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23章 飞临大冰川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31 2019-02-13 22:27:20

  直升飞机来来回回几轮后终于到了袁毅他们这伙,巨大的轰鸣声和风转螺旋桨的幻影中,终于开始了他们的直升机首航。袁月被特意安排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相比后排挤得满满的三人,前面不但舒适宽敞而且视野宽广,十足的最佳观景位置。

  “噗噗噗噗......”

  螺旋桨转动速度越来越快,众人只觉得身周轻轻一晃窗外景物已然摇摆着越来越远。

  心速有点加快,几人下意识抓紧周围可以抓住的一切物件,毕竟这坐在小小直升飞机里和大型客机的感觉相差太多,十足是太过缺乏安全感。

  “月月,怕不怕?”

  袁毅伸手在前排儿子脑袋上摸了摸,却是忽略了此刻机上众人脑袋上都戴着的大号耳机,这玩意连直升机马达轰鸣的诺大噪音都能阻隔不少,哪能让句轻飘飘的话语钻进耳朵?

  袁月感受到脑袋上的动静朝后扭头一看,见老爸正愣愣地看着自己当下也是搞怪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再指指已在飞机下方变得甚小的景物咧嘴一笑。

  “呃......”

  看来这小子的心比自己还大,哪还需要自己的担心。袁毅笑笑将头扭向窗外,尽情观赏起窗外美景。刘云与张晨二女也没了初时的紧张,从随身挎包里摸出手机开始拍摄了起来。

  直升机没有想象中的颠簸,除了几个必要的拐弯都飞得十分平稳。窗外景致先是葱郁的树林,然后是泛白的河道,继续爬升,越过峡谷……

  很快,前方就出现了白雪皑皑的一片。嗯,不只是白,分明有蓝蓝的色泽从白中泛了出来,在阳光的下反射出刺眼的亮光。

  渐渐地近了才发现这冰川是在山谷尽头山上斜坡里涌出的,哪怕这固态的冰川只能保持着静止,但那汹涌而出的气势依旧,有点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被瞬间冻住,直到下端才由融化的冰水重新恢复了湍急。

  满眼的蓝白色随着直升机的高度降低越发刺眼,待得近了才发现冰川上不只是只有蓝与白,这与之前通过宣传画或是曾经去过的游客所拍照片得来的印象完全不同。

  让袁毅没想到的是冰川居然这么脏,有点像是夏天身上连续穿了几天没换的白衬衣,袖口领子上都是泥巴黑道道。

  说好的纯净无暇,世界上最后的净土呢?

  冰川徒步的向导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上身是件红色的冲锋衣,下边却只是条牛仔短裤,还是露出膝盖的那种。

  “叔叔,你不冷吗?”

  袁月的疑问算是代表了所有人的好奇,就连听不懂英语的刘云也似乎明白所问的内容。

  “嗨,伙计,咱们可是男子汉,别说我,看见那边没,人家女孩子可也是短裤穿着呢!”

  向导脸上故意露出极为夸张的表情,似乎对这样的问题早就司空见惯。

  “好吧,我在学校也是穿短裤的,都怪我爸他们,非说这里会很冷。”

  “噢,伙计,你们亚洲冬天也穿短裤上学?”

  “不不,我现在是在新西兰上学呢,达尼丁,达尼丁知道吗?”

  “啊哈,我当然知道达尼丁啦,那里有所奥塔哥大学,全国闻名呢......”

  也不知是先前聊天混了个脸熟,还是因为对小孩子的特殊照顾,向导帅哥让袁毅他们这组排在了他所带队伍的最前面,而袁月则是被安排着紧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脚上皮靴被绑上了冰爪,配合手杖在冰面上走还是蛮稳当的。向导在最前端拿着柄冰镐左敲敲、右挖挖,带着这十多人的队伍不紧不慢的朝着冰川深处进发。

  冰川的表层看着摸着踩着有点像是冰茬子的味道,更具体点就是没融化又冻上了的雪。不厚的冰茬子下面稍深点就是硬邦邦的冰块。

  在袁毅看来,所谓冰川也就是这许许多多的冰茬子搁在那老也不化,原本还不算太紧密的玩意被越来越多的冰雪覆盖最终引发物理结构上的变化,越压越瓷实,本来白白的雪变成了绿蓝绿蓝的冰。

  这重重的冰在山坡上受地心引力不停往下出溜,所以給起了个名叫冰川或冰河,而这伸出山谷的部分就叫做冰舌。

  袁毅现在的职业或是说谋生手段阳光要划到厨师范畴,所以他在脑中思索这冰川究竟要怎么个欣赏法的时候自然就带上了些食材方面的考量。

  这好端端的白雪活生生被折腾成蓝冰,是不是很有点像黄豆被折腾成了白豆腐、黑酱油的意思?当然这白雪变冰川的神奇,要比黄豆那点本事美丽、耀眼的多。

  再往玉石文玩方面延伸,冰川这吸引人眼球的绿蓝色彩没法不联想到的是玉。本来的一堆石头,长出了点不蓝不绿的颜色就身价倍增,甚至还不断改换名称,绿得透一点的叫翡翠,再动人点的还可以叫祖母绿,再不济的也来个美称汉白玉。

  在冰川上行走,起初还以为就像是在雪地上一般,可深入里面才知道冰川不仅坑坑洼洼的还四处冒着裂缝,甚至还沟壑无数,时不时还能见到冰川融化的流水潺潺。

  冰川徒步,走的就是这坑坑洼洼,看的就是这四处裂缝,望的就是这沟壑流水,给人极其厚重的岁月感体验。

  整整两个小时的行程设计还蛮合理和刺激,或许在情景的安排上有那么一点儿的刻意,穿裂缝、钻冰洞、攀冰墙、进冰屋......趣味无穷。

  穿过的裂缝应该是天然形成,可能经过专职人员的一些修整。窄窄的锥形,甚至有些地方只能踩上一只脚,让袁毅觉得纳闷的是连他那普通身材也被两面冰挤得前胸贴后背,队伍里那些洋大块头要怎么玩?

  其中的一条近乎垂直的裂缝洞壁还绑有绳索,没有绳索的话整个身体将卡在半截没法,光靠脚上的力道根本出不去。不过也就是这个冰洞最让袁毅感触,置身于滑溜冰莹的孔洞中,独特视角下仰望蔚蓝天际处洒下的阳光,实在是晶莹剔透炫目得很,真正的一次与自然零距离体态对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