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2.重逢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04 2017-08-08 18:08:32

  济世医馆后院最末一间破败厢房,光线昏暗,陈设简陋,空气腐败。

  明妤婳一袭补丁旧衣躺在床榻上,她瘦骨伶仃,羸弱枯黄,只有眉目之间,还尚存绝世美貌的一点儿影子,她捂着嘴,正努力把咳嗽声吞进肚子。

  “娘亲,你看夜儿带谁来了?”房门被推开,明月夜欢笑着跑进房间,奋力爬到明妤婳身边。

  “看你弄得这么脏。”明妤婳用一块旧手绢擦着明月夜的脸颊,对自己的女儿爱怜不已。

  “阿花啊,你好点儿了吗?家里来贵客了。猜猜是谁?”徐大夫推门而进,污浊的空气让他也忍不住掩住口鼻,进退维谷。

  “老爷,夜儿又惹祸了?”明妤婳挣扎着抱住明月夜,眼里掩不住惊惧,嗫嚅着:“孩子不懂事,奴婢会好好教她,您千万别责罚她。”

  徐大夫尴尬地掩饰着:“看你说的,自家的小姐……”

  明妤婳敬畏而迟疑地瞪着他,神色却愈发加忐忑。倒是明月夜咯咯一笑儿:“娘亲,你肯定猜不着,我带谁来了?”

  “婳儿……”一个低沉的声音犹如天籁在门口响起,紧接着是那张朝思暮想的脸。

  门外强烈的光线,让妤婳的眼睛刺痛不已,但她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一米阳光中的那人,披散着万道金线银光,犹如天神,俊朗光耀,威武不凡。

  她的心狂跳开来,身体不自禁地如筛糠般颤抖。

  “夜儿,关上门,娘的眼睛痛。”明妤婳遮住眼睛,颤声自嘲道:“我病得这样厉害了吗,怎么会?”

  门被轻轻关上,随后明妤婳感觉自己的一双手,被另一双大手握住,掌心有厚厚的茧子和同样醇厚的温度,如此熟悉。

  “婳儿……”汪忠嗣倒吸凉气,凝视着破棉絮中蜷缩的女人,她瘦弱、苍白而绝望,自己手中握着的手指冰凉而粗糙,布满毛刺和旧的伤疤,这与记忆中的玉指柔荑实在相差甚远。

  她玲珑莞尔,她清冷孤傲,她曾被誉为大常第一绝世佳人,但那风华绝代的光彩如今已荡然无存,只剩羸弱破败的残像,剩下一个忐忑绝望,唯唯诺诺的病弱民妇。

  他暗咬牙关,杀机耸动。看来,他的女人,不在他身边的日子里,实在遭受了太多苦痛。

  明妤婳半晌说不出话来,她竭尽全力抽出手指,摸向那张俊俏的脸庞,接着她闻到了他衣服上恬淡的薄荷清冽,那温煦记忆犹如潮水,冲破她最后的迟疑,狂暴而来的惊喜,简直让她喘不上气来。

  她微喘着说:“老天可怜妤婳,让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你,是阿训,阿训啊。”明妤婳啜泣着,她的视线开始模糊:“夜儿,快掐掐娘的手。娘没在做梦吧。”

  “娘,真是爹。他来接我们。”明月夜一手搂住明妤婳,一手拉住汪忠嗣,让一家三口情不自禁地拥在一起,喜极而泣。

  明月夜由衷地快乐,突然之间,她的生活中有了爹,犹如天神般威武的保护神。他的出现就像雨后的第一缕阳光,瞬间边吹散了盘旋在她和娘亲头上的阴霾。

  汪忠嗣用手臂紧紧围住这一大一小,片刻不肯放松,他深深舒了口气道:“婳儿,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苦。”

  望着一家三口温馨拥抱在一起的团圆画面,徐大夫已由目瞪口呆变成心惊胆战。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引来今日大祸临头?她说她叫阿花,是败落富户的下堂妾。

  十年前一个风雨夜,她瘫倒在医馆门前。当时贪她年轻貌美还有几件贵重首饰,就留下这个身怀六甲的孤女。半年后她生了个女娃。从此家里也多了两个不要钱的佣人。

  他不知道她姓明,更不知道她竟是汪忠嗣的女人。他也一直不喜欢她生的丫头,所以自己的独生子欺负明月夜,他也纵容,甚至还用鞭子,惩戒过那死倔的丫头。若非想着长大了还能卖给大户人家做丫鬟,换几两银钱,自己也断不会留下这个拖油瓶。

  早几年阿花还貌美,自前年开始生病,什么活计都干不了。年前怕她死在家里,他还动过心思将这女人卖了,可惜没有老板愿意出钱,买下个快咽气的病女人,还得赔上棺材钱终归不划算,徐大夫也只好自认倒霉。

  此时的徐大夫后悔不已,心里更七上八下,在求过各路神灵后,只有忐忑等待汪忠嗣处置他这势利小人。

  明妤婳渐渐平静下来。她抬起头,痴痴望着汪忠嗣:“阿训,你怎么能找到……我们?”

  汪忠嗣轻轻擦拭明妤婳的眼泪,柔声道:“那日,我率大军从突波返途,听说你被柳贵妃禁锢,拼了命日夜兼程赶回来,却为时已晚,所有和你相熟的宫人都被杖毙。皇上亲口告诉我,柳贵妃因误会你忤逆一时气急,赐了你鹤顶红。”

  他唏嘘道:“皇上知道了,你已毒发身亡,被草草弃在了乱坟岗。我断然不信,何况也一直没找到……尸首,总想聪慧如你,或许侥幸逃出,我曾四处打听,却一无所获。直到三日前,夜斩汐飞鸽传书,他说找到了你。我本不信,若你身在长安,又怎么不来寻我,甚至还要把自己的消息,隐匿得如此干净?”

  明妤婳颤抖着:“我……夜儿,她……”

  “我明白。”汪忠嗣温柔打断明妤婳:“你看低了我吗?我认她,汪府也得认下她。你们受苦了,我会好好补偿。这辈子,咱们一家人都不会再分开了。”

  明妤婳把头靠在汪忠嗣肩上,喃喃道:“若不如此,我们娘儿俩又怎能苟活至今,柳贵妃多玲珑的人儿,她恨毒了我,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我倒没什么打紧,只可怜夜儿这孩子。跟着我颠沛流离,吃了不少苦。原以为,一辈子再也不能见你。”

  她拉过明月夜的小手,送到汪忠嗣掌心,叮嘱道:“夜儿,这就是你爹。你要一辈子对他好。记得吗?”

  明月夜对站在自己头顶上的雪貂兽高兴地大喊:“小铃铛,我有爹了。哈哈,以后,咱们三个再不要分开了。对,还有小铃铛。我让爹爹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果子。”

  雪貂兽打个哈欠,满意地用尾巴,把自己的嘴巴藏起来,咕咕咕的应和着。

  汪忠嗣抚摸着明月夜的头发。明妤婳看着他们自然而然的亲近,却心如刀割。当幸福来得太突然,总让人窒息与恐慌。

  剧烈的咳嗽打断她的思忖,她艰难喘息着,汪忠嗣紧张的拍她后背:“婳儿,我去找大夫。”

  “汪将军,阿花她……”徐大夫结巴插嘴:“啊,令夫人,夫人曾身中奇毒,恐怕,恐怕华佗在世,也无良药可救啊……”

  汪忠嗣冷哼:“妤婳有事,你必陪葬!我汪忠嗣的女人,竟为徐大夫奴婢,看来在下,当真得好好答谢你。”

  他说得缓慢而淡然,但语中杀气寒冷如冰,惊得徐大夫瘫倒在他脚下,捣蒜般磕着头,半句话也说不出。

  “阿训,别难为他。”明妤婳央求道:“他虽刻薄,到底收留了我们。没有他,我和夜儿或许也不在人世了。”

  汪忠嗣神情阴郁道:“好。”

  遂而又盯住筛糠般的徐大夫,冷笑道:“今日之事,若有半分泄露,你也恐难再见下个日出,知道吗?”

  徐大夫慌忙叩头不已,哂笑道:“多谢夫人美言,徐某惶恐至极,马上搬家,马上滚出长安。永世不再回来。”

  不等汪忠嗣说话,在明月夜咯咯的笑声中,势利的江湖郎中屁滚尿流,夺路而逃。

胖虎22爷

小明同学的童年,苦得不要不要的。还好,有个爱她的母亲。虎牙们不要担心,她可不是包子,未来的她强大得bulingbuling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