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最遥远的南边

第150章 构思灵动生命

最遥远的南边 哦罗罗 2050 2019-06-14 14:24:53

  弥勒佛大致搞定,袁毅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了盖瑞。

  照片当然不只是随便拍拍,放在手上以肉色底、放在石头上浅色底、还有放在草地上绿色底......各种环境再利用光线角度的偏移变化,在拍出的十多张照片里面好好挑选了一些既能表现出雕件最美效果又于原物不失真的。

  发消息过去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人家知道东西做得差不多了,二是问问是否介意在雕件背面不显眼出刻上自己的专用标识。

  “嗨,亲爱的毅,你真是的天才,这东西太完美了!”

  很快,盖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接通就是忙不迭的交口称赞,各种溢美之词不要钱似的往外直冒,听得袁毅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那个标识帮我雕上,这可是名家记号,我告诉你,急凭你的水准绝对会在新西兰创出诺大的名号的!”

  “那就给雕上?”

  袁毅以前雕的东西都会附上款式标志,只是现在这件可是要拿来作为求婚的物件,再雕上自己的印记......会不会有些怪怪的?

  “喂,能不能说说你的标识模样?可别好好的东西上面来个蹩脚的玩意。”

  或许是想到了这件弥勒佛的用途,盖瑞终于有些清醒。

  “嗯,就是我名字里面的毅字的篆体图案化纹样,怎么和你说呢,干脆我画出来拍照给你看。”

  挂了电话,袁毅找出纸将一个篆体的毅字图形给画了出来,毅字的笔画本来就多,再加上整个图形不大,看上去倒是像个布满了藤蔓的花卉纹饰。

  收笔拍照,发送过去后没多久就再次街道了盖瑞的电话。

  “哈哈,必须上必须上,我告诉你啊,不单是我这件,以后你所有的雕件上面都必须得出现这个标识,知道不,我有个预感,你的这个标识日后肯定会像酷奇、拉达一样的有名气!”

  噼里啪啦又是一大通,可见电话那头的盖瑞是兴奋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

  “行,我会找个隐蔽的地方雕上,既让它存在又不容易被发现。”

  “OK,就按你的意思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因为没有抛光设备,手工只能做到偏亚光的效果,告诉他这物件在经过贴身佩戴后会越发的光泽闪亮,不用担心。”

  “嘿嘿,我就喜欢手工的,我给你个建议啊,以后你可以在抛光上推出机器与手工两种,从雕刻到抛光全手工的噱头估计能被很多人追捧的。”

  结束了通话,袁毅联系了一家快递公司前来取件,直到快递小哥将东西包好取走后,袁毅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这弥勒佛整整花费了他一整天的功夫,期间的饭食都是用泡面加糕点的方式对付的,好在儿子够懂事,知道他在忙并没用前来打扰。

  此刻见袁毅收拾起了东西也就麻利地凑了过来,“爸,雕完了?”

  “嗯,累死我了。”

  的确,不说坐在工作台前一整天的滋味不好受,就是紧抓着石料和手柄都不是件轻松的事。

  “要不要在床上趴着,我给你捶捶背、按按腰?”

  “行啊,看来咱们月月是真长大了,知道会疼老爸啰。”

  “嘻嘻,休息完了可要陪我好好打两盘,云姨和晨姐她们水平太菜了,”袁月说着将语调放低,很是神秘地说道,“她们都是猪队友......”

  果然,不同寻常的卖力讨好后面肯定有着小伎俩,不过与儿子同乐还能享受到如此待遇,倒是不错。

  夜深人静,凉风习习,袁毅把熟睡儿子踢掉的毯子重新给拉上,然后搬了张靠背椅坐在了外面的走廊上。

  时隔一年重新拿起雕刻刀还能雕出件颇为完美的作品,袁毅的心情还是蛮激动的。以至于躺在床上半天也没睡着,干脆跑出来感受一下外面的清凉,勾勾稿子。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远离大陆架,新西兰这边的夏季里居然没有什么蚊子,算是省去了因此带来的不胜烦恼。拉亮走廊的吊灯,袁毅将稿纸摊在大腿上开始勾勾画画起来。

  随着笔尖在纸面滑动,一头壮实又可爱的边境牧羊犬现了出来。这是基督城杰夫曾经养的那条狗,好像是叫“赛蒙”吧,可惜没能亲眼看上一眼,光凭着照片实在是难以画出神韵。

  动物雕刻原本比人物要来得简单,但是要雕出独特的生气还是蛮难的,不像弥勒佛,虽然属于比较难以表现的人物形象,但他的头脸造型早已深入人心,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已经套路化,即便是袁毅在雕刻时按照石料原型做了不少改变,但那张笑脸却是改动不了一下。

  套路的东西实际上就是那么几下,只要把程序记熟,手上抓稳就不会出什么纰漏而。对着照片想要雕出个让主人一眼就认识的生命体,那难度可是大了不止一点两点。

  要怎么才能雕出它的精气神呢?袁毅看着纸上已经勾画出外形的狗儿陷入了沉思。

  按照草图雕出来的肯定是只漂亮狗儿,但是不是赛蒙?袁毅不能确定,估计也只有杰夫两口子才能拍板了,可总不能等雕好了再谈论像不像的事儿了吧。

  “这事还不能急!”

  袁毅放下纸笔轻声走下楼梯,来到院子里将正趴在窝里睡觉的旺财喊了出来。

  “去,跑一圈给我看看!”

  袁毅将手中的网球丢了出去。

  “嗯嗷......”

  或许是还没睡醒,又或者是对主人在这大晚上的和自己丢小球的举动不解,旺财少有的没用立马追出去,而是低低地发出喉间声响。

  “去,把球找回来。”

  袁毅推了一把旺财,终于让它跑了出去。

  “赛蒙个头比旺财大,那么步伐应该没有这么轻盈,要更霸气些!”

  “嗯,赛蒙毛色比旺财多了些棕色,选料时得留心一下。”

  “对了,听杰夫说赛蒙很乖,不会去咬家里养的小兔子,嗯,这点比旺财强,上次的那只刺猬路过,这傢伙跑去逗弄人家,结果被刺了一嘴......”

  有了旺财的帮助,再回忆起杰夫对赛蒙的叙述,袁毅终于在心中将赛蒙的形象丰满了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