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78-79章 神秘的纸包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97 2018-11-12 15:41:06

  袁毅他们旅途的第一站是地处新西兰南岛左侧的马纳普里,距离达尼丁大约三个半小时的行程,也是袁毅所规划的全部行程里开车距离最长的一段。

  马纳普里湖(Lake Manapouri)是新西兰最深的冰蚀湖,湖水幽蓝,非常漂亮,据说是新西兰最容易形成彩虹的地方!

  湖岸是壮丽的教堂山(Cathedral Mountains),该湖由北湖、南湖、西湖和希望湖四个湖构成。这一地区被选为电影《指环王》三部曲的一个拍摄场景,作为魔戒迷的一员,袁毅理所当然地将这定为了旅程的首站目的地。

  上了高速,通过导航得知接下来不短的路程都是直行行进,导航员的设置在现阶段已经可有可无,张晨干脆充当起了解说员的角色,虽然她也只是去过北岛但好歹在这边待了几年,对新西兰的风景、人文、环境等素材已经了解颇深。

  “如果你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受够了PM2.5的困扰,新西兰绝对是你的首选!”张晨煞有其事地用纸卷成筒状,竖在嘴前将身子朝后侧过一半娓娓道来。

  “在这个牛马羊几乎比人多的国家,你可以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宁静。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土世界”,天空蓝的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绵延高耸的山脉、白雪皑皑的峰峦、晶莹璀璨的湖泊、深嵌大陆的神秘峡湾以及青翠茂盛的雨林,还有充满古老欧洲乡间气息的“夏尔国”,都会让你仿佛置身在另一个世界!”

  走了大约150公里,袁毅按照道路边的指示牌上所指拐到了一处休息点,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正是停车、休息、吃午餐的时候。

  这是一处有着三个篮球场大小的草地,几棵高大的树木矗立在那给这地方撑起了一片荫地,中央处还有张木头长条桌,两边则是配套的长条板凳,粗粗的木料上已经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几片落叶飘在上面静静地等待着即将要把它们拂去的时刻。

  “爸,快来!”

  正把吃食从车厢里往外搬的袁毅突然听见儿子的呼声,那声音里满是惊诧与不解。

  “这是......”

  袁毅将身子从车后探出来朝这边看了一眼,那桌上居然有个纸包,大小差不多有一本书模样,用一根绳索紧紧绑着安静地放在那木桌的一角。

  “一个神秘的小纸包,上面写着Give you呢,”袁月的话语透着委屈,“小姨不许我碰,但人家明明说了是给我的。”

  刘云扯了扯正咋呼的袁月打断到,“在外面可不能什么东西都随便乱拿,万一里面有点什么恶心或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呢?”

  “小姨,这是新西兰,我们都经常在路边、店门口拿那些免费书籍的呢。”

  “但这荒郊野外的哪是城市里能比的?”

  见着小姨不依不饶的样子,袁月只能把期冀的目光朝自己老爸那边投了过来。

  说实话,袁毅此刻心里也多少有些拿不准,走过来看那包装外面写着的Give you,却是没找到free book的免费书籍字样。

  莫非里面包的并不是书?

  一念及此,袁毅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要知道前不久达尼丁市中心的康珰超市门口还出现过藏着土制炸弹的提包,那次可是连军方的拆弹机器人都被紧急调运过来了,之后的引爆还真是引发了一阵不小的气浪。

  “里面应该是圣经之类的传教书册,这边的路边休憩点经常能看到,嘻嘻。”

  就在几人都有些如临大敌之时,身后传来张晨的笑语,“不信你们拆开看看就知道啦。”

  虽然见张晨说得煞有介事的样子,但谨慎的袁毅还是让儿子他们往后退了退,自己则是握着把餐刀小心翼翼地比划着朝那纸包靠近过去。

  绑着纸包的是根再普通不过的橡皮筋,那纸看着应该是有些防水功效的油蜡纸,想必是为了保护里面的书籍不受雨水、雾气的侵袭。

  袁毅轻手轻脚地褪下纸包外箍着的橡皮筋,再用餐刀轻轻挑开已经松动的外包装。里面果然是本厚厚的小册子,下面还夹着一些折页、宣传单。

  “嘻嘻,瞧你们如临大敌的样子,都说了不过是本圣经嘛。”

  张晨笑嘻嘻的走过来,把手中端着的食物摊在了桌面,“多碰上几次就明白了,我们第一次遇见这情况的时候也是和您们一样的各种担心,但又忍不住好奇非要把东西打开来看看才好。”

  张晨这再正常不过的揶揄听在刘云的耳里总觉得是有意埋汰自己一般,怎么听怎么刺耳,但人家说的也确实没错,只能是将这憋屈藏在了心里,也不搭话转头招呼着袁毅赶紧过来吃东西。

  “晨姐,你这次不是去了北岛玩,给我讲讲呗,好玩的话下次我让老爸带我去。”

  袁月一边从保温桶里扒拉着蛋炒饭一边问道。

  “北岛啊,和咱们这南岛还是有蛮多不同的,嗯......”张晨歪着脑袋想了想接着说到,“最有名的就是那霍比屯啦,《指环王》的电影开场的景就是在那取的。”

  “哇噢,就是甘道夫放烟火的地方?我知道我知道,那里叫夏尔,是佛多他们的家乡!”

  袁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手上扒饭的动作都不知不觉地有些停滞了。

  “是啊,那里有袋底洞(Bag End),是 Frodo 和 Bilbos 冒险开始的地方。霍比特人小屋、绿巨龙客栈、磨坊和宴会树真的和电影里一模一样呢!”

  “爸,咱们游完南岛就接着去北岛好不好,晨姐说的太诱人了,你不是自诩魔戒迷吗,那里可必须得去!”

  袁月的小孩心性早就被那张晨那些充满蛊惑的言语内容给挑得老高,当下就丢下饭勺跑到袁毅身边拽着他发胳膊摇晃央求了起来。

  “好好好,咱们去就是了,”袁毅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宠溺的应到,“听说那里的绿龙酒馆还提供免费的酒水呢,不过像你这样的小孩子家只能喝喝姜茶啦,哈哈!”

  “真的吗,真的吗?”

  袁月听得老爸同意了自己的请求,赶紧又将头转向张晨求证。

  “是的呢,”张晨笑着应到,“北岛除了霍比屯还有世界著名的萤火虫洞,你没去过是无法想象那种置身于星空之下的浩瀚感觉!”

  ~~~~~~~

  “萤火虫?就是我们以前去农村玩,晚上在稻田里看到的那种?”

  兴奋之余的袁月还禁不住地哼起了调调,“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哈哈,你唱错啦,那歌里的小星星是天上的,可不是说的萤火虫噢!”

  刘云听着莞尔,一把摸在了身旁袁月的脑袋上纠正着。

  “刚刚晨姐不是说那儿就像是在星空下遨游吗,我这唱着小星星也是能对应上的啦。”

  “嗯嗯,能对应上,”张晨也被袁月有些赖皮的说法给逗乐了。

  “不过新西兰的萤火虫和我们国内的可不一样,你说的那种是一闪一闪发着绿色的光还能飞,而北岛的实际上只是一种趴在岩洞顶端的小蠕虫,每一只小蠕虫可以吐出最多70条湿粘的透明丝线,最长的甚至有近20厘米,藉由发出的蓝色微光吸引并捕捉其它的昆虫做为食物,赖以为生。”

  听说世界上居然有这样另类的萤火虫,不但袁月有些吃惊,就连一旁原本不怎么在意的刘云也是心下一震,这说得连她也想要去见识见识了,只可惜自己的假期不一定够哦!

  “晨姐,有没有拍照片呢?我急着想瞧瞧哇!”

  此刻的袁月早就跑到张晨身边缠着闹着。

  “霍比屯的有,”张晨笑着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指点,“不过萤火虫洞里是不允许拍照与摄像的,据说那些蠕虫非常害怕光亮,我们进去都是坐在小船上由里面的员工拽着洞边的绳索进行游览的。”

  “真的假的?”

  一旁听着的袁毅疑问到,“他说不能拍摄就真没人拍了?”

  “真的呢,据说前段时间那吴奇隆的结婚照就想在那洞里拍,结果那边愣是没同意,人家可不管你是什么大明星,一切破坏环境、危害到蠕虫生存环境的事情都不被允许。”

  “啧啧啧......”

  袁毅好一阵咂舌,也不知这是新西兰从心底里爱护环境还是属于认死理的固执?

  或者这两种里面的任何一种都是当下急躁的世人所需要的,也不看看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里各种各样急功近利的破坏性建设,有很多对动植物、环境生态都造成不可挽回性的灭绝手段。

  “北岛还有适合海底探险的丰盛湾;能和海豚一起嬉闹的岛屿湾;罗托鲁阿热气蒸腾的火焰山、泥桨翻滚的青蛙池、开水锅般沸腾的硫磺泉、云雾缭绕的盘丝洞......”

  简单午餐、休憩之后重新上路,张晨继续介绍着撩人心弦的北岛风情,惹得后排坐着的袁月小子不时地嗷嗷怪叫,倒是给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

  一路上都是蓝天白云掩映下的山岗草坡,时不时有一团团的白色的绵羊、红色的小鹿、黄白花色的牛群映入眼帘,好在路上几乎就是他们这一辆车在跑着,倒是不虞袁毅在驾驶之余还能偷空瞟上一眼窗外的景色。

  下午两点来钟,袁毅他们就赶到了马纳普里。

  按照导航的提示,越野车拐下大路沿着七拐八拐的小道成功地找到了Possum Lodge酒店,快到酒店门口的路边竖着一块大大的指引牌,上面除了文字说明还有一只狸猫似的小动物睁着大大的眼睛仿佛在欢迎着你的到来。

  说是酒店实际上这是一家汽车旅馆模样的宿营地,营地里散落排列着的一栋栋小屋是提供给普通旅客使用的,而那些带有充电桩的大空地则是给开着房车前来的旅客准备的。

  沿着路牌指引,袁毅找到营地的workroom把车停下,带着众人走到窗口前把自己在爱彼迎平台上的预定信息交给工作人员。

  管理营地的是个三口之家,Leanne是是位烫着波浪卷发的中年大妈,核实好预定信息后就热情地将厨房、洗衣服等设置介绍给袁毅他们,随后让她的丈夫带着众人到了9号小屋。

  这是套一室一厅的独栋单层小屋,从外面看去门头吊灯、门槛地垫、窗框花格和整个营地一样带上了点复古的感觉和气氛。周围都用半人高的白色木栅栏围了个U形,以表示旅客的使用范围。

  配套的停车位就在小屋入户门口处,很是便于客人从车上搬取物品,尤其是袁毅这样带了大批烹饪厨具以及食材的更是方便至极。

  进门就是客厅,对门靠窗处是一张淡黄色的圆桌,坐下袁毅他们一行四人绝对是绰绰有余。右边是一张沙发床,另外像电视、冰箱、微波炉、炉灶什么的也都集中在了客厅这么一片地方。

  屋子虽然不大,但设施齐全。从灶台过去就是浴室与卫生间,而另外一边就是摆放着一张双人床的独立卧室。

  按照规定这屋子里只允许入住三人,但后来因为张晨的临时加入,好说歹说之下房东才同意了在每日补交20刀卫生费的前提下再增添一人,不过床铺被褥之类的则由他们自己想办法。

  好在这次打点行李时袁毅把儿子露营使用的睡袋也一并带了来,这样的话卧室两人,客厅单人床一个、睡袋一个正好合适。

  这床铺是够了,但哪俩个睡里面卧室的选择却让袁毅有些头疼。

  原本按袁毅的意思是自己这么个大男人用睡袋对付一下,然后让儿子跟着自己睡客厅的单人床就好,只可惜卧室大床只铺有一床大被子,刘云是怎么都不习惯和初次见面的人就睡到一个被窝里,再说她们之间还存在着那么点或明或暗的争斗呢。

  在二女那确认了同床的不可行之后,袁毅又转动着脑子想把袁月和刘云安排在一床上,袁月还小俩姨甥在一块倒是无妨,但想着自己和张晨独处一室又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最后还是张晨想出个比较合适的建议,原本计划的打乱都是由于她的临时加入,那睡袋肯定是要由自己来睡,而客厅单人床安排给刘云就既能避开单男单女同房的尴尬又避开了同床的不自在。

  此提议一出,四人是皆大欢喜,稍事休整后就准备往旁边的马纳普里湖边走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