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恶毒女配的内心独白

第八章 叶一笑的记忆 上

恶毒女配的内心独白 风幡 1304 2019-04-16 01:41:48

  “教主大人~我们堂堂第一魔教,叫什么劳什子的一叶教,倒叫人以为咱们这是日日斋戒沐浴、晨钟暮鼓的好地方呢咯咯”

  又没个正形了,沾了酒便放肆起来,每次均说着自己的那套歪理——君子小人,与醉鬼无由,嗝。嗤,挑挑眉眼神都不想打发一个给这疯女人,无棘手任务时常是如此,白日不见踪影,夜晚便喝的像个妖孽一般,银白色的面纱扔在一边,整个人倚靠在树下。问过她为何钟情于赤蟒山断崖这棵树,莫非是妄想这树变成个风流公子,最好是跟她心里的那位一样的模样,她却说“这崖前的风多自由,东西南北任我行,时刻都可将所思所念拥在怀中,飘在这天地间。”那时的星星漫天,在自己扭头看去的时候,竟误以为那映在她眼里的星光是泪光。这疯女人从十三岁跟我修魔,小心翼翼的伪装实力不敢表露通身功法的待在那虚伪至顶的清虚派,到十八岁在武林盟盟主爱女的比武招亲上浑身是伤杀出血路被我救下,未曾见过这人有过眼泪这种东西。明明很冷漠,甚至比自己还适合修魔,从始至终都是那样轻佻的样子,连伤感都只在这崖前酒里展露一星半点迅速飘散在风里。

  这个一战天下知的妖女,从任人欺负的天下第一正派清虚派外门小弟子变成了魔教四护法之一,杀人不眨眼脚下尸骨千万的样子。初次见面的时候正被体内大量充斥还在不断吸入的真气搞得要走火入魔,那时也没有什么害不害怕的,一向如此,生死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毫无选择的东西,况且也没有什么非要活着的理由,梅姨可能会难过,毕竟培养了那么久的少主。就在这时便遇到了树下小憩穿着似乎是什么道派的弟子服饰,没有什么思考的理由和时间,强行将真气灌入其体内强行打破经脉间的桎梏,没想到这人经脉竟异于常人,大量的真气涌入也没有爆体的迹象,也只是暂时,很明显这真气正横冲直撞。缺点东西,引导的东西,这正道弟子竟连运气功法都不会吗,能活着谁会求死,低声传她魔教逆转心法,没想到这人竟异常迅速的领悟了,就这样慢慢的两人的真气循环到平衡的阶段,功法突破九段。事实上顺利的话,下一秒这人将会死在我的手里,一夜突破至三段,何等的天赋,梅姨说我魔教心法愈往上便越晦涩,事实上靠的还是天赋,所以她相信我可以将之练到只有前教主到过的九段,而现在我看到了一个比我还恐怖的人,当真有趣。

  我知道她在假寐,也知道她现在压在身下的手中定是拿了什么东西的,匕首还是银针都不重要,蝼蚁尚且偷生,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人这样拼命的想活着呢。哦,原来是毒粉,拂袖弹向原主,那人已经踉跄的往前跑去,竟连轻功都不会,这灵霄峰清虚派想来竟是这般藏私,不过呼吸间我的手就又一次放在了她的脖颈上,抬头第一次直视那双眼睛,像是看到冰天雪地里的一汪结了千百尺冰的寒潭,只稍一眼,肝肠寸断。

  下一瞬,我松开了手,听着对方压抑不住的干咳,我想我要开口说点什么,虽然一向不爱多言,但现在我想说点什么,比如你想怎么死小道士,或者你要死了有什么想说的。而事实上我听到自己一夜无言的略微嘶哑的声音

  “修魔如何”

  惊诧、思索、提问只花了她皱眉的功夫

  “能变强吗”

  “......”并未想到是这样的问题,沉默间却又听到这少女自顾自的说

  “你年纪与我相仿便已如此厉害,只要你能教我,修魔也好”

  真是个矛盾的人,明明顾忌着什么不愿修魔,却又语气坚定的说出这样的决定。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