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05章 依旧拎不清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101 2018-12-27 16:03:02

  沿着皇后湾没多远就是植物园,在进去之前袁毅还特地回去把旺财带了过来,像公园草地之类的地方是允许带狗狗进来的。

  当然这种大型公园一般都有专门为“铲屎官”而备的设施,路边很容易就会看到一个画有狗狗图案的木牌,除了写着保持路面清洁的提示外还配有个小型的不锈钢垃圾桶,而一叠塑料袋则是从桶的底端探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设施大大地方便了那些带着猫狗游玩的人们,即便是清理卫生的器具忘记携带或是用完也丝毫不用担心,怪不得这里的猫狗不少却是见不到一点便便的痕迹。想想国内只要是那狗儿聚集之处无论是街头还是公园清一色的满地便溺,这一点真心值得国人学习。

  植物园入口处有一座小小的圆拱石桥,桥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流水潺潺朝着湖畔汇去,这道水线正好成了植物园这边的天然边界。

  “月月,你瞧那边!”

  袁毅正指挥着儿子立在桥边取景就听见旁边的张晨指着桥下不远处喊道,“要不要去试试?”

  桥下几米远的河边正有一堆孩子聚在那玩耍着,再看河道上方一条粗大绳索从那歪脖子树杈上垂下,就这会功夫正有个孩子抓着绳子从河道上方荡过,轻飘飘地就落在了对岸。

  “哇,感觉和人猿泰山一样吔!”

  袁月的眼睛一亮,跃跃欲试的情绪顿时显露无遗。

  “那就去呗,”袁毅鼓励到,“我到对面给你拍照,保证把你的英姿都给留下。”

  “嗯嗯,那你等着我,记得拍那种慢动作分解式的模式。”

  “这小子!”

  袁毅笑着忖到,感情这小小的人还存着不少的显摆之心。

  那边树下的孩子有点多,袁月过去了也很是乖巧地排到了队伍的末端耐心等候着,这是他来了新西兰之后养成的一个好习惯。

  排队、等候在这里是最基本的习惯和礼貌,插队这么LOW的行为就不用说了,就连问句话都一定要等到对方处理完手头的客人轮到你了再发问,诸如在人家正在给一个客人结账或者干嘛的时候去打扰,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那边玩耍的估计都是本地的孩童,见着袁月这个黑发黑瞳的亚洲面孔很快就热切地攀谈了起来,到后来干脆让袁月直接排到了队伍前面。

  很快,袁月就开始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荡越尝试。估计是紧张导致蹬地的发力时机不对,人抓着绳索跳出去后光在河道上空来回荡着,却是没有足够的力道抵达对岸。

  在那边小伙伴的帮助下他才好不容易回到出发点,然后就看到那伙孩子叽叽呱呱地一番指手画脚,还有几个年级稍大的男孩抓着绳索做着系列动作耐心地讲解着。

  “这的人真热心!”

  刘云看着对岸的情形感叹到。

  “嗯,确实,而且他们的热心是发自骨子里的,无论年纪无论性别,你要在这待久了就能有更深的感受。”

  “哦?听你把这边说得如此的好,要不赶明儿我也学着你们移民过来算了。”

  刘云眼睛一亮顺着话头就试探到。

  “哈哈,我这边可是欢迎至极,你要真能来倒是帮了我的大忙,起码月月以后就有人陪了。”

  “我真有这么大的作用?”

  刘云凑到正举着手机拍照的袁毅身边小声问到,在她想来这种话题还是得躲着点那边的张晨。

  “那是自然,你是月月的小姨嘛,最好能把咱们两边的爸妈都给带过来。嘿嘿,国内的房子、车子该卖的都卖了,再加上我目前的收入足可以保证咱们有不错的生活了。”

  这个话题随着袁月顺利荡过来而终止,但却在刘云的心里留下了重重的一笔,等回去了可要好好和老人们说道说道,这或者会是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呢!

  待袁月挥手与对岸的小伙伴们道别后,几人回到正道上就看见一座半人高的银蕨雕塑立在路口,这可是极具新西兰代表性的植物,放在这应该算是对游客们提示着植物园到啦。

  南半球夏季的植物园真的很美,这里繁花盛开,所有的植物小至一花一草、大至参天大树都生长得格外得精神。尤其是那一坨坨一簇簇的花团就那么挤在枝头,将树梢都压得弯弯的,标准的一树繁花模式。

  漂亮的各种奇花异草,配着明媚的阳光,真是美不胜收。不由得想着那英女皇真的好会享受,千里之外的殖民地还有个美丽的花园,来这里渡假假赏赏花实在是太赞了!

  右拐沿着湖岸前行,道边树木缝隙处可见平静的瓦卡蒂普湖湾与别处看到的又有了些不同,深浅不同的蓝绿色湖水衬着帆船、远处的房子和山脉,真是一副无限好的画风!

  “嘿,那边有新娘子!”

  袁月的稚嫩嗓音响起,顺着他看的方向果然有一对新人正在那伸出的小栈桥上摆着亲密姿势,旁边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摆弄着白色的补光板。

  从对话内容判断这是来自中国的新人,也不知这是特意过来拍个照还是连带这蜜月也一起渡了,看来“四爷”在这边拍摄的极美婚纱照流出后确是影响了一大批的新人前来。

  “好想以后也能在这拍婚纱照啊!”

  张晨的艳羡呢喃让正抓着手机拍照的袁毅心中一紧。

  随着旅游进程,他和张晨的关系也开始脱离了普通朋友的范畴,尤其是这两晚的一些亲密举动更是让袁毅自己都有些混淆,自己这是真的和人家开始了谈情说爱?

  记得第一天在那马纳普里说好的可是像往常一样处着,可到了第二天事情的发展就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而去了,也都怪自己没忍住,到如今摸都摸了哪可能还像普通朋友那般的处着?

  可真要和张晨谈下去?

  袁毅心里好像又存着了一丝的不确定,除了那晚被张晨挑动情欲之举外他还真不知道该把对方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现在已经跨入三十大关的他自然不会像愣头青那样随意随性,性格、脾气、看待事物的角度、处理事情的方式......要考虑的东西太多。

  唉......

  没想到都已经结过一次婚的人了还是依旧拎不清楚这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