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绯桃盛开

第十二章 林中涉险

绯桃盛开 阑珊界 3488 2017-08-13 09:35:02

  见那老者的怪样,我站在那里发愣,怎么又是八卦又是桃花?抬头再望那老者时,见那老者的后衣背上也画着一圈头尾相交的阴阳鱼。

  我奇怪地追了上去,“喂,你是谁?你等等我……”

  那老者似是听见了我的声音,脚步越走越快,明明是双眼缚着白绫的人,走起路来却健步如飞,我跟在他后面走得气喘吁吁也未能跟上。

  约莫行至一里,前面出现一片树林。

  那老者转身正想对我说些什么,只见树上“咻”的跃下两个蒙面人,他们身强力壮,身材颀长,穿着同样的黑色劲装,只露出两个黑洞洞的眼睛。那两把明晃晃的长刀,直指我的喉间。

  我大惊,吓得退后几步颤抖着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蒙面人回道:“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姑娘务必要跟我们走,我们主子有请。”

  我哆嗦着追问:“你们主子是谁?”

  话一落,又一个蒙面人飘然而至,“少陵,少康,将她带回府中。”

  呃?!这声音咋这么熟悉……哦,对了,这不是羿子建的声音吗?我冲口而出,“羿子建,你想干嘛?”

  那个蒙面人立马拉下面罩,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姑娘好聪明,在下想请姑娘到我府上赏月,又怕明卿小气,故而出此下策,还望姑娘见谅。请吧!”

  既然是熟人,我也不再害怕,便问道:“师父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羿子建拉着菱形脸似笑非笑,“他呀,在睡大觉呢,我能把他怎么样。”

  我“嘘”一口气,师父总算是没事,可他怎么会睡大觉呢?一定是羿子建这家伙使了什么伎俩,看他那一脸的阴险狡诈,师父定是着了他的道。那这个算命人呢?是不是和他是一伙的?”

  我刚想问,另一个蒙面人倒先开口了,“禀主子,我们的人尚未露面,她就跟着一个算命的跑过来了。”

  听话因,我们此次出门早已在羿子建的预谋中了,看来明卿说得没错,这家伙野心勃勃存心不良,果不其然旺桃园周边的小鸟是他安插的,只要我一出旺桃园,没有他羿子建不知道的,看来我今日是在劫难逃了。而这个算命人也不是他们一伙的,那他又是谁?是我引得他还是他引了我?

  “哦?”羿子建沉思片刻,“这倒省了你们不少力气。”说完,鹰鹫似得双眼扫视了下我,一副嘚瑟,“姑娘,走吧!”

  我立在原地左右顾盼,不远处那个算命人的身影若隐若现。此处行人稀少,唯一知道我去向的也只有这奇怪的算命人,于是我便将希望寄托于他身上,希望他能告诉明卿,让他赶快来救我。

  羿子建见我举步不前,甩头示意少康和少陵,“带她走!”

  少陵和少康快速地闪到我身边,一人一手抓住我的肩起身欲走。

  “放下这位姑娘!”

  我闻言抬头,见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立在我一丈之外,他一身青衣鼓舞,长发随意束系肩背,手里握着一把金刚锏,长身玉立于秋风中!

  羿子建鹰鹫似得双眼射向那银面男子,冷冷哼道:“阁下何人?为何多管闲事?”

  银面男子一副不羁,玩味十足地开口道:“不是在下多管闲事,是这位姑娘不愿跟你走。”说完,他幽深的眼瞳瞟向我,“是不是,姑娘?”

  此刻,我哪管他是银面男子还是金面男子,只要有人能救我就好,便小鸡啄米似得点点头,“这位公子说得对,我家夫君此刻正在找我呢,我得赶紧回去。”

  羿子建直视着银面男子,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戾,“那阁下之意……是非要管这桩闲事不可?”

  银面男子毫无畏惧,双手交胸淡淡回道:“我想在所难免吧!”

  “那好,速战速决。”话一落,羿子建手一挥,少康和少陵手提长刀立马冲向银面男子。

  银面男子不慌不忙举锏迎上,一人对二人,两把长刀同时死死地钳住银面男子的金刚锏。银面男子大气不喘,僵持了下猛地一抽,金刚锏立马翻卷起来,少陵和少康一时措手不及,两把长刀同时应声落地,二人慌忙拾起长刀继续上。

  “退下。”羿子建大鹏展翅般的落在银面男子面前,“阁下好身手!”说着,弹弓一出,一片银光闪闪。

  “素问羿家太师府以箭术卓著,看来也不过如此。”银面男子说得云淡风轻,似乎话里有话。

  羿子建一听大惊,“你到底是谁?既然知道,又何必挡我去路?”

  “别废话,出手吧!”银面男子说到做到,举锏向羿子建的左臂击去。

  羿子建向后一退,身子一挪,往后一缩,正想用弹弓弹去,没想到银面男子左手又伸出一锏,一下击在羿子建握弓的右臂上,弹弓差点震落在地。他一下恼羞成怒,飞身退后立于一树枝上,按动弹弓机关朝银面男子使劲地射去,只见弹弓里射出许多白色的小针芒,直直向银面男子飞去。

  银面男子举锏翻飞,尽管如此,腿上还是中了几针。他跌落在地,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你终于出手了,羿狗贼就是羿狗贼,永远只会暗箭伤人。”

  羿子建手握弹弓抵在银面男子脖颈上,咬牙切齿道:“你学艺不精还出口伤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便进来。既然你深知我羿家底细,又不肯说出你的身份,看来我留你也没用,还不如一刀宰了你。”

  银面男子视死如归,盘腿坐于地上,两掌摊开于两膝,似在调理养息。

  眼看银面男子无力还手陷入绝境,羿子建这家伙一贯的作风是今日事今日了,上次就这样要挟明卿进了旺桃园的。此刻弹弓就在银面男子脖颈上,下一刻说不定就脑袋搬家呜呼哀哉了。

  我越想越怕,豆大的汗滴顺着面颊直往下淌,擦了擦抬起头,不知借了谁的勇气厉声喝道:“住手!羿子建,你已伤了他,还想赶尽杀绝,放了他我跟你走就是。”说完,趁机上前推开羿子建握弓的手。

  羿子建一把抓住我的肩,像老鹰抓小鸡似得鹰钩鼻凌厉地对着我,“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不放过他你同样也得跟我走。”

  我早已领教过他的强势,此时此刻确实如此。便嘿嘿一笑想要抽离他的手,却怎么也搬不动他。这样也好,至少转移了他的注意力,给银面男子争取点活的希望,可接下来怎么办?

  正想着,树林里又是一阵风动。

  “慢着!”

  话音一落,树上又飘下一个黑衣劲装的少年来。那少年个子不高,却胖瘦匀称,一张小白脸尤为标致,肩上扛着一把长刀,现着一腔玩世不恭的调调,“谁在这里扰我清梦?我刚才听到谁喊谁是羿狗贼?”

  羿子建垮下脸大怒,“找死,我太师府岂容你这等黄毛小子在此放肆。”说着拿起弹弓就动手。

  “慢着慢着,着啥急呀?”少年笑嘻嘻地说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你大爷我是上嬴大名鼎鼎的十二护卫后裔,我叫纪禽星。我后面还有十一个护卫,怎么样?害怕了吧?害怕就放下这两个人,赶快逃命去。”

  少陵和少康相互惊愕对望了一眼,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我纳闷啊!怎么又出来个十二卫后裔,这江湖传说是越传越玄了!再仔细瞧瞧眼前这几个人,不是蒙面就是清一色的黑衣,更要命的是,他们都手使长刀,难不成这年头流行黑衣和长刀?

  抬起头但见羿子建怒目圆睁,一脸戾气,“说完了没,小子,就你这怂样就是二十四个护卫一起出来又如何?”说完抬头示意少陵,“将这粒小石子给我清掉!”

  “是,主子。”少陵应了一声就和那个自称纪禽星的少年打了起来。他两长刀对着长刀,几个回合下来便分出了胜负。少陵身强体壮,刀功凌厉,刀法精湛,显然是历经江湖已久。而纪禽星虽也刀招沉猛,但体力和变招明显不及少陵,毕竟是初出江湖的嫩芽笋,落了下风也是必然趋势。

  我原以为多了一个帮手,救我的机会也大些,谁知他们一个个自身难保还让我揪心。正着急间,只听一声“走”,我的双肩已被羿子建和少康提起飘出了丈许。

  “等等。”

  说话间只见银面男子执起金刚锏,伸手一掷飞出袖中金刚链,直往羿子建的身上袭去。羿子建躲闪不及,金刚链缠了一身。银面男子往后一拉,羿子建立马仰倒在地。锏随链子又回到了银面男子手中,他“啊”的一声逼出体内的白芒,腾地一下冲起站在我的身旁,指着少陵和少康,“识相的快走。”

  少陵一下扫开纪禽星的刀,和少康一起奔向惊魂未定的羿子建,“主子,怎么样?”

  纪禽星见此收起长刀指着羿子建大笑:“哈哈哈!你终究还是打不过这个银面具。”说完,转身又对着银面男子,“喂!你是谁呀?你是不是我同道中人?”

  羿子建一个鲤鱼打挺跃起,眼中暴戾光芒尤甚,厉声喝道:“一人一个都给我上,格杀勿论。”说着,人已向我飘来。

  银面男子立在一旁慌忙举锏迎上,没战两下子,少陵又匆匆提刀上来。这可怎么办?两个高手打一个,我真为银面男子担心时,羿子建突然改变方向抓向我,我一惊立马转身往那算命人的藏身之处跑,没跑几步就被一藤蔓给绊倒了。正想着喊救命时,不远处传来了华善师父的呼喊声:“小仙女,你在哪儿?快出来呀?我那小徒儿来找你了!”

  这时银面男子丢开少陵也往我这边赶来,羿子建见此情景,知道再也难以得手了,便极不情愿地收起弹弓,一声“走”,三人立马消失在树林里。

  我大是欣喜,急忙奔向银面具和纪禽星,恭恭敬敬地躬身作揖道:“多谢两位壮士相救,稍后还请壮士移驾旺桃园,我夫君会帮你们医治的。”

  银面具深如幽潭的黑眸盯着我许久,然后一手拉着纪禽星,紧跟着“咻”的一声,也消失在茫茫树林里。

  “喂,你们不要走,我夫君会帮你们疗伤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听见,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