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90章 南纬四十五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33 2018-11-28 19:44:00

  “走了走了,趁着太阳出来没多久还能赶着看云雾!”

  袁毅瞅着头顶湛蓝的天空催促着依旧凭栏眺望的众人,云雾什么的不是主要目的,实际上还是为了能避开同聚在镜湖的这批游客,他可不想欣赏这美如诗画的景色时会被另外的游客打扰。

  离开镜湖车子继续往北走,只是开了没几分钟就听见袁毅的大声招呼,“嘿,大家注意了,看见前面那标识没有!”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过来,袁毅才再接着说到,“从那开始,咱们马上就要穿越南纬45度线了!”

  “哪呢哪呢?”

  后面的袁月急着把身子探到了前排座位的中缝处,似乎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感受到穿越维度时的变化。

  “喏,从现在开始,咱们正在穿过南半球45度的维度线!”

  “但是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啊。”

  “哈哈,本来就是人类为了方便区分地域而划分的范围界线,当然没什么感觉啦。”

  “切,我还以为会有什么奇妙的事情发生呢。”

  “这条画在地球上的维度线大约有三公里粗细,从刚刚牌子上不是写着Deer Flat吗,到这里正好跨越完成。”

  袁毅参考着仪表盘所显示的数据,在经过Deer Flat标牌1.5公里处将车靠边停了下来,“这里差不多就是南纬45度线的中心了,怎么样,有没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没有,一点也没有。”

  袁月第一个回应,另外两女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表示附和。

  “说实话,我也没什么感觉,哈哈!”袁毅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道。

  “那还不赶紧开车去。”

  张晨没好气的白了袁毅一眼,那模样活脱脱一位家庭主妇指挥老公的阵势。

  “别急别急,”袁毅手指前方隐约可见的又一块路牌说到,“那是knobs flat,距离Te Anau62公里,也是蒂阿瑙与峡湾中间唯一的一个住宿点。”

  “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地方谁会来这住啊?”

  刘云疑惑到,在她看来这地方也太不安全了,晚上要出点什么事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从这里开车到峡湾也就是一个小时多点的路程,适合那些不爱早起的司机,一觉醒来直接往峡湾去就得了。”

  袁毅用手朝周围划了一圈接着到,“知道吗,这里才是真正与世隔绝的地方!看看你们的手机肯定是没了信号,在这住的人最大的享受就是能看到美丽的星空。”

  “不是说新西兰的星空是在好牧羊人教堂那里看?”

  张晨对新西兰的各大著名景点多少有些了解,听袁毅如此解释不由得有些诧异。

  “好牧羊人教堂那早就不再‘黑暗’了,因为晚上去那里照相的人太多太多,也够喧闹。而在这里,真的是黑到不能再黑,安静到不能再静了。”

  围着标牌踱了几步,在装模作样地感受了一下着那条并不存在的线之后,几人再次上车右转折入更茂密的森林。

  林子依旧茂密,只是和先前不同的是时不时就有一汪诺长的清流伴随在公路一侧流淌,或者是有着养眼碧水的小湖,光凭这几点就足以称作是天外美景,最美公路名不虚传!

  出了密林就可见一列高大的山脉横亘在前,94号公路顺着山势来了个朝左的大转弯,没多远就又是一个颇大的休息点修建在路旁。

  “又要停?”

  袁月见老爸降低了车速打亮了拐弯灯即刻有些不满的嘟囔到。

  “是啊,走路不看景,观景不赶路,美景还是要停下来好好欣赏才对嘛。”

  “好吧,但这样走走停停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峡湾啊?”

  “那你先想想我们去峡湾的目的是什么呢?”

  袁毅把车停好,一边推开车门一边问到。

  “看风景啰,嘿嘿......”

  见到儿子讪笑着作答的不好意思模样袁毅也没再多说,道理还是要自己明白才好,否则旁人说再多也是白搭。

  这个休息点的景色颇为大气,山势逼仄,浓云蔽日,河流浩荡,站在观景台上,整个山脉、峡谷、河流风貌一览无余。

  迎面横亘的山就是克里斯蒂娜山,远眺可见其主峰积雪,在风舒云卷的背景映衬下越发巍峨。河则是霍利福德河,远远的看见前方一道瀑布跌入其中。河水泛着冰绿色,不用摸也知道必定是清凉透骨,据说这条河里鳟鱼、三文鱼数量极大只可惜手头没有钓具,只能望而兴叹。

  “呵......”

  看着眼前呵出的白气,很明显这里的气温低多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过了南纬45度的缘故,即便此刻乃春夏之交,但依旧能见遍地的秋草枯黄。

  沿着公路往西而去,在霍利福德河的相伴下顺着峡谷缓缓前行。之前的清淡的风舒云卷、柔美的密林湖泊也被高山峡谷、云遮雾绕取代,一股厚重的荒凉之美扑面而来。除了蜿蜒的公路,四周除了高山巨石就是雪峰峭壁,怎一个满目蛮荒可形容的出啊。

  “哇!大鹦鹉!”

  离开休息点没一会儿,正聚精会神开着车的袁毅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刚回过神来就再次听见其他人的叫喊。

  “还真漂亮呢!”

  “停车停车,咱们去看那大鹦鹉!”

  “相机准备好了没?”

  ......

  袁毅有些头疼了,那硕大的鹦鹉正是新西兰有名的叼羊鹦鹉,是新西兰独有的一种大型鸟类,由于具有某些不良的习性不怎么受当地人的欢迎,只是看几人兴致盎然的样子也不好拂了他们的意。

  “看归看,不过这叼羊鹦鹉的嘴和爪可厉害了,待会可急着离它远点。”

  “叼羊鹦鹉?它真的会叼羊?”

  “它除了具有其它鹦鹉的食性外还经常攻击羊群,一般是跳到绵羊背上用它们强健的喙和锋利的爪把羊的皮肉喙穿,啄食羊身上的肉和脂肪,弄得那些可怜的羊们鲜血淋淋,所以才被当地牧民称之为叼羊鹦鹉。”

  袁毅回忆着叼羊鹦鹉的特性述说着,虽然具他了解这叼羊鹦鹉的习性是非常亲人的,但说实话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怵,万一这鹦鹉把他们当作肥羊了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