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9.故意

寒月夜 胖虎22爷 3015 2017-08-11 14:06:15

  哥舒寒来到中厅,宴会才刚刚开始。

  汪忠嗣和夫人及女儿汪慕雪已在主位上。

  显然,汪慕雪的美貌果然不差传闻中的光彩夺目,惹得宾客中的青年俊士频频注视,更有大胆者,趁着歌舞间歇,借着与汪忠嗣敬酒,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住汪慕雪。

  她倒也大方得体,一曲飞燕舞跳得更有模有样,赢得了满堂宾客喝彩,令招呼宾客的柳江云心下得意,不由笑容满面。只有汪忠嗣发觉明月夜并未到场,他低声询问:“月夜呢?”

  柳江云显然并没把那个庶出的丫头放在心上,应付着:“大概身体不舒服吧。你也知道她的性子,不喜什么热闹。“

  她忍不住拽住汪忠嗣的衣袖,兴奋道:”越王竟真来了。你看他盯着咱们慕雪的那眼神。越王正妃去年病逝,若慕雪入府,至少封了侧妃,扶正也不过一两年的事儿。虽然越王母妃并不得势,但近日来他与柳贵妃走得很近,可见前途不可估量。我们柳家,要出一位皇后也未尝不可。”柳江云终究按捺不住喜悦,信心十足。

  汪忠嗣忍不住厌烦地侧过头去,多少年了,她这种势利小人的嘴脸一成不变,他也懒得管她,反正也是别人硬塞给他的将军夫人不能拒绝,反正一年到头见她也不过寥寥数面而已。

  他常年住在书房,省了不少相见的麻烦,那便由她尽享一品诰命的荣华胡闹下去吧,他无所谓。

  他更多的担心还在明月夜,他有种预感,这孩子看上去清冷沉默,其实内敛着狠辣的坚决与暴烈,这像谁?他还是妤婳?他不由得心里堵堵的,暗暗蹙眉,闷闷喝酒。

  哥舒寒并不敬酒,只坐在角落里,笑嘻嘻地望着大厅上的人来人往,斗酒对诗,热闹非凡。

  恰时,听闻堂下奴婢通传二小姐到。众人纷纷侧目。不知传闻中的无盐丑女究竟如何模样,好奇至极。

  话语间,门外忽悠悠飘来一阵浓郁香腻的劣质香油味儿,随之一个艳绿身影缓缓而近,似乎腿脚也不怎么伶俐,一瘸一拐的。

  那人朝着最靠近门口的宾客笑了一下,乌黑的齿根令人叹为惊止,宾客一吓没忍住竟把口中酒水尽数吐了满桌,他不好意思地用巾帕慌忙擦嘴,也努力把剩下的尴尬狠狠埋在手帕中。

  第二个宾客显然更有涵养些,虽然一脸想要狂笑喷酒的冲动,但却硬生生把嘴中一大口酒直接咽下肚子去,直噎得自己咳嗽不已,眉眼之间水意淋漓,不知是酒是泪。

  厅中一时歌舞骤停,伴着喷酒和拼命咽酒的此起彼伏,艳绿身影招摇而至。

  哥舒寒别有兴致地的打量着那艳绿衫裙的女子走至厅前。只见她身穿的艳绿衫裙显然大得有些离谱,大约是为了行动利落,女子愣是把裙子撕去一小半,毛茬儿中露出脚上金色牡丹的大红绣鞋。

  那女子敷了足够的香粉,整个人简直就像从面缸里刚刚爬出来,随着她的步伐移动,白乎乎的脸上噗嗤弹落着白粉末儿,令旁人躲闪不及。

  眉是两道圆圆的卧蚕,本是时下流行,却因为画得太黑太粗几乎看不到眉下的眼睛,樱桃小口倒一点嫣红,可惜小到了能忽略不见的地步。

  最令人嗔目结舌的还是女子高髻上琳琅满目的各色破落鲜花与劣质首饰,几乎插满了整个发髻,犹如一个铺着花枝子的廉价首饰匣子正缓缓移动到众人面前。

  此人正是明月夜。

  “月夜给将军、夫人、大小姐请安。”明月夜声音嘶哑如寒冬老鸦。她愣愣地站在堂上,并不入席,只是带着几分夸张傻笑,立在厅上,众目睽睽之下。

  汪慕雪年轻,终忍不住嬉笑,但看到母亲柳江云一脸冰霜的严肃与震怒,只好趁扭头喝茶之际,狠狠偷笑一会。想这养着大耗子的疯丫头吃错药了吧,但她出丑,自己还是满心欢喜的,有热闹看总是有趣的。

  “简直不成体统,紫蕊,紫蕊死哪儿去了?”柳江云恼羞成怒斥道。虽然衣服确实她授命裁缝故意做大,本也为了难为明月夜,让她知趣不来赴宴就罢,谁承想她竟如此放肆,一时竟令将军府的夜宴成为一场傀儡戏,实在该死。

  明月夜并不搭理柳江云,只是直直瞪着汪忠嗣,她迷倒丫鬟,易了容,还食了倒嗓的药丸,就是要做一出好戏给他看。怪他欺人太甚,她忍无可忍,要冒险出招。

  “明月夜愿为各位贵宾献舞助兴。”乐师愣愣地瞅着明月夜,实在不知该奏什么舞曲。明月夜微微冷笑,一展衣袖,突兀地哼起一支怪调胡曲,随之夸张地摆动四肢,犹如跳大神般地舞着笨拙而古怪的动作,实在不能称之为舞蹈。

  一时间,宾客们更加哭笑不得,明月夜猛地停在最前排宾客的桌几前,俯下身子,认真地盯住对方,戏谑道:“英雄,你可愿娶我?”

  那人显然被明月夜惊人之举吓得不轻,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一时冷汗涔涔,难以作答。

  明月夜嫣然一笑又翩翩然转到下一桌,她为那桌上的宾客酒杯里注满葡萄酒,故作娇嗲问道:“少年,那你可愿娶我?”

  那宾客虽没有第一位那么惊慌失措了,但也微微红了面皮,他一错脸,朝着汪忠嗣深深鞠了一辑,诚恳道:“崔某不才,承蒙令嫒错爱,但家中已订婚约,还请汪帅体谅……”

  此时柳江云脸色由红变白,她再也忍不住狠狠踢了一下身边的管家的膝盖骨,恶声道:“你是死的吗?”

  惊诧中的管家如梦方醒,赶紧眼色几个强壮的粗使丫鬟上前簇拥住明月夜:“二小姐,请您回房吧。”

  丫鬟们暗中较劲,捏住明月夜的胳膊肩头,更有主人授意的恶仆,手中暗藏银针,想要趁火打劫。

  谁料银针未出,自己已经遭了道儿,手腕被咬出了四个血洞,又不敢声张,咬牙在混乱中蒙混过关,银针掉落也不敢捡,惶惶地退到丫鬟之中了。

  细节微小,哥舒寒却尽数看在眼里,他盯着夸张挣扎着的明月夜,心里涌上莫名兴奋。

  明月夜可没看见角落中的哥舒寒,她独独认真地盯着席上的汪忠嗣,见他的表情沉静,手中的酒杯稳稳在握,她的心被刺痛了。

  他居然不在意,他一点儿不在乎?尽管她出了他的丑。他明知道她就是冲他来,为的日前他说的那些话,她冒险般地以为他会给她一个回应,一个结果,哪怕只有愤怒也好。

  可当时他没回应,如今依旧没结果,也许他不想,也许他不敢。

  但沉默或许也是态度,一个最终的收稍,唯她不肯信。

  他明白,她也……明白。结果,终归不过如此。

  明月夜任由粗使丫鬟们揉捏着,抖落了一地钗环、残花,也扯乱了那原本不合身的外袍。

  明月夜披散着头发,如疯婆般哑声叫喊:“有人愿意娶我吗?有人愿意吗?”

  席上宾客鸦雀无声,都心下暗自揣度,这将军庶女是不是得了花痴病,虽然做汪忠嗣的女婿风光非凡,更有利仕途登达。

  但如对方是疯婆子,还如此丑陋,闹到家宅不宁,众人嘲弄,实在不划算。

  宾客们纷纷错开眼光,暗自哂笑,场面十分尴尬。

  柳江云气白了的面孔此时已乌云遍布,她又递了个眼色给管家,那心领神会的奴才忙不迭地捧着一盆凉水,就要兜头泼在明月夜身上。

  只听叮当一声,水盆跌落在地上,水却撒了管家一头一脸,他惊诧地望着汪忠嗣不知何时欺到自己跟前。

  汪忠嗣斜了一眼水耗子般的管家,一双狭长凤目,杀气四射,管家暗呼不妙,知道主子动了真怒,他赶忙磕头求饶,战战兢兢道:“将军饶命,奴才昏了头。”

  “记住,她是主子。”汪忠嗣冷冰冰地斜着管家,那话显然不止说给管家听。

  柳江云咬紧牙关,手里搅着一块帕子都要撕裂。慕雪暗中拉住母亲的衣袖,阻止她再做火上浇油的傻事。那几个按着明月夜的粗使丫鬟很有眼色松开人,灰溜溜退后站了一排。

  汪忠嗣缓缓走近明月夜,他摘下明月夜发髻上摇摇欲坠的败落牡丹,唇边却突然绽放出一抹宠溺笑容道:“月夜,你醉了。”

  汪忠嗣手臂一挥,一袭绛红色的巨大披风已经稳稳裹住明月夜,却无人看到汪忠嗣是何时有了这条披风在身上。

  他望着她,让与生俱来的温朗笼罩住执拗而任性的她,他棕色的眼眸里有流动的波纹,像一潭潺潺的温泉,那是父亲疼爱女儿的温暖与宠爱,却如幼蚕轻啮,生生撕咬着她的心,她深深吸气,痛不欲生,周身无力。

  这一次,她会彻底输掉吧?

  对,这一切,她是故意的,就将他一军。然而,他也故意,不在乎。

胖虎22爷

小明的不屈命运,老汪看来就是胡闹,小寒寒却觉得是勇气和与众不同的魅力。嗯,因为哥舒寒这个大妖孽,向来我行我素,敢爱敢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