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10.故人

寒月夜 胖虎22爷 2688 2017-08-14 11:47:27

  汪忠嗣把披风稳稳罩在明月夜的肩上,却无法安稳她忐忑狂跳的心。

  她望着面前高大的男人,他的眼中泛现微微的沉痛,微却沉的痛楚,清淡地几乎不留痕迹。但的确痛。

  他多少是在乎的。她的眼眸酸涩,心底又泛现一丝希翼的光亮。

  “若你不愿,无人勉强。”汪忠嗣把披风上的帽子戴在明月夜狼籍的长发上,他在她耳畔低低冷语:“今日,总算闹够了吧?”

  明月夜听罢身子微颤,她盯着他眼眸,斩钉截铁道:“将军有命,就是死,月夜也将如您所愿,何况嫁人。”

  “你娘若知道,会多伤心?”汪忠嗣抬起抚着帽子的手,颔首望着婉弱的女孩,犹如父亲般的温和而慈爱。

  是的,那宠爱暖而厚,沉甸甸如山,压抑得明月夜近乎窒息。显然这不是她所想要的回应。

  看来,她终归走不进他心中禁地,因为那里驻扎着一个温柔缠绵的游魂,那孤独苦命的魂儿就是自己含冤而去的亲娘。

  究竟该恨谁?自己又要何去何从?明月夜无所适从。

  一时间,她只能激怒他,一时间,她也只想重伤他,让他也因她而倍受折磨,让他清醒地看见在面前的女子,早已长大成人,她坚决而坚韧,无所畏惧。

  “只怪明月夜辜负了将军美意,既然今日无人愿娶明月夜为妻,从今往后,我愿青灯古佛,为将军诵经祈祷,以报答将军养育之恩,了此残生,明月夜心愿已矣,拜请将军成全。”

  明月夜款款跪下,眸间依稀含泪,但神情坚决刚毅。

  汪忠嗣本能地想把明月夜拽起,但她倔强地较着劲,他又不想大力伤了她,只见她绝望的眼神犹如利刃,灼痛了他的手,更剐痛了他的心。

  她将军。他再无退路。

  一时间两人僵持住。宾客之中已有人窃窃私语。

  汪忠嗣进退维谷,眉尖蹙起紧凑的弧度,他确实有些动怒。这孩子,今日如此执拗逼宫,莫非癫狂了?

  “爹爹,妹妹醉了,我来扶她。”恰时,汪慕雪从汪忠嗣身后款款而来,她扶住明月夜,轻轻拍拍汪忠嗣的手臂。

  汪忠嗣如释重负,自然而然松开了明月夜。松手的一刹那,明月夜如坠深渊,她只觉脊梁顺下冷汗成流,充斥着迅猛的坠落感,冰凉至极的恐惧随之而来。

  他终究,放手了。

  眼前汪忠嗣宽广的背影渐远,柳江云铁青绷紧的脸孔渐近,汪慕雪笑里藏刀的笑靥时隐时现,以及宾客带着诧异与暧昧的交头接耳,灯影交错间,她整个人恍惚起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就是那幼小的崽兽,被撂在案上等待刀起刀落。

  走到最后,终归怪她错得太多。

  一场闹剧,狼狈不堪的,唯有自己,孤立无援的,也只自己一人。对,她一直就一个人,如此而已。

  大约众人皆知,只有她自己不信。或者,她知道结局,却不肯认命,总想拼一次,或许能改变,心不甘,情不愿,牙齿才咬得痒痒的。

  “雪儿,送月夜回房。”汪忠嗣沉声道,他转身离开。

  恰在此时,角落里传来一个慵懒男声,声音不高却石破天惊道:“将军留步,我愿娶令嫒为妻。”

  汪忠嗣蹙眉,他额上的青筋隐现,微微跳动。莫非有人觉得今日还不够混乱?

  众人皆惊,但却纷纷闪出一条道路,请这位“神志不清”的男人现身一见。既为闹剧,众人期待更加狗血的剧情。也好作为明日酒后的谈资。

  本以为夜宴大闹一场,定要汪忠嗣绝了让她嫁人之心,不承想半路杀出程咬金,明月夜正心恨不知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趁火打劫,凑趣添乱,抬眼一望,几欲惊厥。一时间,惊愣竟然漫过了伤心。

  因为那人竟为故人,还是一位很“新鲜”的故人。

  汪慕雪并本不知情,只见从角落里突然漫步踱出一高大男子,在宾客们闪开的道路中翩然而至。

  用翩然一点不夸张,只见他一袭黑丝帛织银线的袍服,领口与袖口均有精致繁复的云纹,衬着衣袂飘飘,似乎在身上没半点份量。脚下一双银色乌底靴落地悄默。

  他不合时宜,并没戴幞头,长而密的黑发就自然披散着,就额上束了顶兽形金冠,兽眼由三颗琥珀组成,在烛光中犹如熠熠生辉。

  这人虽一身奇装异服却没半点儿柔弱荒诞,反而逸然之中隐匿着蓄势待发的霸气与力道,犹如一只线条优美的黑豹,正漫不经心地散步,那步伐自然透着优雅与傲慢吧。

  当阴柔与力量错综复杂,纠缠不休,何尝不为矛盾的致命诱惑?

  明月夜益直觉自己像极一头无辜且倒霉的兔子。

  她微微颔首,让披散的乱发尽量遮住自己的脸孔,心里暗自祈祷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千万别认出自己真容。更不知他众目睽睽之下的求亲有何居心,难道也被慕雪的花容月貌烧昏了脑袋吧?

  明月夜隐约觉察汪慕雪搭在自己手臂上的力道不由自主加大,偷眼看去,只见她一张笑脸羞如红云,眼睛直直盯住哥舒寒。

  明月夜倒吸一口冷气,若这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他们倒真应了“郎才女貌,豺狼虎豹”啊。

  她悄悄打量越来越近的哥舒寒,那日夜色深沉,并未看清他的容貌,但今日灯火通明,可谓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原来,男人也可以美艳得如此彪悍。许有异域血统,他的肤色较汉人深一些,鼻梁更耸,身形也更颀长魁梧,一双狭长的双瞳凤目,映着剑眉入鬓,更显邃黑幽深,似乎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力。他红唇温润,唇瓣微挑,裹着一丝来自极寒之地的不羁与冷漠。

  如果说汪忠嗣明朗如天神,那这异域男子更像地狱来的鬼魅之王,美艳危险,极尽蛊惑。

  他察觉明月夜的偷瞄,便不客气地回视,似笑非笑,顿让明月夜毛骨悚然。

  “我愿娶令嫒。”哥舒寒一把攥住明月夜的手腕,他的力道大得惊人,不但明月夜,连同汪慕雪都一并踉跄着拽将过来。

  惊吓之中,汪慕雪松了手,摔倒在地。本想是等着哥舒寒来个抱得美人归,却只见哥舒寒拥住了明月夜,显然青睐之人并不是自己,顿时又惊又羞。

  众人也皆哗然,白眼交替着青眼,心情复杂而惊异。

  “原来,你叫明月夜。”哥舒寒浅笑,他阴柔的声音低而缓。

  明月夜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她奋力想挣开他,力道之猛让绛红色的斗篷滑落在脚边。

  风驰电掣之间,汪忠嗣擒住哥舒寒手腕,沉声道:“放人。”

  两人力量相当,一时竟然谁也没有制服对方,都暗自一惊,各自严阵以待。

  毕竟汪忠嗣老练,他微笑间手中泄了力道:“今日小女酒醉,此事可从长计议。”

  哥舒寒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他顺力一推,将明月夜送至汪忠嗣跟前。

  接着回身又深深一鞠,不卑不亢道:“哥舒寒与令嫒早有一面之缘,自此便对令嫒念念不忘,还请将军答允这门亲事。”

  言语之间,哥舒寒又深情款款凝视着明月夜。明月夜却如坐针毡,非但没觉出情深意切,倒眼见一只笑眯眯的大黑猫正奸诈且得意地蔑视着面前的小白鼠,明月夜恨不得立时被自己的口水噎昏过去,以躲过此劫难道。

  真乃流年不利,竟狭路相逢,冤家聚首。看来,他势必认出了自己,故意来刁难,欲报仇雪恨。明月夜暗暗叹气。早知今日,当初真真不该捉弄他。谁知造化弄人,如今肠子都要悔青了。

  这“故人”,分明是故意搞事而来。

胖虎22爷

冤家路窄,或者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