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24章 冰川的感悟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95 2019-02-16 13:49:00

  不得不说钻冰洞是让人略有窘困的游戏。看见那几位因为姿态不太优雅游戏的游客,袁毅不禁在心中吐槽,这有着明显人工开凿修整成分的冰洞就不能再开大点?

  除了钻冰洞还有爬冰墙是件蛮有意思的事,说实在话要只是为了前进的话完全不必攀爬,多走上几步就能绕道而过。不过这种活动关键不就是重在经历的过程么,要不是让普通老百姓也能体验一回专业登山运动员的那份艰辛,何至于到着花钱买罪受?

  不过几个“探险”游戏下来感觉还真是挺有意思,过后看看被自己征服的“险境”颇有点英雄气概,在这种心情渲染下连拍照留念也有了种特别的意义。

  队伍在向导小哥的带领下继续往上穿行,到了一定的高度后,那冰窟窿真有点马蜂窝似的规模,随眼看去大小洞窟比比皆是,大些的洞窟构成的冰屋也不再是单间存在,一个个连在一起像是套间一样,有的甚至还是套间连套间地让人搞不清哪是哪,在头晕眼花四处茫然之际却留有一丝清晰的感悟:这是人生难得的瞬间。

  想想以前去的冰雪大世界,那种专门用冰块进行雕刻的地方亮起彩灯来倒也透亮,可除了对那份凉气以及彩色光影感兴趣外,啥感觉都没有。到了此刻才真心对以前看了点透明的就喊晶莹剔透、见了点惹眼就叫光怪陆离而不好意思。

  嗯,不知者不怪!

  袁毅在心中如是说,他很是想得开得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不过很快又继续思索比较起眼前的这份晶莹。

  以前玩雕刻倒弄文玩时他很是惊叹过玛瑙、水晶或者是其他各类带上璀璨色泽的宝石,可宝石再怎么夺目也只是那么一点点,怎可与此刻置身宝石身中相比?就像在泳池游泳,几个来回也能很爽,可和跳进大海里随着波涛起伏却完全是两回事,而这其间的美妙,只能是在这冰川里穿梭时才能感受到。

  袁毅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多愁善感了,居然有种极其庆幸自己能有机会观看到这样的景观,让他身临其境地感受所谓冰心玉洁、玲珑剔透大致是怎么回事,在固体的状态下感受纯净,在美丽的画面中感受历史,同时还让人在远离人迹尘世中做些反思。

  嗯,虽然之前有看到这冰川被黑乎乎的脏物侵染,但那应该只是周围未被冰雪覆盖山体岩石飘散的粉尘吧,怪不得从来没有人说起哪怕是提及一句,又有谁会在深深地投入到冰川的怀抱后还去诟病那些。

  能与冰川这位冰心玉洁、晶莹剔透的美女肌肤相依还不够么?

  两小时匆匆而过,队伍在向导小哥的带领下兜了个大大的圈子回到了始发地,解下绑在皮靴上的冰爪后众人各自找了块平整的冰面或躺或坐,此刻才渐渐感到冰面跋涉给身体上带来的酸楚。

  “仔,这冰川徒步感觉怎么样?”

  袁毅躺在冰面尽情沐浴着洁净的阳光朝着同样躺在身边的儿子问到。

  “好好玩啊!”

  墨镜下闭着眼的袁月答到,“这个向导真好,还让我玩了他手上的冰镐,教我怎么挖冰。”

  “嘿嘿,那你有没有问问人家的姓名,还有邮箱、脸书之类,以后没事可以聊聊天嘛。”

  袁毅无时不刻地引导着儿子往善于交友的方向而去,西方国度里的人都比较热情洋溢,可不能再像在国内那般的腼腆。

  “嗯,他叫吉米,我们都已经加了微信好友,很神奇吧,他居然知道咱们中国人用的微信!”

  “嘿!这哥们有一套啊,或许是带的游客里面中国人毕竟多的缘故吧。”

  “咱们的微信在这边叫WeChat。”

  “哈哈,你说的让喂突然想起了在瓦纳卡湖边弹琴的那位,我当时不是留了个微信号给他?”

  “咦依,老爸你真差劲,看样子你连人家的姓名都忘记了吧?”

  “是哦,我对老外的名字天生免疫,转头就忘记了,唉......”

  “我怎么都记得?我看呐,是你老啰,年纪一大就......那叫什么来着,记忆衰退?”

  “哟,你这臭小子居然敢埋汰你老爸了,找打是不是?”

  “嘿嘿,老爸你可别忘了新西兰的儿童保护法,小心被遣返哦,哈哈......”

  “......”

  这儿子是成精了,不过说的话倒是有理有据,袁毅在短暂郁闷后又找到了天让自己能开心的由头,嘿嘿,生活不就是这样么。

  没让众人等上多久,直升飞机就带着“噗、噗、噗”的轰鸣声音从山谷那头飞了过来。向导小哥,呃,应该叫吉米小哥,让袁毅这一组成员第一批次登机,照样是袁月一个人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

  检查几人都准确系好安全带并戴好耳机后,吉米用力在袁月脑袋上揉了揉,“砰”地一声关上舱门,朝机师竖了个大拇指表示一切就绪。

  依旧是在马达轰鸣声与螺旋桨的幻影中慢慢升空,袁月朝着下边的吉米互相挥手道别,一张一合的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有些难分难舍的架势让后边的袁毅看了不禁莞尔。

  直升机上到一定高度后就沿着山谷最边缘的山体飞行,脚下冰雪皑皑,身侧绿意郁郁葱葱,这是来时无暇注意到的美景,估计来这游玩的所有人都只会在返程中注意到这些。

  直升机飞出山谷后,前排的机师扭头过来笑着喊了一句,实在是飞机轰鸣噪音太大没法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只是那有些促狭的笑容让袁毅等人有些犯懵。

  没让袁毅等上多久,答案就在直升机的大幅度急转盘旋中呼之欲出,联想到机师先前促狭笑容,嘿嘿,人家是要提醒乘客做好“极限”飞行体验的准备!

  说是极限飞行,只不过是袁毅给强行加上的名头,其实际上只是几次大幅度的盘旋飞行而已,整个机身倾斜得稍微明显了一些,让乘客有种离心力抛飞感。

  这应该是公司安排给游客的最后一次惊险体验,在已经有了去时的飞行体验再如此搞怪,也不用担心乘客们接受不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袁毅几人在初刻的惊慌之后倒也能迅速平静下来体会这难得的盘旋乐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