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6.邂逅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72 2017-08-10 12:51:46

  过了三更,花船上的歌舞声乐终于消停下来,船上宾客散尽,大船泊在岸边,湖面上偶有夜鸟掠过,但并没有惊扰盈着月光粼粼的湖色,此时,月光旖旎,枝影缠绵,静谧无息。

  湖边有一座嶙峋假山。山后,身穿月白衫裙的明月夜正费力的拖着一个昏迷中的胖子,她把他窝在假山角落里,顺便狠狠在他华贵的衣服上踩几脚,冷冷道:“死胖子,看你还敢轻薄良家女子。”

  明月夜从腰间拔出一把精致的小匕首,在胖子的脸上画画写写。

  近看之下,原来左脸画上个乌龟,右面还写下淫贼二字。伤口不深,只在皮肉,但暗含青黑色,看来即便伤口愈合,也会留下疤痕。

  “天下竟有夜不归宿的良家女子?有趣。”明月夜突然听到身后扬起低沉悠缓的男声,她登时犹如霹雳。

  怎会有人?谨慎如她,居然没察觉身后何时有人?

  “他不过摸了一下你的腰,你却给他留下这么多念想。”那人继续揶揄道。

  明月夜缓缓转身,静看面前男子,夜色之中,只能隐隐看到此人身形高大,没有束发,额上带着诡异金冠,一双眸子在夜色中熠熠发光,看来内功深厚,绝不在汪忠嗣之下。

  哥舒寒有些讶异,刚才看着小姑娘挽着裙子,拖着胖子往湖边去,只觉得好笑,再见她拿匕首,在那人脸上划字,又觉得这丫头年纪轻手段却毒辣。本想突然现身吓她一吓,不承想这丫头亦能不动声色,应付自如。

  这和他遇到的女子大相径庭,实在有趣。他细细打量着她,如猎人觊觎自己的猎物。

  月白色的衫裙倒是家常款式,只有在细白的颈上,用鲛丝系着一颗明珠,鸽子蛋大小的暖玉色,在夜色中熠熠生辉,显为不俗之物。

  这女子身形苗条,这在以丰满为美的大常盛世似乎不合时宜,但她肯定算个美人儿,虽白纱遮住半张脸颊,但他依稀能感受到她吹弹欲破,近乎透明的白皙肌肤,隐韵着淡淡女儿香,不是花香也非熏香,而是一种温软的樱草味,犹如他留存在襁褓中的一点记忆。

  他很想触摸一下她肌肤的温度,甚至他觉得喉咙处开始有团小火苗噼里啪啦地冉冉升起,有点干涩而恍惚的不适感。

  明月夜见男子缓缓而来,脚步却悄无声息,不由握紧了手中匕首。

  哥舒寒走过明月夜,却未停留,而是径直到胖子栖身的假山旁。虽只衣衫擦肩,明月夜仍然打了个寒战,这人似乎周身燃烧着一团火焰,火焰的边缘却寒冰彻骨。

  “好歹毒,刀上涂了褐艳草,他的脸就是华佗在世也无解。留下疤痕不说,每每阴雨便奇痒难忍,不抓到见骨不消。”哥舒寒用靴子踩踩胖子的脸,戏谑道:“你可知,他是哪位公主的夫婿?”

  明月夜暗呼不妙。莫非这妖孽男也乃长安权贵?此次真惹到麻烦上身。她正懊恼着,是收买亦或胁迫,正暗自犹豫不决。

  哥舒寒却嗤笑一声,他身形一闪,瞬间那窝在假山旁的胖子已被踢入湖心,随着咕嘟一串气泡,转眼间无了踪影,似乎那近二百斤的胖子,也不过一颗小石子。

  “湖心有百年淤泥,如此这世上便无此人。”哥舒寒背对着明月夜,他似乎在欣赏着湖畔花好月圆的夜景,又轻描淡写道:“杀人灭口,永无后患。你不敢杀人,学什么下毒!到头来,还是不成器的庸医一个。”

  “他罪不至死,你竟真杀了他?这人是你杀的,与我无关……”明月夜倒吸冷气,与自己整蛊不同,这人真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趁着他意犹未尽,明月夜提气便要跑路。谁知刚跃起半步,就惊撞入一人怀抱,犹如铜墙铁壁,她不觉惊叫道:“你是人是鬼?”

  哥舒寒花香满抱,挣扎之间,女子裹脸的轻纱滑落,露出一张未施粉黛的脸,一双墨如点漆的眸子顾盼生辉,唇瓣微张,粉嫩如花,温润诱人。

  果然,她肌肤细腻如脂玉,曲线玲珑,他不觉魅惑一笑,看来她还可不是“小”姑娘呢。

  “总之,他因你而死。”哥舒寒一把擒住怀中女子奋力挣扎的手腕,一边用力把她拥得更近。

  他魅惑道:“你这般无用,便撞入江湖,要死几个来回才够?庆幸你运气好,不如求求我,收你做仆从,我教你杀人,这世间便无人敢欺负你。”

  明月夜几近窒息,那男子的面孔尽在眼前,他异于常人的妖异双瞳,邃黑无底,瞳孔边际还隐隐渗着一丝幽绿,像极了啮人的饿狼。

  “重瞳者,可日观千里,夜观鬼神。”明月夜心中一凛,更觉面前妖孽双瞳深不可测,倍增威慑。

  她双脚根本够不到地面,悬空的感觉让她猛烈挣扎,但无济于事。莫非见了鬼?

  他低下头,轻轻嗅着她馨香气息,轻轻威胁道:“告诉我,名字……”

  忽然哥舒寒觉得颈上剧痛,紧跟着身子就瘫软下来,他不得不松开女子,在假山上借力依靠。

  他惊诧地看见从自己身上,飞跳下来一只银色的长身大鼠。夜色中那老鼠眸如金玉,它一下蹿上女子肩头,不怀好意地瞪着自己,十分得意。

  “雪貂兽?”哥舒寒蹙眉,四肢的无力感于他十分陌生:“有毒。”

  “算你识相。”明月夜笑靥生花,讥讽道:“小铃铛没毒,只你运气不佳,今天姑娘在小铃铛牙齿上涂了曼陀罗,本想用来对付夜舒楼的恶犬。谁想被你尝了鲜。放心,死不了,顶多麻痹三五个时辰。”

  她慢慢踱到他面前俯身,欣赏着他咬牙切齿的表情,揶揄道:“能立时麻翻十头恶犬的份量,居然只让你四肢无力,看来,你比那些恶犬可恶得多。”

  哥舒寒看着眼前女子眨巴着眼睛,得意洋洋,还有那雪貂兽也示威般展示着尖利大牙,一副狐假虎威的做派,登时他心中的暴怒便风起云涌,一发不可收拾,一双狭长的双瞳凤目几欲喷火,瞳孔上的一抹幽绿也更加赫然。

  明月夜捡起地上的匕首,作势要在哥舒寒脸颊上比划,调侃道:“双瞳鬼,你是那花魁的座上宾吧?她待人和善,就看她面上,权且饶了你,以后可不要再多管姑娘家的闲事。”

  她夸张地用刀尖点点他眼角肌肤,威胁道:“别瞪人家,我的手会抖!莫非你想做瞎子不成?别担心,我才没你那么歹毒,趁人之危害人性命。不过,姑娘我也不喜欢,对女儿家出言不逊之人,总要小小惩戒下才好。”

  哥舒寒眼见明月夜从荷包里寻出一样东西奇臭无比,正盯着他别有用心的微笑,他不由心中恶寒,威胁道:“你敢?”他一字一顿警告,她置若罔闻。

  哥舒寒感觉到那臭乎乎的东西,正被她细心地涂在自己眼睛周围,暴怒之下额上青筋隐现,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他咬牙切齿道:“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

  “我这般庸医,自然不入大人法眼,今朝只路过长安凑些盘缠,明日便出城南去了。今生今世,我们再不会见面,大人的仆从也就另请高明吧。至于那湖里的胖子,随大人自圆其说罢。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蹲着身子,抱着膝盖,在他耳畔呵气如兰道:“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

  如果换个场景,花好月圆、软玉温香,佳人嫣然,煞为动人,而此时,哥舒寒只有无奈地闭上眼睛,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

  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

  他终于相信,爱恨痴缠,皆为宿命,百转千回,不死不休。

胖虎22爷

小莲蓬眼光很毒,她一针见血,看出来小寒寒与小明明,肯定打得来,嗯,不打不成交吗,打是亲骂是爱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