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7.长大

寒月夜 胖虎22爷 3572 2017-08-10 13:11:29

  将军府。

  汪忠嗣的府邸,朴实无华,甚至称得上素简。在将军府僻静的角落却有两层别致的楼台,取名明楼,平日少有人来的院子里种满了半人高、白花紫蕊的奇花。

  那花细细的腰身,一丛挨着一丛,如小孩手掌般的绿叶如花朵般妖娆,其花形似虞美人,只是花朵更大了许多,花心带着一股异香,引得各色蝴蝶蜜蜂沉迷其中,久久不肯飞去。花朵凋零,便长出透明的白色果实,吹弹欲破,犹如晶莹的明珠。

  明月夜的闺房就明楼中。

  将军府的老仆人苏全还记得,那是七年前的一个雨夜,将军汪忠嗣突然带回一个小姑娘,悄悄安排在书房住下,下人们都在揣测着这小女孩的身世,坊间流传这叫明月夜的丫头,其实就是将军流落在外的庶女。

  汪忠嗣对明月夜的宠溺,令嫡夫人柳江云十分不悦。柳江云是常皇宠妃柳贵妃的侄女,也曾是艳冠长安的美貌女子,当年被常皇亲自赐婚与汪忠嗣。

  成婚十几年汪忠嗣只此一位嫡夫人从未纳妾,可见地位尊贵。但柳江云只育有一女慕雪,比明月夜年纪略长,但自小骄纵,性格乖戾。

  趁着汪忠嗣出外征战,汪慕雪时常以作弄明月夜取乐,寄人篱下的明月夜只得忍辱负重。

  但慕雪却在母亲得默许下变本加厉,终一日当她把明妤婳的遗物从书房里扔出去时,被护主心切的雪貂兽咬伤了手臂。

  柳江云气急败坏命家丁围捕雪貂兽,受伤的灵兽又被明月夜纵走,又惊又恨的柳江云索性将她绑了卖到倚翠楼。

  等汪忠嗣征战归来,只说是小姑娘思念母亲离家出走,下人们皆不敢言。焦急万分的汪忠嗣四处追查明月夜下落,一月有余但无功而返,他渐渐形容憔悴,沉默寡言起来。

  峰回路转的是辗转两个半月之后,明月夜竟然奇迹般携雪貂兽返还将军府。

  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拆穿柳江云的谎言。

  明月夜更仿佛一夜长大,脱胎换骨,貌似更加清冷淡泊,不问世事,骨子里却流露出过人的智敏与犀利,她擅会用毒,又喜欢钻研药籍,欺负她的人很容易就着了道,为虎作伥的下人们到底没落下什么便宜。

  不日,汪忠嗣命人修建明楼,虽然地方不大,但布置精巧。屋中陈设皆由汪忠嗣亲自督造,园内丫鬟杂役也由他特别挑选。

  花园的药草香花,每一株都是汪忠嗣远征归来,带给明月夜的礼物。

  如今的将军府,再无人敢明面上怠慢这位庶出小姐,即便是汪忠嗣正妻,也要忍让明月夜几分。

  但在暗地里,柳江云授意大管家,每每克扣日月筑用度。汪忠嗣心底粗糙,并没注意这些,明月夜也不放心上,倒是她的丫鬟们常常为她鸣不平,明月夜也一笑了之。

  一晃七年过去,时近上已节,明月夜和汪慕雪都过了十六岁生辰。平常人家的女儿十三四岁就有许人的,柳江云一心要给自己独生女儿找个好归宿,虽然上门提亲的人也多,但她迟迟不肯松口。

  随着女儿的年纪渐长,她开始着急,悄悄在汪忠嗣世交的子弟中,为慕雪暗自挑选佳婿人选。这几位世交都和汪忠嗣是马背上打拼下的生死之交,其中更不乏皇亲贵戚,而其子嗣也均为青年才俊,意气风发。

  几次唠叨,汪忠嗣终不厌其烦,不得不应承下,上已节宴择婿的事。

  柳江云兴冲冲选好吉日,为小姐裁衣定妆,为宴会选定菜品,更着下人梳洗整理,免得怠慢了贵客,贻笑大方。

  每日里,将军府的上上下下,都热闹非凡。这次柳江云拿出来了自己私房钱,一心要为汪暮雪,做足长安第一美女选婿的奢华场面。

  虽然将军府已忙得不亦乐乎,但日月筑依旧清净安谧,明月夜一袭白衣坐在桌几前,看一本古籍药典。

  雪貂兽卧在她的腿上睡的正香,时而出一串小呼噜。

  她身后站着丫鬟紫蕊,正用黑檀木梳梳着小姐如丝缎般的长发。

  “小姐的头发可真好,对了,夫人刚遣人送过一对四蝶镶玉银步摇,还有一身新裁制的织锦礼服,和大小姐一起订制的,让您换好了赴上已节宴。”

  “不去。”明月夜淡淡道。

  “听说,今晚来的还有越王呢,刚刚奴婢们还在议论,给小姐束什么发髻,敷什么花黄才能衬出您的美貌。最好那小王爷对咱们小姐一见钟情,将来小姐就是王妃,再不用在将军府里受什么闲气了。”紫蕊嘟着嘴巴,跃跃欲试。

  “聒噪。”明月夜根本不为所动。

  “这是将军特意吩咐夫人,命长安最有名的金锦阁裁制的。”紫蕊喜滋滋地把床榻上的衣服抱过来,那绣着各色牡丹花样的叶绿色绸缎绯艳夺目,果然绣工非凡:“多好看的衣裳啊,奴婢们一辈子都没得机会穿。”

  “那就赏你。”明月夜依然淡淡地:“在这个地方,我远不如你们,活得自在。”

  紫蕊还想说,忽闻门外丫鬟通传将军到了。明月夜这才微露笑意。

  一身暗紫色常服的汪忠嗣从门外跨步进来。

  七年了,岁月似乎并未在这个英武男子脸上,雕刻下更多痕迹,他依旧俊美清朗,犹如天神。只有鬓角微白两束细发,编入发髻,映衬着眉目之间,流露出不同青葱少年的霸气与沉稳。

  汪忠嗣一见恭敬迎候的明月夜,不由自主笑了,露出整齐的白牙齿,语气亲密宠溺道:“月夜,衣服可喜欢?”

  “将军来了,明月夜给您请安。”她微微鞠礼。

  汪忠嗣微愣,紫蕊和一众下人,识趣地走出房门。

  “丫头,又闹脾气了?”他用指尖刮了刮她肩上雪貂兽的鼻头,那家伙只抬眼看看他,然后窝成一团,继续酣睡。

  他好笑道:“这老东西,再有两年就能人语了,却越来越懒。”

  他抚着桌子上精致的衣裳:“不合心意?那我命人再做。”

  她微微颔首:“将军日夜忙于公务,又怎有了闲心关照月夜。”

  他朗然笑道:“好了,怪我这几日忙着练兵,没来看你。为破突波铁马阵法,为父在军营训练新兵月余,但愿此次出征,顺利收复土库堡,为百姓们带来太平生活。”

  一提到排兵布阵,汪忠嗣的眼睛发亮,神采飞扬。

  “带上我吧?”她跃跃欲试、趁火打劫道:“我懂医术,愿祝将军一臂之力。”

  “不可,战场无情,你还是个孩子。”他神色凛然,断然拒绝。

  她失望地转过身:“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为何我不能跟随将军?若您首肯,月夜大可女扮男装做军医,再者,您那军医的医术可不怎么灵光。”

  “嗯,程忠生最怵你,你没少拿他试毒,让他白白为你试了药,都不知道怎么就着了道儿”

  他揶揄道:“丫头,你和慕雪都快十七了。慕雪花红女工样样精通,你却只爱寻药制毒,将来如何为人妻母?”

  她嘟囔着:“谁说要嫁?将军嫌弃月夜了吧。若这样,月夜就带着小铃铛自谋生路去,小女子就此拜别,感谢恩人当日搭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下辈子当牛做马报再报您的大恩大德。”

  明月夜作势要跪,被哭笑不得地汪忠嗣一把抄起,哄道:“好了。”

  他沉吟片刻:“爹老了,怕百年之后,你无所依靠。战场之上,刀剑无情,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万一……”

  “没有万一。”她脸色煞白,情不自禁去堵他的嘴,他唇瓣温热柔软,而她手指冰冷颤抖。

  “若将军有意外,月夜绝不独活。”她嗫嚅着,一双眸子已开始盈盈泪意。

  她凄然道:“这世上,我只你一个亲人。”

  汪忠嗣望着面前楚楚动人的女子,依稀描画着记忆中的美好瞬间,那娇嗔的语调与神情似曾相识,此情景重重锤痛了他的心碾碎了他的神。

  刹那之间他几乎失控,但理智咆哮着挣破了情感的伏击,他慌张地退后几步,鼻息依然留有她的馨香,他发觉自己,竟然如此,眷恋。

  他望着她,这还是那个抱着自己哭的小鼻涕虫吗?

  他怀疑后遂震惊,心下怦然,烦躁不堪,他心道:“夜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快长大?”。

  失神片刻的汪忠嗣努力恢复冷静,他转身走到窗前,望着楼下一片白色奇花,花枝招摇,叶影婆娑,一如两人都动荡不安的心。

  他犹豫着,终于艰难开口道:“人总会终老。爹此生未尽心愿就是为你寻一门可靠的亲事,若夜儿能与心爱之人,携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也对得起婳儿在天之灵。我和你娘,不曾有的幸福,夜儿一定能得到。”

  她的心被剜痛了,她明白,刚才自他眼眸中突然迸发的热情并不为她,随即而来的克制与尴尬,则出卖了他此刻的矛盾不安,他始终忘不了她——明妤婳在他生命中无可替代,大局已定,无力回天。

  这样刻骨铭心的记住,用生命的惨烈代价,自己的娘亲,她到底聪明还是糊涂?明月夜五味杂陈。

  “想我汪忠嗣戎马半生,历经大小战役数百余,任其龙潭虎穴,出生入死,未曾半分迟疑,而我今生悔恨,唯有不该让妤婳进宫,那时年少轻狂,为道义所累,为名利所束,一点虚荣与傲慢竟铸成大错,终究百死莫赎。”

  汪忠嗣狠狠地把手掌拍在窗框上,不负重荷的雕花木材发出阴沉闷响:“月夜,爹希望你和心爱之人,一如神仙眷侣,不离不弃。”

  明月夜莫名冷笑道:“世间男子,哪有不贪恋功名利禄的?神仙眷侣或世外桃源,痴人说梦吧。月夜不敢奢求。”

  她一步一步走近他,定定地望着他,声音低婉却字字清晰道:“我只想一辈子跟着你,你活我就活,你死我就死。”

胖虎22爷

小明对老汪,有点儿像鸡崽子对大黄狗的感情,因为没了麻麻,把第一眼见到的保护者,当成了神话,可惜……战神只能用来瞻仰,而非相伴。她注定会失望。但小寒寒不一样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