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先婚后爱:老公,太闷骚

第十四章 那个才貌双全的男人

  这天上午,夏敏柔陪桂姨从菜市场回来后便在楼上收拾自己的房间。

  “敏柔,敏柔,宇帆来了……”婆婆边喊着已经带着人上楼来了。

  夏敏柔赶快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敏柔,这是宇帆。婚礼上你们见过的。”她指着身旁的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介绍道。

  “你好,以后恐怕要麻烦你了。”敏柔含笑。

  “不要这么见外,我和浩扬是多年的哥们,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偶尔替浩扬开开车,有很多的时间。”他笑着说。

  夏敏柔注意到沈宇帆说话的时候,那小而薄的嘴唇微微向上一勾,很迷人的样子。他确实长得很帅。她不免把他和李浩扬对比起来。李浩扬像是一张黑白照,线条明了,棱角分明,给人生硬冷淡的感觉。而他则像一张彩照,色彩明亮,脸上的线条温和柔软,给人随和温暖的感觉,一看就是个性格极好的男人。夏敏柔心想,这样看起来性格悬殊如此大的两个人怎么会成为最好哥们的呢?可惜这么好的人,老婆和孩子却……,敏柔不免又为他感叹了一回。很快她就从思绪中缓了过来。

  “快请进!”她说着便拧开书房的门,那架钢琴就展现在他们面前。

  “那你们先聊着,我先下去了。宇帆,你中午就在这里吃饭了啊!”

  “好,谢谢伯母。”沈宇帆笑着点了点头。宋玉梅笑着下楼去了。

  “我本来是打算买一本书自己学的。我妈说你钢琴弹得很好,所以就说让你教我,真是麻烦你了。”敏柔一双手放在琴架上,又说起了客套话。

  “我说了,不要那么客气。说实话,我也只是业余喜欢弹弹而已,也谈不上专业。”沈宇帆一只手随意地触摸着琴键,手指微微向下一压,琴键便发出声音来。

  “我是个音肓,很笨的。”敏柔先给他打预防针。

  “呵呵”,沈宇帆笑了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他一定不抽烟的,夏敏柔想,要不他的牙齿不会那么白。

  “不要有心理压力,其实学弹琴没那么难的,只要会识谱,然后多加练习就可以的。”他温和地安慰她。

  又扫了一眼书架,“书房里有琴谱吗?”

  “好像没有。”敏柔摇了摇头。这里的书她这几天趁李浩扬不在的时候大致都翻过。都是些管理方面的书,极少的几本杂志和励志之类的。音乐方面的一本也没有。真不知道李浩扬当时为什么要买它回来。

  “不要紧,我明天带一本过来。今天我先教你练一下基本的手势。”他说着让敏柔坐在钢琴旁边的凳子上,自己倾斜着身体站在她背后。

  “来,左手放在这几个键上,另一只放这几个上面。”他先示范一遍。然后夏敏柔按他说的,双手摆在琴键上。沈宇帆看见夏敏柔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好像很紧张似的。

  “不要紧张,慢慢来。”他双手轻轻地按在了她双手腕上,笑了笑。

  “我是又紧张又兴奋。你知道吗?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碰钢琴。能有一架自己的钢琴,是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敏柔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是吗?”他带着笑意看着她片刻。敏柔想,也许在如此优秀的人的眼里,她的梦想实在是太渺小了。

  “那你的梦想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么漂亮的一架钢琴现在就在你家的书房里。”沈宇帆接着又说。

  “它又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先用着。不过等我以后有钱了自己买一架。”她抿了抿嘴,然后朝他一笑。

  沈宇帆便不作声了,只是朝敏柔笑笑。

  “可以请你先弹一首听听吗?”夏敏柔抬头看着沈宇帆。

  沈宇帆笑着点点头。夏敏柔赶紧站起来,把凳子挪给他坐。他的双手便在琴键上飞扬起来。虽然不太懂音乐,但夏敏柔还是听得出来,他此刻弹奏的是贝多芬那首著名的钢琴曲《致爱丽丝》。

  她站在他旁边看着他,此刻他已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表情忧伤而迷茫。他一定又想起了他已经失去的爱人和孩子。夏敏柔手不自觉放在下巴底下托着,还好自己不是十八岁,要不然这样帅气的外表,这样忧郁的神情,对她会是致命的诱惑。他真是一个重感情的男人。

  一首弹完,他似乎如梦初醒。

  夏敏柔像个孩子站在一旁双手鼓起了掌。

  “真的是太动听了,以前我只在电视上听过。”

  “等你会识谱,手法熟练了,你一样也能弹。”他从凳子上站起来说。

  “真的吗?那你把你知道的都教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夏敏随即迫不及待地坐到了凳子上,双手合拢,衬着下巴,歪着脑袋仰望着他兴奋地说。那姿势又像是在做祷告。

  沈宇帆顿时笑了起来。看样子,她好像并不像浩扬说的那样,城府极深,不苟欢笑的一个势利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她眼里的笑,都单纯得像个孩子,俨然一个少女。不,她本来就是一个少女,30多岁未婚的少女。

  “你好像并不像浩扬说的那样。”他突然笑着说了这一句。

  “呃?”夏敏柔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呆了,睁着大大的眼睛诧异地看着他,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她也并不追问李浩扬是怎样评价她的,只是朝他勾起嘴角轻轻抿嘴一笑,然后回过头去认真地把十个手指分别放在了相应的键盘上。沈宇帆便不再说什么了,也一心教她指法。

  夏敏柔心想,这个世界上,无论亲情,友情,爱情,都是需要缘份的。有些人一见如故,只那么几句话,无需多说,心里的距离便悄然拉近。她与沈宇帆就是这样。不像跟那个人,第一眼便生出厌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