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安然与夫

第十章 强势出击

安然与夫 闲着常乐 3427 2017-08-13 13:52:06

  又是一年春去秋来。

  申希国·申希·中英二十七年初秋,四皇子宗政狂歌随母归宁。秦皇后离宫,皇家、秦家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朝中人心惶惶,悄然分裂三派。一派支持皇权,坚决拥护皇家主权;一派支持宗政温宇为太子,继承大统;剩下一派或是左右摇摆,或是独善其身,中立。

  申希·中英二十七年深秋八月底,李家寻回旭尧太子。李司棋封太子太傅,贴身教养旭尧太子。同日,洪阁倾巢而出,集聚秦家。秦家所有产业关门避世,申希国经济瘫痪人心惶惶。

  上位者大怒。发兵秦家。

  同日,‘东和’在申希国、岭国、徙族三大势力交界处强势登陆。

  皇家、秦家双方交战在即,却纷纷得到‘东和’登陆的消息。那时已是‘东和’登陆7日之后。安然高举安家旗帜摔‘东和’一众,七日内连夺城池一十四座。其中申希国占7座。

  接到消息的第二日,宗政育英颁旨封宗政温宇与宗政狂歌为振威王,摔十万大军前往边境镇守疆土。

  斗归斗,当遭遇外敌的时候父子终究是父子。

   十万大军啊!安然不由的咋舌,这老皇上莫不是老眼昏花了?他怎么敢将十万大军交给那兄弟俩?展颜笑着回道:因为监军的是李家的那位太子太傅——李司琪。

  这李司棋,安然是见过的。那时直觉得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书生。如此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能让老皇帝如此重视的人又怎会是个‘书生’这么简单。安然摸摸白虎的小脑袋:“虎虎,这李司棋果真那样大才的话,做你的师傅倒也是当得起的。”

  小白虎傻呵呵的冲安然笑开了,费了死劲的要往安然身上爬。安然将他一把抱起:“虎虎想娘亲了没有啊?”小白虎咿咿呀呀的只吐出一个‘娘’字,‘亲’是怎样也拐不过弯来。

  安然大乐:“那虎虎想不想哥哥啊?”

  看见安然的笑,小白虎更是高兴的拍手直学着叫‘哥’······

  秋风飒飒,9月初三申希国‘振国军’十万大军到达青溪城,与‘东和’大军瑶瑶相望。

   9月初八两军开战。主将宗政狂歌,随行军师李司棋,前锋秦一律。

  第一战。大部队由秦一律带领,吸引‘东和’注意力。主将宗政狂歌摔2000余名精兵自‘东和’后背与岭国军队回合。由宗政狂歌和岭国大将军齐豫由后方偷袭。

  当天下午寅时三刻,岭国军队与申希国军队汇合处遭遇伏击。岭国大将军齐豫被活捉,宗政狂歌全身而退。

  同时,申希国主将前锋秦一律,降。两万大军陷入安然提前布好的阵中,被俘。被活捉的还有太傅监军李司棋。

  宗政狂歌手提嗜血剑直指‘东和’大旗,猩红的双眼即要破城而入。一身的军装带着未干的的血迹,嗜血的双眸带着毁天灭地的煞气。这样的气势让城门上满手鲜血的海贼们不禁双腿发颤、站立不稳。

  宗政温宇亲摔大军来到‘东和’大军城下。即为主将的他也是一身的白衣,英姿飒爽。衣袂飘飘,颇有些谈笑间灰飞烟灭的气势。同样的脸孔,气势却不一样到了极致。

  望着城门上方的秦一律,温宇的目光像是要把利箭。即使他至始至终都知道秦一跟在他的身边绝不是因为认同他。但他绝不相信秦一会叛国。不管怎样秦一都是秦家的秦卫之首,秦家就算与皇家决裂也是只属于申希的秦家。所以他很放心让秦一担任了前锋一职。就算此刻秦一站在‘东和’的城门之上,他还是不相信秦一会叛国。

  战争一开始便被敌军不费一兵一卒俘获2万大军。这等奇耻大辱使得振国军心中怒恨交加,只盼与‘东和’一绝生死,以挽回颜面。可‘东和’的人却城门紧闭,不予理会。他们只好看向秦一,每个人看秦一的眼神都是那种刻骨铭心的恨。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着黑衣劲装的女子出现的秦一的身旁。那女子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黑衣,衣着刺金盘龙;黑发,红唇似火。那是怎样风华的女子啊。她不是绝美,就是那样的飒爽。你抬头看她俯视你,好似她合该高高在上。细心的人看到她的右手皓腕处系着一颗黑珍珠,那是海上的至尊瑰宝。只是在尊贵也尊贵不过女子的举手投足的风华。那便是安然。昔日秦家的家主,今日‘东和’的主子。

  她抬起右手,那是她来的路上在路边随手折下的一朵菊花。

  看着黄艳艳的菊花,她嗤笑出声。菊花、九月初八,这让她想起了那个‘满城尽带黄金甲’。那句千古名句怎么说来着······啊,她想起来了。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尽百花杀。”话落,安然瞟向下方的大军。在这杀气重重的诗句里,沉浸在安然风华中的人们肃穆起来。

  一早听说‘东和’的主子是个带孩子的女人,本以为是个传言。如今看来如果那个女子就是眼前这位,他们便不会怀疑了。

  安然将手中的菊花轻飘飘的甩手丢下,含笑看着它落入温宇的手中。

  “许久不见,相公还是这般明**人。”

  宗政温宇不语,抬头看向安然,目光讳莫如深。

  “你···你···你是····安···然···?”手中的嗜血剑无力的垂下。他有些高兴又有些悲伤。她没有死?她真的没有死!即使三年来没有她的一丁点消息,可他依然不断告诉自己她一定还活着。

  如今她真的活着,还俘获了他2万大军。就是这样,他竟然也生不起她的气。此刻他才知道,他当初错的多么离谱,他错失了又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看看手里的菊花,再抬头看看城楼上的女人。她真的变了!明明以前还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如今是俯视他们高高在上的女王了。不管是在怎样糟糕的状况下出现,她总算是出现了不是吗?三年了,终于···出现了!

  

  安然手一挥:“小的们,开城门迎接你们的姑爷进城。”

  回身看向二人:“我这地方地小人多,随从就不要带了。”

  夺我城池7座,俘我大军2万,可不是地少人多吗。振国军敢怒不敢言。

  众人相劝不下,两位主将就这么只身进了敌营。那能如何?连皇上派来的监军都被活捉了,剩下他们又能如何?只好快马加鞭上报圣上。只是没想到,两位振威王刚刚进城‘东和’就派人送来了书信。

  ‘十日后申希国国君来见,否则坑杀两万大军。’落款是安然,盖的也是‘东和’的印章。

  满朝文武个个声讨秦家,扬言秦安然该诛。

  老皇帝嗤笑:“谁能诛得秦安然,赏万户侯,世袭。”

  满朝静然。

  老皇帝下朝退下龙袍轻骥出城,直奔青溪城。

  温宇与狂歌进城。所到之处虽不是热闹繁华,却也和平宁静。没有感受到一丝战争带来的血腥感。

  领路的由看城门的壮汉换成了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她提着花篮脸颊通红的走在前头,时不时的回头瞄一下后面的温宇。狂歌她是不敢看的,那人拿着剑满身是血很是吓人。

  “那里面就是了。”小姑娘一手指着一栋大宅院,低着头喃喃的说了一句就快速跑开了。

  一个晒得黝黑的小童笑出一口大白牙,很憨厚的迎他们进府。一路上集聚了不少的汉子,他们勾肩搭背、指指点点。

  “这就是主子娶的皇子啊?啧,小模样长得不错·····”

  “把你放在人家屁股上的眼珠子收回来。要是让主子看见了非剜了你的眼不成。”

  “嘿嘿嘿嘿·······”

   “唉,你说咱家主子不是姓安吗,怎么又成了秦家的家主了啊?”

  “不知道。”

  “唉,你说既然咱家主子是皇帝老子的儿媳妇,咱们在这挖人家墙角不太好吧?”

  “不知道。”

  “唉,你说这姑爷都上门了,咱这仗还打不打了?”

  “不知道。”

  “唉,我说你这老憨,你这除了杀人抢东西还知道什么?”

  “不知道。”

  ······

  入走廊,进大厅。

  大厅之上,安然端坐在主位上。秦一则站在她的身后。客位之上一个青衣男子正苦着脸任另一个男子把着脉。一个小童似的男孩提着药箱站在那名大夫身后。其他的人零零落落懒散的或坐或靠在椅子上。青衣男子就是李司棋。他看到温宇与狂歌后先是一愣,后是更深的苦笑。

  安然笑着招呼他们入座。看着狂歌的一身血迹关怀的问:“狂歌这是受伤了?不打紧,我这有医师。”说着眼神向余汉瞟去。

  一听还有伤员,余汉的眼中直冒绿光。眼睛不停地在温宇与狂歌之间转动。最终锁定狂歌身上。虽然他不知道谁才是安然口中的狂歌,但他的身上血迹最多。

  一旁的一个瘦小的男子不满的嘟囔出声:“主子这也太偏心了。你的狂歌可没受什么伤,伤的全是咱的兄弟们。”说着还把自己埋伏宗政狂歌时受的伤漏了出来。

  狂歌斜眼一挑便认出了他:“技不如人,这是找谁讨同情那?!”

  瘦小的男子哪里受得住这气,当场就要发作。

  安然笑的甜美:“瘦猴啊,不着急。你受伤了,主子我好生心疼,一定给你治好。余汉啊,好好给瘦猴看看,用什么药去药房拿,不用心疼。”

  瘦猴哀嚎出声,博来同伴们的大笑。余汉兴致勃勃的应了,拉着瘦猴就往药房行去。

  “天要亡我啊······”那垂死般不甘的哀嚎引得众人开怀大笑。

  “你确定他是医生?”狂歌不敢相信的问安然。

  安然微笑而坚定的点点头:“不错,他确实是医师。当年要不是他,估计我就是一个植物人了。哦,植物人懂不?就是废人!”

  安然没有说谎,她当年差点被余汉医成植物人。

   两人听了安然的话沉默了。那是他们犯的错,后果理应他们承受。

  安然的笑反而让他们不安。就好像他们做什么与她无关,他们···与她无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