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5.妖孽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12 2017-08-09 14:29:54

  夜舒楼,长安最阔绰最豪华的酒肆。据闻乃流落民间的贵族之女开设,如今的夜舒楼拥有长安最美的歌姬舞女,其中燕瘦环肥,色艺双绝,甚至不乏异域胡姬,更奇特的却是这家酒肆的姑娘们都卖艺不卖身的。

  自古男人秉性,“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能有夜舒楼的娇媚佳人相伴,或弄丝弹竹,或曲水流觞,都成为当下自诩文人墨客,梦寐以求的风流艳事。

  于是,每每华灯初上,夜舒楼就成为长安王公贵族最流连忘返的华丽之处,歌舞升平,灯红酒绿,风花雪月,奢靡极致。

  如今夜舒楼的红主子当属莲弱尘,这妙龄女子,琴声犹如天籁,美貌更举世无双。多少皇族巨贾,不惜一掷千金想一亲芳泽,但这莲弱尘却孤僻古怪,根本不为权势钱财所动。

  别说一亲芳泽,一睹芳容都难。早年坊间传闻,莲姑娘每天只弹一首曲,而这入幕之宾要提前一月下帖,随贴要附有诗文,莲姑娘钟意才回,若请帖石沉大海,管你天皇老子,休想见到花魁真颜。

  如今,莲弱尘是不夜山庄夜斩汐的心爱女人。而夜斩汐,他拥有大常最强大的暗杀机构,是常皇钦赐的武林盟主,拥有号令江湖的权势。跟了他,莲弱尘便不再见客,能再见到她的人,就更属凤毛麟角了。

  这夜,莲弱尘的水吟阁来了一位熟客,那人轻车熟路,留下小厮在偏厅,径直到二层,弱尘姑娘的香闺。

  今日,莲弱尘穿了一袭碧色绮罗衫裙,披件浅绿织纹披帛,描着淡淡的妆容,云髻上别了枚羊脂玉莲花金步摇,显得益发的清素脱俗。

  她微阖双眸,弹完一曲《梅花三弄》,乐韵悠缓,流畅如水。案几上燃着白莲熏香,香气若有若无,在若隐若现的袅袅烟波中,一双男子的描金乌底靴悄然,落地无声。

  莲弱尘微微蹙眉:“难得,你也有雅兴能听完一首整曲?”

  哥舒寒找了个靠窗的地方,舒服地依靠着窗框,半天不言语。

  “斩汐进宫去了,今天怕回不来。”莲弱尘莞尔一笑道:“芷蓝,煎茶。用前年那坛埋在绿梅花下,从荷花蕊上取下的露水吧,清心降火最好,咱们哥舒将军这会子心火旺。”

  哥舒寒失笑道:“清心降火?那我还真得换个地方。听说倚翠院来了几个胡姬,肌肤胜雪,丰满喜人。还有伺候人的功夫,实在招人喜欢,不如改日我约了斩汐兄,同去小酌,赏花,闻香。”

  “哥舒将军怜香惜玉的艳名远扬,长安哪个女子还不知晓呢?”莲弱尘反唇相讥道。

  “这厢还要恭喜哥舒将军,听闻当今圣上也要为将军做媒?如今汪将军是今上最放在眼里头的红人,府上千金自然矜贵非凡,恐怕哥舒府上也正受宠若惊,筹备着将军婚事吧。”

  莲弱尘不吝调侃继续道:“可将军为何闷闷不乐?坊间传闻汪将军膝下适龄有两女,一个美若天仙,一个却无盐丑陋,一个性格温淑,一个却乖戾暴躁,莫非你怕许你的,是丑的、恶的那个?又莫非,将军此时正谋划着抗旨逃婚?就不怕获罪连累了府上那一大家子的官儿迷?男的充军岭南,女的卖身为奴?”

  哥舒寒拂袖大笑道:“弱尘,我比不得斩汐兄,可没那么多担当。这世上,他人生死,与我何干?什么狗屁圣旨?我只好奇,怎么连不入流俗的汪忠嗣也爱联姻这个调调儿。

  他邃黑重瞳熠熠闪亮,不吝凉薄:”美人太多,没兴趣。那无盐女,或许更特别呢。诸葛先生曾戏谑丑妻家中宝?我何妨一试究竟。反正,娶妻或休妻,不过儿戏。无聊时,消遣也罢。”

  “哥舒寒。你我口舌之争也就罢了,你还真好意思耽搁人家姑娘的终身?她与你没半点冤仇。本来就是庶女,又早早没了娘,想必也常受欺负。我们都曾伤心孤苦过,又何必再犯下这般冤孽,不休不止。”

  莲弱尘站起身来,走到茶案,一边煮茶一边温和地笑道:“我到底看不过。自她离开,你变了太多。这几年疗伤凭吊,都够了。时光荏苒,宿命难改。你和她,终归都回不去。不如及早放下心中妄念。”

  她略停顿,似乎在措辞:“那人,毕竟你生身父亲。终有一日,你会悔恨自己的仇恨与怨毒。若放不下,不如忘记。何必毒狠了自己的心,你也不好过,冷暖自知罢。”

  哥舒寒轻笑,用颀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狼眼儿金冠,淡淡道:“我这妖孽,何曾有父?今日还留在此地,不过为斩汐兄所托,事情办好我便即刻滚回大雪山去,长安的女人太无趣了。”

  莲弱尘无奈,但她坚持把煮好的清茶送到哥舒寒身畔,依旧不失亲昵道:“喝茶吧,狼崽子。”

  哥舒寒接过茶水,没喝只在鼻息间轻嗅,遂而掸掸衣裳,慵懒伸着懒腰道:“弱尘,牙尖舌利如你,斩汐兄不易啊。”忽然间,哥舒寒就被窗外一抹新奇的景色吸引住了。

  莲弱尘也顺着水吟阁的窗下望去,不远处一片湖泊,湖上泛着一只金碧大船,灯火通明,繁花簇锦。

  高高的船桅上,立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映着一轮如钩弯月,她随着鼓点儿在桅杆上翩翩起舞,裙裾飘飞,犹如逐月仙子。船上坐满衣冠华贵的看客,不时向桅杆上的女子掷着紫色玉兰花枝,喝彩不断。

  那白衣女子体量轻盈,长长的黑发随便挽着双发髻,额前仍然覆着浅浅齐眉短发,貌似尚未及笄的青春少女,鼻下都蒙着轻柔白纱,容貌看得影影绰绰。她步步金莲,舞姿妖娆,惊为天人。

  “她是谁?”哥舒寒颇有兴趣。

  “一个新来的跳舞姑娘,身轻如燕,据说能在铺着沉香屑的金几上翩翩起舞却不着半点痕迹,只一直白纱遮面,看不清容貌。不爱说话,性子傲得狠。我很想,捧她做新一任的花魁呢。”

  莲弱尘走到哥舒寒身边道:“只是这姑娘很难交往。前几日,有醉酒的客人想用强揭下她面纱,我正欲解围,那客人却不知怎么的就着了她的道儿,被毒伤了手臂,疼痛难忍,现在还爬不起床。怎么,你对小姑娘也有兴趣吗?”

  “有趣。”哥舒寒把玩着茶杯,兴趣盎然道:“弱尘,别忘了告诉斩汐兄,我约他倚翠院喝花酒的事儿。”

  话音未落,哥舒寒已经从窗子蹿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离去依旧无声无息,只剩一枚碧色茶杯,稳稳落在窗台上,让最后一缕淡淡的茶气,消弥在月夜之中。

  “姐姐,这哥舒寒就像无常鬼,来无影去无踪,脾气也阴阳怪气的。”芷蓝怯怯地靠近莲弱尘,问道:“大概也只有那些风月场里的女子才欢喜他吧?”

  “他还是人时,也曾为了一个女子,动了情,受了伤,死了心。然后就变成这个鬼德行。这狼崽子早就失心疯了,谁招惹他,非被他啮骨啖心不可,本性使然。也只有那些欢场女子,或贪他豪爽阔绰,或恋他威猛彪悍,他比谁都清楚。风花雪月,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各不相欠,他们都自在。他啊,恐怕连骨髓都极冷。”

  莲弱尘微笑道:“真想,有个女妖精下来好好收拾他,放把火烧他个七荤八素。我倒想看看,这嚣张无耻的狼崽子,自己尾巴尖儿着火的窘迫德行。”

  “什么人敢给他煽风点火啊?”芷蓝撇嘴。

  “万物相生相克,他早晚会遇到。”莲弱尘望着桅杆上那一抹飘逸的白色身影,轻嗅手中白莲花,浅笑蛊惑道:“妖孽与妖孽,方才天造地设。”

胖虎22爷

小寒寒,绝世容颜,霸道无敌。靠近他,会更觉察他不可抗拒的……性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