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遗梦晚唐:君生我未生

第六章 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

遗梦晚唐:君生我未生 汐月木槿 2688 2017-08-13 13:48:41

  今日,孟绾和平常一样吃过晚饭后便来到前楼望着楚楼,就这么静静地凝望着,仿佛陶彦就在那儿。原本黑暗的烽火台慢慢燃起了火光,孟绾眼睛里不由得放了光彩,难道是舅舅他们打仗胜利了吗?转而又想到,这个月烽火台常常被点起,每次都以为是舅舅打了胜仗,可第二天听父亲说,不过是那个地方又有叛贼作乱,朝廷出兵征战。孟绾的心里早已失望了无数次,但每次看到烽火台点燃,心里却还是异常激动。

  自陶彦走后,现已有一月之久,这些天来孟绾每天都是茶不思夜不眠的,人都消瘦了一圈。特别是听说大舅舅家里的陶蔚要出门游学,孟绾更是吃不下饭了,本来乱世之中家人团聚就很难得,可如今舅舅走了,大哥也要走,往日的天伦之乐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再次拥有。

  孟绾很想把这件事告诉舅舅的,可是陶彦给她的每封信都未曾写过地名,孟绾也无可奈何。

  三天后,陶平家设宴为陶蔚践行,孟绾、沈芸家都去了。

  像当日迎陶彦等人回来一样,吃完饭就坐在院子里聊聊家常,这是这些年靠制瓷这一手艺,家里逐渐显赫起来,楼墙变得俨然,庭院也变大了,修了一方小花园,种着林林总总的鲜花。

  长辈语重心长地对陶蔚说了一番,而孟绾则和陶萝待在陶萝的闺房里聊着女孩子之间的小东小西。而沈芸好似吃过晚饭后便去了陶坊,沈芸很聪明,从小就喜欢看书,懂得很多颜色搭配之间的道理。因此小时候,陶彦每每都喜欢拉着沈芸一起去讨论,陶瓷的彩釉该如何上色。那时,经常引起孟绾的一阵嫉妒,后来,孟绾也开始看书,只是如何都赶不上沈芸的精通。

  不一会儿,院里闲谈的人早已没了陶蔚的踪影。大家也并未在意有谁不见了或是去干什么了。

  陶坊里,沈芸正对着那一幅画着杨贵妃画像的瓷瓶发着呆,或是赞叹杨贵妃的美貌更多的是欣赏那美人秀发、眉目、肤色、腮红以及衣裙上各种各样细腻的,艳彩的颜色的调和与搭配。

  ‘有美人兮,倚笑春风亦不过如此吧’沈芸心中想到。

  并未察觉,身后走进来的人。“这是下月要进宫献给贵妃的瓷器,芸儿觉得如何?”

  “啊?”沈芸不自觉得回过神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方才你看呆了的时候。”看着沈芸的样子,陶蔚觉得有些好笑。不得不承认地是,方才进门见到沈芸的身影,他也看呆了,豆蔻的年华、曼妙的身姿,印象中不爱说话的沈芸如今已出落成一个落落大方的标致美人,足以使他目不转睛。

  “你……..”见他这般没正经,沈芸脸上不知何时泛起了一片红晕,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陶蔚一直盯着她看,酝酿了好一会才沈芸才抬起头来问:“这是你做的吗?”

  “嗯----是也不是”陶蔚沉思了一会儿说到。

  “你这番说得才好笑,那到底是‘是’还是‘不是’?”沈芸疑惑地问到。

  “这是三个月前贵妃娘娘下旨做的,当时是由小舅舅做的,可做到一半小舅舅就从军去了,临走前写了一个册子让我照着做的。所以,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做的。”本来就腼腆的陶蔚此刻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摸了摸耳朵。

  “呆子”这会儿又轮到她来笑话他了。

  “芸儿,我明天就走了,你可会想我?”陶蔚走到沈芸的面前,一脸认真地说道,眼里还带有些许期待。

  “我…….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出去游学啊?”沈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便只能转移话题了。

  “如今奸臣当道,反贼作乱,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正缺少有才之士,我此番出去不仅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国家,更是为了有朝一日能风光娶你过门?”谈到自己的抱负,陶蔚脸上洋溢出迷人的自信,最后还不免调侃了沈芸几句。

  “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没说要嫁给你”说完便转过身去,漂亮的脸上带着娇怒透着一片绯红,眼中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好好好,是我胡说,该打。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陶蔚见她有些害羞,便故作地打了自己几下,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明明知道还问”

  陶蔚明白她的意思,心里像是乐开了的花。

  翌日

  城外,“蔚儿,在外面可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给家里写信啊。”陶夫人托着陶蔚的手才说了几句,便哭了起来,紧紧抱着陶蔚,“你长这么大,从未离开过娘,娘舍不得你”

  “蔚儿,出门在外,万事皆小心,若有什么困难记住家是你永远的归宿,我们都在家里等着你。”陶平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将手里的包袱边拿给边说到。话毕,便搂着陶夫人的肩膀,“好啦,夫人,蔚儿已经长大成人,出去闯荡闯荡也是好的。你哭成这样叫蔚儿怎能放心上路”

  “大哥,保重”只有简短的几字,陶萝却说得梗咽了起来。孟绾在一旁边安慰着她边对陶蔚说到,“大哥,路上小心,记得来信。”

  “爹,娘,阿萝,阿绾你们回去吧,我走了”陶蔚对着他们说完,便别过脸去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眼睛里的泪水,转身便坚定地离开了。

  陶蔚走到快要到树林时,见到一抹俏影立在树下,似已等了很久。见到陶蔚,眼里便扑簌扑簌地掉下来几颗泪水。陶蔚见此,便立刻跑上前去一把将沈芸抱在怀里。

  “你不要走好不好?”沈芸抽泣地说道,原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地看着他离去。可是,当看到他的那一刻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芸儿,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你要等着我。”眼里的泪终究是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手上的劲道亦加深了几分,似要将怀里的人融入骨血一般。

  沈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放开他的,只记得末了,他在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

  孟绾将陶萝送回家后,便独自回了家,路上遇到送行的小生刘迅,交给她一封信,是陶彦寄来的,孟绾高兴地踩着莲花步小跑回家中。

  “温瑜,陶温瑜,温文儒雅、气若周瑜,真好听………”孟绾看完信后便一直在房里对着那封信自言自语。

  ‘看来那天晚上烽火台上的焰火就是为他点的’,想到这里孟绾不免为他有些自豪。

  “如果我能有花木兰一样的巾帼不让须眉,是不是就可以和他常常在一块了。可是那样太有男子气概他会喜欢我吗?”

  “温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孟绾望着远方陷入无限的遐思……………

  范阳

  安禄山正在和众人商议下一步的作战路线,突然一小卒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禀告将军,来报说睢阳战败,阿史那叶等人全军覆没”

  “什么,阿史那叶那废物,连睢阳都拿不下,亏本将军这么相信他。真是废物。”安禄山气得直接破口大骂。

  “而且这次有点奇怪。”那小卒吞吞吐吐地说,生怕下一秒安禄山的怒火就迁到自己身上。

  “什么意思?”安禄山的次子安庆绪听后追问道。

  “我们不善水战所有将军都知道,可这次的烧溺死者甚多。”

  “看来,阿史那叶应该是中了敌军的计,速去查查敌军是何许人。”或是从未战败过,这次的战败的确让安禄山有些诧异,遂要查清敌人的底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安禄山心想。

  “父亲,此番我们少了一支军队,睢阳也未拿下可如何是好?”

  “你即日启程去漠北,与逸尘一起将那边的军队调集过来,我要夺这大唐的江山”安禄山的脸上面无表情,眼里却尽显贪婪的欲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