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19章 老头的童趣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1983 2019-01-30 10:56:27

  跟着盖瑞一上到二楼,首先入眼的就是一个敞开式的厨房,匆匆一撇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估计只是因为二楼属于房东的私人地方不适合给租客开放,这才有了在租房信息中提及的不提供厨房之说。

  “瞧,这是我年轻时候的照片,”盖瑞让袁毅在饭厅处等一会,自己跑进卧室翻了两张照片出来,“我那时是直升飞机机师,瞧飞机下面吊着的就是绿石,我朋友的,让我用飞机帮着运回去的。”

  果然,那张正在空中飞翔的直升机肚子下面吊着块硕大的石头,虽然没有盖瑞所说的如小山般那么大,但也确实不小,怪不得着盖瑞提及此事就满脸的牛逼范。

  “嘿嘿,真棒!”

  袁毅奉上自己的夸赞后就摸出手机将自己微信朋友圈的一些照片翻了出来。

  “瞧,这些都是我雕刻的,材质有玉石、琥珀、木头.......”

  “Oh,my God!”

  听见盖瑞口中如同自己所想那般发出的惊呼,袁毅很是得意的将嘴角扯了扯,作为大国来者,在国际友人面前还是要保持一些矜持的。

  “你瞧这小丑鱼,别告诉我立马的花纹是全天然的!”

  “噢,但它确实如你所见那样,这块材料是蜜蜡,噢,通俗的说属于琥珀一类,都是远古树脂埋藏在地下经过上亿年的演变而成。”

  “那这像水一样流淌的纹路是怎么回事?”

  “那叫金绞蜜,是不是有点像放进水里的蜂蜜,足够浓稠的时候你去搅动它们就成了这个样子。”

  “哇噢,这些都是天然形成的?”

  “当然,绝对纯天然。”

  “噢噢,我以前在你们中国香港买到一块翡翠,能不能帮我看看是否天然?”

  观赏完袁毅手机上的作品图片后,盖瑞脸上露出踌躇的神情问到。

  “没问题,翡翠我也玩了不短时间,鉴别一下真假还是能做到的。”

  袁毅随口答到,话说他玩雕刻的起始就是从翡翠开始的,从原石毛料、半成品到雕刻加工可都是过了一遍的,虽然不敢说是火眼金睛,但一件玉器到手的大体感觉还是有的。

  很快,盖瑞从里屋拿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出来,其中还有一个是颇为正式的文玩玉器礼品盒。

  “来来来,今天遇上你可真是我的幸运,自从我买来这些翡翠后只能一个人在家独自观赏。”

  袁毅微笑不语,看着盖瑞神神叨叨地将东西慢慢取出来。

  第一件是块半个巴掌大的翡翠,属于已经裁切好了的明料,成色、质地、瑕疵什么的都一目了然。

  “电筒有没有?最好是强光的那种。”

  袁毅有意要在盖瑞面前显摆一下,品鉴翡翠没个电筒要怎么玩?

  “有的,嘿嘿,这个我知道!”

  盖瑞或许在买这些翡翠的时候也见过人家用电筒照啊照的,当下就找了个电筒出来,只是一看就知道那不过是用于户外的照明电筒。

  “不不不,你这个不行!”

  袁毅都不用拧亮电筒试试就直接选配了它的死刑,“月月,去我的包里把那个方形的电筒帮我拿来。”

  “知道啦......”

  听见儿子满心不耐烦的应答,袁毅有些尴尬地朝着盖瑞耸了耸肩解释到,“小孩子家对这冷冰冰的石头不感兴趣,嘿嘿。”

  “噢,都怪我,一听见你也喜欢玉石就忘记了所有的事,要不我先带你们去我的农场转转,回头再来帮我看玉石?”

  “呃,这不会耽误你忙正事吧?”

  袁毅有些愕然,这老外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

  “放心,我是居家老男人,平时管管农村、打扫一下出租的屋子也没啥事的。”

  盖瑞很是爽朗地挥手表示,将桌上的那些个盒子重新放回了里屋。

  农场就在住所的旁边,确切地说是在农场里面圈了一块地方出来建的房子。

  “来,跟我来!”

  盖瑞迈开大步在前面领路,身姿极其的雄赳赳气昂昂。

  “嗨,盖瑞大叔,你的农场里养了什么?”

  袁月对动物什么的尤其感兴趣,自打了解到今天入住的个农庄就兴奋得不得了。

  “眸......”

  盖瑞将手做六字状竖在了脑门两侧,口中发出了一道牛儿特有的吼叫声。

  “哈哈,是有牛吗?水牛还是黄牛?”

  “噢,我这的都是黑白相间的小牛。”

  “黑白相间的那不就是奶牛?”

  “不不不,我这养的都是肉用牛,不产奶的。”

  一老一少聊得起劲,倒是把袁毅三人甩在了后面老远。

  “瞧,我吹个口哨它们就会过来!”

  盖瑞将手指在嘴边比划着,也不知怎么的就发出了道颇为嘹亮的哨音。

  就在袁月好奇这哨音是如何吹响时,被电网围住的偌大农场深处有黑色云团显现,伴随着有些沉闷的敲击地面声响一群以黑为主间杂着黄、白花纹的牛群奔跑了过来。

  “哇!它们真是听你的口哨过来的!”

  “那是当然,瞧瞧这头,它是领头的,叫彼得,要不要和它打个招呼?”

  “嗨,彼得,你好!”

  “眸......”

  “哈哈,它回应我了,听见没,它和我打招呼啦!”

  袁月欣喜地指着那头名叫彼得的黑牛叫到,“看到了不,它答应我了。”

  “听见了听见了,月月真棒!”

  见儿子如此高兴,袁毅自然不会去揭穿那只是动物条件反射训练的一种。

  盖瑞的农场还挺大,以他们所走道路分作了左右两大块,其间又用栅栏分出了若干小块,目前只养了几群牛,按他的说法会在将来再买些鹿仔来养,新西兰这边红鹿肉的需求还是挺大的。

  “瞧这棵树,它是去年被雷击中劈成了两半,当时还有三头牛在树下躲雨也被电死了。”

  “哇,原来打雷天气不能躲在树下是真的呢。”

  “可不是,要知道被电到的感觉......”

  盖瑞说着就浑身乱颤做起了触电的表情,惹得一众人又是捧腹大笑,都觉得这老头还真是充满了童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