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43章 闪闪的泪光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73 2019-05-16 14:59:55

  好牧人教堂是当地最出名的建筑物,教堂小小的,完全,没有印象中高大哥特式建筑的样子,就像一栋普通小屋子那般静静地待在特卡波湖边。

  袁毅他们来的不是时候,此刻的教堂并没有开放,从小教堂的窗口往里面看去,没有那些精美的装饰,几排座椅、一个祭台,普普通通。

  不过搭配着窗外碧蓝的湖水,盛开的鲜花和连绵的雪山,想象着坐在其间,耳边回荡着圣歌,似乎真有种整个人都得到净化的神奇体验。

  据说这个教堂是没有牧师的,由镇上的本地居民轮流管理。在教堂外面空地上还有一座牧羊犬的雕像,这是为纪念当年帮助镇上居民开垦这片荒地的牧羊犬而竖立的。

  黄灰色的小教堂、奶蓝色的特卡波湖和白褐相间的库克山,真是一幅美到让人想哭的画卷。

  湖边长满了鲜花,高高得从绿色里面窜了出来。粉红,淡紫,嫩黄,翠绿,奶白各种颜色在夏日的湖边,映着蓝天和雪山,开的格外灿烂。

  “小月月,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花吗?”

  张晨与袁月拖在后面边走边朝水里丢着小石子。

  “好像是芝麻花?”

  袁月有些不确定地答到。

  张晨睁大了眼睛看向袁月笑问到,“哈哈哈,怎么会是芝麻?”

  “不都说芝麻开花节节高?我看着些花都窜起有半人高了。”

  袁月的理由让众人不禁莞尔,就连旁边那些不认识的中国游客也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小娃娃,这叫鲁冰花。”

  一位带着孩子的母亲给了袁月正确的解答,可是接下来她身边孩子的接腔却是让袁毅心中陡然一颤。

  “妈妈,我知道我知道,你教我那歌里的’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

  ......

  袁毅、刘云、张晨,三人同时都将视线集中在了袁月身上,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去化解此刻的窘境。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袁月稚嫩的嗓音在湖边低低唱响,想起曾经赖在妈妈的怀里问着关于鲁冰花的种种,还说以后一定要亲眼去看真正的鲁冰花......

  “爸爸,你知道为什么它们叫鲁冰花吗?”

  一曲唱完,让人诧异的是袁月的表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不堪,反而是主动询问起了关于这花的来由。

  “鲁冰花的英文名叫做Lupiuns,在中国有个不怎么上档次的名字叫路边花,因为这花本身就是长在路边,是名副其实的路边野花,鲁冰花的叫法也不知是取了英文还是咱们那路边花的谐音了。”

  袁毅回答得很是细致,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在面对懂事的儿子时心里好过些。

  “嗯,”

  袁月应了一声,忽而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袁毅,“爸,刚刚我听那些人说离这不远的地方有片鲁冰花农场,咱们去看看好莫?”

  鲁冰花喜欢阳光充足,空气凉爽的地方,所以在特卡波这块地方简直是鲁冰花的后花园,山脚、湖边、路边......到处都有鲁冰花的身影。特卡波地区鲁冰花的花期很长,从初春到秋天,几乎都能看到各种颜色的鲁冰花在那里盛开,以至于车开出特卡波小镇没多久就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成片鲁冰花。

  将车子停在路边,沿着指示牌引导绕过围栏走进了这大片的鲁冰花农场,顿时有了种完全不一样的感官刺激。

  之前都是在路边看到过三三两两的鲁冰花,就算是在特卡波湖边的鲁冰花也只是一丛一丛的,不像这里是连绵不断的一大片鲁冰花。

  穿行在这片鲁冰花丛中,耳边是嗡嗡的蜜蜂声,四周是鲁冰花不浓不淡的舒服甜香味,清风中吹来,还似乎混合着这里的阳光、雪山、湖水和青草的味道。

  “爸爸,咱们来照相吧。”

  听着一向不中意摆拍的儿子请求,袁毅有些诧异,可等他被儿子拽着过去摆好姿势时顿时有种泪奔的冲动。

  儿子和他之间留出了一个人的空位,说是给妈妈留的,要袁毅之后找来妈妈的照片给PS上去。

  照片连续拍了好几张,有站成一排父子俩扭头朝后看的;有站了两排,一角空余了位置的......各种队形站姿完成后,就连举着手机给他们照相的刘云和张晨都是泪目涟涟。

  “妈妈说她也没见过鲁冰花,这下好了,咱们一家人一起和这么多的鲁冰花拍照......”

  话没能往下说完,袁月的小身边早被刘云搂着了。

  “小月月,要不小姨来给你做妈妈?”

  刘云用极小的音量在袁月的耳边轻声问到。

  “你是小姨,不是妈妈。”

  袁月的回答让刘云有些怅然,随后却是下了决心似的再次压低了声音问到,“那......让张晨给你做妈妈怎么样,她经常陪你玩游戏,关系和你处得那么好,肯定能扮演好妈妈这个角色。”

  “我的妈妈叫刘丽娟,我的爸爸是袁毅!”

  小家伙不大声音让正关注着这边的袁毅和张晨有些愕然,只是看着孩子脸上透出的坚定表情又有些明白,孩子的父母只有一个,那是个任谁都无法替代的身份。

  小镇附近的约翰山上有个天文台,每天晚上这里都有组织观星团半夜上天文台看星星。袁毅他们虽然没有在这里观星的打算,但却不耽误他们登上约翰山顶去俯瞰特卡波群山环绕的魅力湖景。

  晚上的约翰山主要是观星团前往观星,白天的约翰山就是登山眺望特卡波湖的。山顶能看到整个特卡波湖和小镇,而且最关键的是山上有个被誉为全世界最美的咖啡馆,就建在山上的天文台里,网络上到处都是强烈建议上山顶去喝杯咖啡的帖子。

  去约翰山的路上没什么车,到了约翰山脚下看到有个牌子,自驾车子上山是有时间规定的,为了减少光污染夜晚自驾车是不可以上山的。

  甚至在这里还设置了一个售票亭,按照每人两刀的价格买票上山。这在新西兰可算得上是件稀罕事了,不过袁毅也懒得询问其中究竟,只是想着赶紧上山点上杯咖啡,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