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先婚后爱:老公,太闷骚

第七十三章 谁叫你当初要惹我呢!

  江美静一个人坐在一个广场的石凳上。已经到了黄昏了,街上的倪红灯已经全部开启。

  她眼睛盯着手心里的电话,犯着嘀咕:天都快黑了,他怎么还没打电话过来找她?他到底在干什么?

  她捂着有些饿的肚子,又想起早上下面条未用完的瘦肉还搁在桌上,忘记放进冰箱了。不知道晚上再不吃,放到明天会不会坏。

  她嘟着嘴,皱着眉头,双手衬在下巴下面,看着马路上三三两两走过的情侣,有那么多都是男的牵着女孩子的手,怎么每次出去都是她先挽着夏敏捷的胳膊,他好像还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她想不通,怎么其他的男人都那么体贴,夏敏捷为什么就不能对她温柔体贴一些,总是大声大气,一副耐不住性子的样子。其实她要求的并不多,她只要他能一心一意跟她过日子,不要跟那些在她心目中所谓的乱七八糟的女人打交道,她就知足了。

  至于房子车子,其他女人在乎的,她并不是特别看重。她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

  谁叫她爱他呢!当初她父亲不同意,说他长得太帅,看样子人就很精明,怕靠不住。她仍旧要死心踏地跟着他,以至于父女间的关系一直比较僵硬,加上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又有了继母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插在中间,她父亲对她的关心就更少了。

  自从跟夏敏捷在一起后,她几乎很少回家,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着夏敏捷回到他家。她早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当成了夏敏捷的老婆。

  她在大学的成绩比他好,本来毕业后可以有机会去北上广那些一线城市发展,但是他在这座城市,她哪都不会去。

  掐指一算,从大二到现在,他们在一起已经六年了。到如今她仍旧清楚是记得他走进她生命的那一天。

  那是她上大二的上学期,礼拜天她回家向她父亲拿了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她继母的脸色很难看,一直在一旁唠叨家里如何困难,棉花又跌价了,种的庄稼都亏本了。

  又说村里谁家的姑娘十几岁就出去打工,挣了多少多少钱,给家里房子里里外外装修了一下。虽没读多少书,现在照样嫁了有钱的老公。又说读个大学有什么用,出来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还不如不念,简直就是浪费家里的钱。

  他爸爸见她继母在一旁唠叨了一大堆,皱着眉头说让她省着点花。江美静拿了钱随便塞进牛仔裤口袋里面,连午饭都没在家吃当即便拎着包自己走到镇上坐车回到了学校。

  谁知等她回到学校准备把钱拿出来里,全身上下,包包里里外翻了个透彻就是没看到那几百块钱。她不知道是自己掉了还是在车上被偷了。反正这个月的生活费就这样没了。

  她后悔在来的路上一直想着她继母的那些话还在他父亲的表情在生闷气,根本就没有心思把那些钱放在钱夹子里面。但是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卖的,就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着来吃。

  她只好又给家里打电话说钱丢了,让给她银行卡里再打点钱。正好电话又是她继母接的,她继母在那里发牢骚满腹,做鬼守不住灵牌,念那么多书把人都念傻了,以为家里很有钱,只会朝家里要钱。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啪”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然后捂着脸一直冲到宿舍楼底下的花坛上坐在那里伤心地哭,也不管走过的人怎么看她,这时的她心里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的悲伤,其他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一点意义没有。

  三三两两走过的学生只朝她看了看,便走了过去,有的几个人一群,指着她这边窃窃窃私语:看那个女生怎么哭得那么厉害,肯定是跟男朋友吵架了。江美静不理,她只管边哭边用手擦着脸上的泪水,擦干了然后再哭,如此反复。

  她不知道她就这样一个人在树下呆了多久,一个人轻轻地站到了他面前,“嗨!你是哪个系的女生,怎么哭得那么厉害?”

  她抬起头来,一个剪着平头,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球鞋的男生低下头来一脸笑容地看着她。怀中还抱着个篮球。

  那是怎样俊俏的脸庞,他的眼里的笑谈不上温暖,但是却足以让人忘记心里的悲伤。就像海岩笔下《永不瞑目》里陆毅扮演的肖童,清爽,健康,活跃。

  她至今仍旧记得那个盛夏,下午四五点钟的阳光在他的身上镶了一道金光,她只觉得她的世界,她的眼里,甚至她的心里都荡漾着阳光。二十一年来,第一个男孩走进了她的生命。

  接下来,便是她对他的痴念。她让他把衣服拿给她洗衣,他不肯,她贿赂他的室友,硬是把他的脏衣服偷出来送给她,她拿到宿舍洗好晾干了再交由他的室友送回去。

  她在学校省吃俭用,自己从来舍不得吃一次宵夜,却总是偷偷买给他,然后站在他宿舍楼下等着他下来。无论等多久,她从来都没有怨言。只要看到他下来她的心里便是晴天,每一次她面前他那不耐烦的神情,她却永远都是乐呵呵的。

  “江美静,难道你没有一点做女孩子的矜持吗?”有好多次,夏敏捷都忍不住问她。他已经对她说过好多次了,他们不合适,他不会选她做女朋友的。

  身边的同学也劝她,算了吧,人家长得那么帅,肯定是很花的啦,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可是她才不要管呢,她就是喜欢他。

  他对她不耐烦,哪怕他再花心,她就是愿意对他好。哪怕是他白天约着别的女生出去玩,晚上她一样笑着给他送宵夜,换着花样的,虽然难免是粥和面条。学校规定不许在宿舍煮东西,她偷偷地给他做。

  有一次还被宿舍管理员的阿姨看见,差点收了她的电饭煲。她的眼里,她的世界只有他。后来,她终于打败众多漂亮的女生,做了他的女友,他也不知道是第几位。

  他问她为什么非要死缠滥挡地抓着她不放,她抿嘴一笑:谁叫你当初闲着没事要惹我呢?现在才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吧!

  他摇头叹了口气:当初我就跟别人一样看了一眼便走了过去,不也就过去了,哪会有现在这样的劫?都怪我一时心软,鬼使神差地朝你走了过去,真是命中注定逃不过这一劫。

  她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又冷又饿。天已经完全黑了,手中的电话却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死夏敏捷,难道真的不管她死活了?她在心里骂道。

  她想起平时这个时候她都吃完饭跟他窝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电视。真是自讨苦吃!早知道他真生气了,她也就不那么倔,就不赌气跑了。搞得现在已经出来了,又怎么好意思再自己一个人跑回去。

  去旅店,身上又没带多少钱,再说了,多浪费啊!真叫她住,她也舍不得。可是她能去哪里呢?她想了想,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