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8.谜底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36 2017-08-11 13:00:41

  明月夜话音未落,汪忠嗣犹如被雷击,他近乎咆哮着:“胡言乱语。婳儿在天之灵会保佑你,平安吉祥。”

  他望着面前娇美而又倔强的女子,语气失落道:“妤婳走了,汪之训心死,这是老天罚我。月夜,你是妤婳在这世上留给我唯一念想了,为了你幸福,爹愿舍弃所有去交换。这是我欠你们母女的。”

  “那我们一起走吧,去寻你说的世外桃源?”明月夜的眸子里突然迸发出灼热而疯狂的光亮,汪忠嗣的心猝然被这光亮点燃起炙热火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干涩地咽了咽口水,他摸着自己宝剑上的蓝玉配饰,那冰凉的触感让他如梦方醒,理智、道德、伦理一道道符咒迅速将火焰镇压直至灰飞烟灭,只余一点儿微尘挣扎。

  如果她不是妤婳的女儿,也许?也许……但,她毕竟就是妤婳的女儿,这命中注定的轨迹,无法更改。汪忠嗣苦笑。

  “傻话……”汪忠嗣嗫嚅着,再无沙场之上的骁勇威猛,笑容又泛现苍老与疲惫。

  “爹还能陪你多久?月夜终归要嫁人。今日上已宴,长安年轻的俊杰们都会被邀请过来,也许,或有你钟意的,交往看看呢。”

  “你要我嫁吗?”明月夜一阵寒意,醍醐灌顶道:“你希望我嫁人?你从来没说过,为什么?”

  “爹,是希望月夜终有好归宿。”汪忠嗣避重就轻,他的声音又低沉几分道:“女儿家,总要嫁人。你长大了,而爹老了……”

  明月夜盯着汪忠嗣半晌,眼见着他陷入回忆里挣扎不堪的痛苦神情,一颗心如坠万丈深渊。

  登时,两人相对无语然又各怀伤心事,气氛沉闷而尴尬。

  他们都在猜着对方的纠结,却谁也不愿把心里的话说得更明白,因为说了,或许就再无余地,他们心里都忌惮,也贪恋着这看上去的父慈女孝,像两个快要冻死在雪地里的人,舍不得那一萤之光带来的希望。

  恰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呵斥下人的声音,接着一声门响,一个锦红衫裙女子火一般闯了进来。

  她容貌娇艳,妆容华贵,特别发髻上一对翡翠金搔头,上面的翠绿宝石更是硕大而耀眼,映衬水芙蓉般的俏脸益发明艳动人。

  明月夜微微冷笑,退了几步,又拿起桌几上的药典,显然并不欢迎这不速之客。

  “爹,妹妹这边的丫鬟越发眼里没人了,刚才还要拦我,好没规矩。奴婢粗俗无礼,定是主子没教好。”汪慕雪拽着汪忠嗣的衣袖,一幅小女儿撒娇的嗔怪。

  汪忠嗣看着面前贵气逼人的汪慕雪,又望了望桌几上的绿色衫裙与银簪,便已心知肚明,不由心里自责自己到底疏忽了这些家常内宅的事情,他不由自主维护着明月夜道:“丫鬟通传有何过错?”

  兴奋的汪慕雪并不计较汪忠嗣的训斥,她拎着裙角,旋转一圈,开心地问:“爹爹,您看慕雪美不美?”

  “很好。”汪忠嗣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他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窗前绰约而立的白衣佳人,消瘦而清冷的身影,与似笑非笑的冷漠,心中尴尬愈来愈猛烈。

  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悉心照顾着她,但其实,她过得并不好,并不快乐,所以才想离开?到底,没娘的孩子,孤苦伶仃地在别人屋檐下讨生活,太可怜了。

  他应该给她更多的宠爱与关注啊,他因愧疚而心疼。

  汪慕雪可顾不上那么多,她得意地旋转到明月夜面前,微微倾身,在她耳畔低语道:“听说,晚上你不想去。难道怕有人会看上你吗?”

  明月夜微微一笑,避开慕雪咄咄逼人的红唇瓣,冷冷道:“姐姐莫忘了,小铃铛喜袭香气,特别是牡丹香油。”

  汪慕雪一愣,赶忙躲开明月夜身畔,对于那只脾气古怪的大老鼠,她心有余悸。

  “你们姐妹,自当彼此爱护。”汪忠嗣艰难地打着圆场:“爹希望你们,都寻得好姻缘。”

  汪慕雪拽住汪忠嗣的衣袖,撒娇地说:“好羞人啊。爹爹,女儿还想陪在爹娘身边呢。”

  明月夜则深深地望着汪忠嗣,低沉道:“将军,定会如愿。”

  那一边,将军府后花园,已经有矜贵的宾客闲逛着,比如他。

  哥舒寒百无聊赖地在花园的石径慢悠悠踱着。他的家奴左车,在身后几步跟着。

  “郎君,好歹来了,您多少还请到前厅去应个景儿啊,几位小王爷都在找您呢。”左车纳闷地跟着自己的主子,忍不住提醒。

  “人到已算应景了。”哥舒寒微微蹙眉道:“今日,我没心情和他们寒暄。”

  “郎君,您不就是心里有气吗?您说那个把您……”左车在自己眉眼间比划着,不由想起那日在夜舒楼找到怒气冲冲的哥舒寒,眼周被画上了黑而奇臭的东西竟几日难消的光景。

  他忍住不偷笑道:“郎君,咱们可找遍了整个长安的酒肆,都没那女子半点消息。许是,许是您见了鬼呢?”

  哥舒寒一时黑了脸,一把薅住左车的脖子,生拉硬拽倒自己面前,戏谑道:“左车,不如我送你入宫做了太监吧?”

  “您,您是我的祖宗行吗?左车为您着想啊,郎君自然不想旁的人知道您……”左车在自己眼睛上描画几下,奉承着。

  “奴才只能独个明察暗访不是。也得容着时候啊。奴才可是为了郎君尽心尽力啊。”左车讨好的跟上几步。

  “滚。”哥舒寒作势踢开嬉皮笑脸的左车:“仔细办事,留神下面。”

  “汪将军府上真是寒酸,府邸还没咱们府上一半大,仆人都老成那个样子,丫鬟长得也更不咋地。郎君,听说汪将军的两个女儿都已到及笄之年,不过嫡出女儿那个,因为长得漂亮太挑剔,一直选不到合适的夫婿,但庶出的那个,据说却是因为身材臃肿,长相丑陋,而且脾气刁钻,而且她娘好像还是个粗鄙的村妇,早早就病死了。”

  左车撇嘴道:“奴才们也纳闷了,也不知道汪将军这般人物,怎么会在外面招惹这等风流事,您说就算偷腥,也得找个好看的吧,亏了,实在亏了。那庶出的小姐一直不招待见,随母性,可见地位卑微。若是汪将军要把庶出那个,许了您啊,您可千万别答应。咱们郎君的娘子,必须得是天仙下凡的人物,稀松平常的不行。”

  “你舌头也嫌长?”哥舒寒瞥了一眼左车。

  “祖宗,奴才闭嘴就是。哎呦。”左车话音未落,脚下一滑,一个跟头栽倒在花丛中,口中却不忘护主:“郎君小心,路上有污秽,脏了您的鞋。”

  左车坐在地上,拔下自己的鞋子,只见鞋底滩被踩烂的红色果实。

  哥舒寒仔细一瞄,心下一动,疑道:“长安怎么会有忘忧草?”他抓住一朵白花紫蕊的花朵,细细观察,微微嗅下。

  “忘忧草?”左车也抓起一朵白花,嗅着:“真香啊。”

  “忘忧草乃大食所产的异毒。花有奇香,可做迷药,果有小毒,却是灵兽喜爱的饲食。花果同炼七七四十九天可成无色无味,媲美鹤顶红的天下奇毒,神仙也难救。”

  哥舒寒若有所思打量着面前一片雪白花海,赞道:“在长安能种下这么多忘忧草,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突然他灵光闪现,不由微笑道:“左车,你真是个好奴才。走,咱们去赴宴。”

  左车莫名其妙看着自己的主子精光四射的双瞳,似乎突然揭开了什么难解之事的谜底,实在猜不透他的心思。不过,看他笑得如此嚣张,八成有人要倒霉了。府里的奴才们早已总结出了规律,那就是:

  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小祖宗笑。

胖虎22爷

老汪知道小明不是自己的女儿,小明也早就知道老汪不是自己的父亲。将军府的尔虞我诈,让小明心灰意冷,她幼稚的以为,老汪跟她离开将军府,他们就会有快乐的生活。其实,老汪是个很脆弱的男人,优柔寡断,甚至有些迂腐,不然当初也不会错失初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