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至死不渝,总裁因爱成痴

第二十章 病发

至死不渝,总裁因爱成痴 花开散落 2176 2017-08-13 09:58:25

  玩了一会儿,慕卲瑾看了看时间,随即就拉着舒婉夏的手站了起来,”你们慢慢玩儿,我们就先回去了。“

  秦何康立即就不乐意了,“喂,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是你们叫我们来的,迟到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早退!”

  “时间已经不早了,夏夏也该回去了。”

  王林宇撇了撇嘴,“妻奴!算了算了,你害死赶紧回去吧,看你那猴急样!”

  舒婉夏俏脸一红,“你误会了,我不能晚睡,要不然第二天早上就会没有精神,还请你们见谅。”

  “我们才不会听你们的辩解呢!赶紧回去吧,省的在这里碍眼!”

  舒婉夏和慕卲瑾手牵着手走了出去。

  两人没走出去没有多久,席景池就站了起来。

  何棋芸紧跟着站了起来,挽住了他的手,“我们也要走了吗?”

  “我要回家了,你想不想回去随便你,你要是想回去就让别人送你。”

  话落,就大步走出了包厢。

  何棋芸握紧手,放了下来,感觉自己丢脸丢大了!

  这一笔账再次算在了舒婉夏的头上,要不是因为她,景池怎么肯能会丢下自己!

  舒婉夏坐在车子上,想了想,纠结了半天说道:“卲瑾,我今天是不是太过分了,让你为难了?我以后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的,当时我真的是一时冲动,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啊!”

  慕卲瑾闻言,微微一笑,把车停在了一旁,“没事的,你其实不用在意,他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困扰了太久,应该要走出来了。”

  舒婉夏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不过我觉的何棋芸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慕卲瑾满脸的笑意看先舒婉夏,“哦~怎么不简单了?”

  “何棋芸是什么时候认识席景池的?”

  慕卲瑾略微思索,“就是在老大之前女朋友离开之前的一个月前。”

  舒婉夏轻笑出声,“你们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你是说是何棋芸搞的鬼。”

  “说不定啊,女人的嫉妒心可是很可怕的,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可以让人去查一查,看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我也怀疑过,也让人去调查了,可是却没有查出来什么。”

  舒婉夏皱眉,“那就从何棋芸身上下手呗!”

  “我已经调查过她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她是合适集团的千金。”

  舒婉夏挑眉,“她的身份不就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吗?合适集团的千金,只要她一句话,会有多少人前仆后继为她办事,既然这样,那倒不如从她身边人下手,不可就她一个人,她能屁股擦干净,可是别人未必可以。”

  慕卲瑾轻笑出声,伸手揽住了舒婉夏,“我的夏夏就是聪明!”

  “那是你们太笨了!”

  “是是是!”

  “不过时间隔得太久了,恐怕要费一番功夫了。”

  “这倒没什么关系。”

  “说得也是。”

  席景池坐上自己的车,开车来到了她以前最喜欢的地方。

  这个地方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美丽,没有什么变化,但终究是物是人非,从前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又想到了舒婉夏今天对自己说得话,心情更加的沉重,捏紧手中的项链,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放下,心中的怨恨终究是没有办法消散,以前的相处就仿佛就在自己的眼前,无法消散,无法忘怀。

  谁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哪里?

  出手机,舒婉夏坐在车子上,感觉到自己的头开始阵阵的疼痛,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赶忙把头撇向车窗,不希望慕卲瑾发现。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地下停车库。

  舒婉夏开始深呼吸,深深地蹙眉,心开始慌张。

  慕卲瑾解开安全带,看着舒婉夏依旧是一动不动,随即把身体凑了过去,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随即入眼就是一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就犹如一个没有丝毫生气的人一般,立即慌张地问道:“你怎么了!?”

  舒婉夏听着那熟悉而又颤抖着的声音,紧蹙着眉头,艰难地睁开眼睛,勉强地扯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老毛病了。”

  刚说完,就感觉头越来越痛,忍不住闷哼出声。

  慕卲瑾努力平复心中的恐慌,“你,你的药在那里?”

  “就在,在我包里。”

  慕卲瑾赶忙拿过舒婉夏的包,不停地翻找了起来,总算慌张中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药瓶。

  连忙打开药品,“几粒?”

  “两粒。”

  慕卲瑾赶忙倒出两粒药,随即就喂给了舒婉夏。

  看着药成功的被舒婉夏吞进了嘴里,心里还是不放心,看着手里的小药瓶,心中一动,偷偷的拿了一粒药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舒婉夏再次闭起了眼睛,感觉自己的头还是那般撕裂的感觉,心中暗恨,自己再也不喝酒了!

  没想到只是喝了那么一点酒,头就会痛成这样,再也不想痛成这样。

  慕卲瑾看着她依旧苍白的脸,还是不放心的说道:“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舒婉夏心中暗叫不好,立即伸手拉住了慕卲瑾的衣角,虚弱地说道:“我不想去医院,我不会有事的,这都是老毛病了,一会就好,我自己知到我自己身体的状况。”

  慕卲瑾皱眉,“真的不用去医院?”

  “真的没事,要是真有事我怎么可能会拿我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呢。”

  慕卲瑾无奈,只好下车,再把舒婉夏抱下车,上楼。

  舒婉夏窝在慕卲瑾的怀里,虽然头依旧还是很痛,但是心却是甜蜜的。

  慕卲瑾把舒婉夏放到床上。

  舒婉夏安心的躺在床上,药已经渐渐的开始有效了。

  “卲瑾,我的头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痛了,而且时间都已经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你明天早上还要上班呢。”

  慕卲瑾温柔一笑,仿佛融化的天地间的万物,握住舒婉夏得手,柔声地说道:“没事,你先睡,我在这里陪你,不然我不放心。”

  “那我先睡,你一定要早点回去。”

  “放心吧。”慕卲瑾说着,就起身关掉了卧室里的灯。

  舒婉夏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赶紧睡觉。

  好在今天确实有点累,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慕卲瑾看着已经熟睡的舒婉夏,这才缓缓的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夏夏,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对吧?”

  就这样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就转身走向了小阳台,拿拨打了一个号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