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30章 怀唐伊条约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69 2019-03-08 14:06:31

  霍基蒂卡依旧很小,不过好像比约瑟夫小镇要大上一些,或者是这边多了两条横竖马路的缘故,袁毅他们的车从标志镇中心的钟楼开了没多远就到了小镇的边缘地带。

  盖瑞的车在前面带路,眼看着周围的建筑物差不多都要消失了才终于在拐角建筑的一间小门楼路边停下。

  “就是这?也看不出玉器店的模样啊!”

  袁毅还坐在驾驶位上暗自嘀咕,就看见小店的门被拉开,里面出来一位套着工装的女子,二、三十的年纪,一边往外走一边打着电话的样子。

  “盖瑞叔叔,欢迎你!”

  那女子放下电话很是热情地冲到盖瑞车前大声招呼着,然后就看见老盖瑞将车熄火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嘿,袁毅,赶紧下来,我给你介绍我朋友的绿石!”

  “来了来了!”

  袁毅应声下车,顺便朝着那女子打量了几眼。

  “走,进去瞧瞧。”

  盖瑞显得很是激动,一把捞过袁毅的胳膊就往那小店里带。

  “喂,这就是你的老友?”

  袁毅也一把揽在盖瑞肩膀上,眼睛朝女子那边示意了一下轻声问道。

  “噢,怎么可能,她是我老友的女儿,继承了她老爹的绿石加工手艺。”

  盖瑞解释了一句就又扭头看向詹妮,“劳伦斯那傢伙呢?老朋友大老远的过来也不亲自来迎接?”

  “盖瑞叔叔,爸爸马上就到,我已经电话通知他了,这位是......?”

  詹妮见盖瑞和袁毅很是亲热的样子也终于出声问到。

  “噢,看看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袁毅,来自中国的雕刻师,你是没见他的作品,啧啧啧......”

  见盖瑞那付没完没了的模样,袁毅和詹妮相视一笑。

  “你好,我是袁毅。”

  “你好,我是詹妮,您也是从事雕刻工作的?”

  “嗯,以前在国内业余时间会玩玩这个,也帮朋友雕刻些东西。”

  “哇噢,早就听说你们中国的雕刻技艺非常的棒,经常有些叹为观止的作品出现。”

  詹妮也是了解行情的,两三句话就转到了雕刻方面,看得出是个非常热爱这项事业的人。

  “喂喂,詹妮,你就让我们在这门口聊天吗?”

  正聊着,旁边传来盖瑞有些气恼的话语,很明显是因为被两人无视了蹦出来刷存在感。

  詹妮家的绿石店别看门头不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进门处与拐弯长廊组成了一个颇大的展示厅,除了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饰品,屋子的中央位置还有个展示台,专门放置一些比较大型的摆件类饰品。

  室内的灯光打得很足,在射灯映照下的饰品大部分都散发出莹莹绿意,还有些贝壳、牛骨类材质的饰品也是迸发着它们独特的魅力。

  展示厅后面就是工作室,有一扇玻璃门将两个区域隔开,顾客可以在外面清楚看到里面雕刻师的工作场景,也算是比较有意思的安排了。

  按盖瑞的介绍,自己这位老友店里的饰品都是他们父女两制作的,不像别家店铺里有着许多的舶来品,甚至很多都是来自中国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小工艺品。

  正看着,一位身材壮实的黝黑皮肤男人推开店门走了进来,随后就是满脸激动地与盖瑞拥抱在了一起。

  “这是我爸爸,和盖瑞叔叔是几十年代老朋友了,每次都是搞得这么激情的样子......”

  詹妮生怕袁毅会不理解两个老男人的基情四射赶紧解释道。

  “嗯嗯,这两天我可没少听盖瑞的念叨。”

  盖瑞的朋友也就是詹妮的老爸叫劳伦斯,是个毛利人,属于新西兰本土血统,这点在袁毅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来,黑棕的肤色加上随处可见的纹身,典型的毛利人特点。

  “别看这店子不大,每每卖出去的可都是近乎纯利润呢!”

  一说到这个,盖瑞的脸上就满是羡慕,原来新西兰政府对岛上毛利土著有着很多的优惠政策,毛利人可以不用交税。

  “那......会不会有冒名顶替的事?”

  袁毅的意思很明白,比如盖瑞的农场就可以请劳伦斯来出面办理执照什么的,顶着毛利人产业的话就能免去大笔的税费,要知道新西兰的各种税还是蛮重的。

  “哈哈,那是政府为了鼓励我们毛利人出去工作给的福利,”劳伦斯笑着调侃到,“要知道我们坐在家里啥事不做也有的救济金拿,也别拿咱们与白人的不同待遇说事,这都是基于怀唐伊条约规定的,这些白人侵占了我们的土地自然是要有所付出。”

  《怀唐伊条约》(Treaty of Waitangi),又译《威坦哲条约》,是1840年时英国王室与毛利人之间签署的一项协议。条约的签订,促使新西兰建立了英国法律体系。同时,也确认了毛利人其土地和文化的拥有权。该条约被公认为新西兰的建国文献,该条约目前仍为现行文件。

  主要内容就是:毛利人各酋长让出其领土主权,凡岛上出生者,均受英国法律管辖。保证新西兰各部落酋长的土地、森林、渔场及其他财产不受侵犯;如出售土地,应优先出售给英国女王。许诺毛利人可得到英国女王的保护,并可享有“英国国民所享有的一切权利和特权。

  最初的怀唐伊条约,在毛利人眼中是欺骗性的,他们为此而抗争,条约被束之高阁多年。后来的怀唐伊条约是毛利人争取权利的依据,他们为此而抗争,最终条约成了新西兰最重要的宪法文献。

  在怀唐伊条约之后,毛利人被赋予了更加顽强的生命力。他们接受了新式教育,保护了自己传统文化,争取到了政治地位。最为关键的是毛利人没有像世界上其他土著一样在历史的洪流中灭亡,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外,也有幸运的成分。

  就连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都说过:“新西兰是历史上少有的,殖民过程十分和平的国家”。这话实际上就是在说:虽然流氓耍了,可是耍得比其他流氓温柔多了。

  说到底,这个言论除了脸皮厚点之外却也比较接近事实:毛利人的确幸运的躲过了欧洲殖民者贪婪的初期征服阶段。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