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寒月夜

胖虎22爷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8-08上架
  • 141576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缘起

寒月夜 胖虎22爷 2346 2017-08-08 17:55:15

  大常开元二十六年,初秋,长安。

  济世医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馆,仅有一名坐堂大夫徐有春和两个小伙计,来寻医问药的多为平民百姓,图得价格实惠,伙计还算和善。

  这日,医馆门前来站了一位年轻男子,他年貌青春,身材伟岸,龙睛凤目,剑眉入鬓,身着一袭暗紫锦缎圆领袍衫,腰间系着金玉束带,一身贵族公子装扮。唯有脸部紧绷的线条犹如刀琢,雕刻出军人惯有的冷硬与犀利。

  他认真地打量着医馆简陋的门面,手指轻敲佩剑上的蓝田玉饰,若有所思。

  身后的胭脂香粉铺,门口聚集了一群妙龄女子,她们打着小花扇半掩唇角,正窃窃私语议论着这男子。

  男子的俊美令人过目不忘,尤其那一双暗棕色的狭长眼眸,有着恰到好处的弧线,蕴涵着不怒自威的温朗。

  姑娘们面色潮红,眼神痴迷,有大胆的卖力搔首,暗暗期待一场猝不及防的艳遇。但这男子却显然心不在焉。他有心事,而且正重重叠叠着,纠结不休。

  冷不丁,混杂着一阵嘈杂,打医馆后堂撞出一群小孩儿,熙熙攘攘直奔男子而来。

  领头逃跑的是个瘦弱的小丫头,正踉踉跄跄躲闪着身后掷来的石子儿,眼瞧着一个趔趄就要跌倒,男子不迟疑地信手一拎,径直抄起了她。小女孩本能地挣扎着,他们四目相对,一瞬间他竟惊诧住。

  她五六岁模样,乱糟糟的发和脏兮兮的脸,衣衫破旧却遮掩不住灵动的秀美。尤那一双眸子,漆如点墨、晶莹闪烁,竟有美人顾盼的神韵,眉目之间一抹高傲的清冷,更似曾相识。

  男子的心被剜痛了,他情不自禁收紧手指,忍不住涩声问道:“明妤婳,是你何人?”

  小女孩吃痛,不假思索狠咬住男子手臂,待到口中腥咸弥漫,见他不为所动,遂而杏目圆瞪,吐尽口中鲜血,脆声喝道:“小铃铛,咬他。”

  女孩话音未落,眼见从她袖中窜出一只身形细长的银色大鼠,瞬间就飞落到男子肩膀,它金灿灿的小眼儿透出妖精的狡黠。

  大鼠夸张地张大嘴巴,细白尖牙异常犀利,眼瞅就要偷袭成功,它却突然转了性,抱着男子的耳朵,发出咕咕咕的兴奋声,貌似久别重逢,分外激动。

  “老东西,你真命长。”男子不怒反笑,反手一拎,轻松让小女孩落入自己熊抱,他们再次面对面,只是贴得更近,看得更清。

  他问她:“丫头,明妤婳是你什么人?”这次,他语气自觉温和了许多。

  男子身上似有似无的薄荷清冽,令人心神愉悦,小女孩瞪着他肩头兴奋的雪貂兽,不可思议地反问:“你是谁?”

  “养老鼠的小贱人,贱女人生的小野种!!”追打女孩的孩子们靠近上来,为首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大胆地扔过一块石头。

  男子剑眉微蹙,接住石头轻轻一捻,石头碎成石粉,被风吹得无影无踪。娃娃们目瞪口呆,为首的更吓得大哭:“爹爹啊,有妖怪,救命啊!”

  济世药馆里疾步走出大夫徐有春,他大约三十几岁年纪,面皮微黄,牙齿带着焦黄烟渍,一双鼠目微敛暴虐之气。

  听闻有人欺负自己的独生子,徐大夫叉手而来,但见面前男子一身紫色袍衫,英气非凡,察言观色的他料定对方身份不俗,老虎脸顿时变成了老鼠脸。

  他笑眯眯地拍打儿子的后脑勺,叱责道:“小兔崽子,敢对贵客无礼,当心老子捶死你。快给官人行礼,小宝,听见没?”

  娃娃们见没了热闹看便一哄而散,唯有徐小宝骄横地骂骂咧咧道:“我去叫娘来,打死你这个老王八。”

  徐小宝一溜烟儿跑进了医馆,就留下尴尬的徐大夫,他轻咳着缓身鞠礼客气道:“犬子冒昧,惊扰了官人,还请见谅,敢问这位官人怎么称呼?”

  “汪忠嗣。”男子言简意赅,神情淡然。

  徐大夫却着实吃了一惊。汪忠嗣,这名字在长安实在太如雷贯耳了,他乃当今圣上的假子,“佩四将印,控制万里,劲兵重镇,皆归掌握,自国初已来,未之有也”。

  可见常皇对他的恩宠已如日中天,这人在前朝确实红到不能再红,若要能巴结上这位大常战神,好处可真不是一星半点的。

  “原来是汪将军,久仰久仰。”徐大夫深深又鞠一礼,谄媚道:“徐某惶恐,阿明,不得无礼,还不快滚下来,弄脏了将军的衣服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使劲地想把小女孩拽下来。

  女孩的身体僵直,她奋力抵抗着,汪忠嗣不动声色往旁一躲,让闪空的徐大夫几乎跌断自己的老腰。

  他蹲下身子,旁若无人将女孩抱在臂弯,又将雪貂兽拎下,轻放女孩头顶。他打量着她脏兮兮的花猫脸,不得要领地给她抹了抹,问道:“你叫什么?”

  “我叫明月夜,明妤婳是我娘。”汪忠嗣笨拙的温柔征服了明月夜,她一下就喜欢上这个高大英武的男子,为他犹如温朗春熙的眼眸,为他给她从未有过的宠溺。

  她摸着他的脸,笑容灿烂道:“你是谁?怎么长得这般好看。”

  “妤婳是你娘?”汪忠嗣眉心微蹙,虽早有预料,但仍被事实沉重打击,看这娃娃年纪,莫非?他怀疑地扫量着徐有春,如此猥琐的男子?又怎么配得上她?

  徐大夫伸出的手不知该不该放下,但脊背上开始有冷汗淌下。他觉得莫名其妙,不祥之感也越演越浓。

  “你几岁?”汪忠嗣问。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对这个孩子严厉。她为什么随母姓?汪忠嗣用余光扫了下尴尬的徐有春,目光如剑,冷寒彻骨。后者正吞口水努力控制着想便溺的冲动。

  “九岁。”明月夜伸手抱住了汪忠嗣的脖子,在他耳畔轻轻问:“为什么小铃铛认得你?”

  九岁?汪忠嗣打量着女孩儿瘦小身量,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这时间刚好,莫非……

  “老东西护佑我汪家早过百年,当年妤婳入宫我也拜托它一路守护。”汪忠嗣抚摸着明月夜的头发,更对站在女孩头顶上异常安静的雪貂兽微笑着,那银色大鼠颇具灵性,金色眼眸竟也隐忍泪光。

  无论娃和灵兽,都瘦弱和委屈,特别是那孩子,瘦瘦小小的完全不像九岁年纪,意料之中这些年他们不知遭了多少苦难。他盯住徐大夫,黑眸中已泛现冷冽杀气。徐大夫的冷汗渐渐浸湿了衣裳。

  “看来,看来汪将军与小女也颇有缘分,那不如恭请将军到寒舍一坐?”徐大夫小心翼翼,心里却叨念着,流年不利,简直祸从天降!

  明月夜抱住汪忠嗣的脸,她的小手柔滑细腻,甜甜道:“那你一定是我爹了。”明月夜一字一顿道:“娘亲说,终有一日,爹爹会来接夜儿,回家。”

  徐大夫倒吸一口凉气,被明月夜一声“爹爹”吓瘫在地上。

胖虎22爷

老汪是明月夜的义父,苦楚的童年经历让明月夜,期待一个大英雄的出现,但貌似强大的战神老汪,能够保护她吗?亲好聪明,前面的铺垫只为引出真正的主角哥舒寒,22少最喜欢各种有趣的反转,这个故事不会让你失望,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