁毅身边已经有女孩子围着转了?

  刘云可不任务那张晨眼巴巴地凑着和自己一家人出游会没有其他的一点心思,都是女人嘛,这点眼色还是有的,虽然说对方比自己年轻,但相貌也都差不多的水准,她和自己一明一暗的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与刘云满脑子的心思不同,张晨见袁毅同意了自己的建议往车上搬东西,心里自是开心到飞起。虽然说袁毅的小姨子对自己好像有点不对路,但丝毫影响不到张晨的高兴心情。

  小姨子,不就是因为人家的前妻才有点关系?话说你个女人不带上丈夫跑这来回姐夫算是个啥?

  看来这一路上除了袁月这个小电灯泡外又多了盏大灯泡,或者让这两灯泡凑一块玩去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呢。

  张晨这边想入非非着,她肯定是不清楚刘云尚未婚嫁的情况,否则哪可能还有这么淡定的模样。

  车子的空间大就是好,就连那旺财也有了自己专门的位置,否则哪怕它已经长得半大不小也只能由袁月抱在身上,人和狗都舒服不到哪去。

  “这开长途可得有人来帮你导航看路,我比你家人更熟悉情况就坐副驾驶吧?”

  张晨笑眯眯地看着袁毅,自己可是有新西兰驾照的,懂外语懂交规,自己不坐袁毅旁边还有谁?

  “嗯,你这说的对,虽然这边车少好开,但城市里的那些环岛我还是犯怵,你可得多帮我看紧着点。”

  “没问题的啦!”

  张晨笑眯眯地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上位置后还特意转身朝着刘云提醒到,“姐,这部后排座位乘客也是要系安全带的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