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

12.无涯

寒月夜 胖虎22爷 2566 2017-08-15 12:26:16

  在河水的倒影中,汪忠嗣看到一隅微白渐近,沉静地停在自己那一畔,那白衣映在波光粼粼之上,仿佛那人也恍若隔世。

  终于,他忍不住回望,明月夜依旧一袭月白衫裙,她梳起最简单的云髻,露出光洁的额头,对啊,今天她及笄之礼,终于长大成人了,确实很美,美得浑然天成,甚至惊心动魄。

  河畔吹来微微清风,吹散了女孩耳畔轻垂的发丝,一缕两缕地游离在脸庞左右,便映得肌肤如雪,眼眸邃黑,白得更白,黑得更黑,黑白分明中又流露几分与年纪不符的沧桑与冷漠。才几日,她清减许多。

  她不开心。这念头在汪忠嗣的脑子里回旋不散。但她该欢喜才对啊?他很想问她,还有何不如意?但话一出口,却变了腔调,他艰涩道:“夫家送来金簪,你却带旧物,不合规矩。”

  明月夜仿佛并没听出汪忠嗣的冷淡,她只认真地让乌羽吃着自己手里的胡萝卜。除了汪忠嗣,在这匹脾气暴烈的马眼中,就只容得下明月夜了。

  “回家吧。”汪忠嗣捡起自己的外袍胡乱披了。他恼怒自己竟像年轻人般无法控制自己跃跃欲试的怒气,酸涩及难堪。

  “哪来的家?”明月夜苦笑,目光迥然盯着面前的人,坚定道:“娘走了,我就一个人了。”

  汪忠嗣被这话刺痛了,他僵硬地拉过缰绳,牵马径直到河边的一棵大树下,背对明月夜,一边披衣,一边冷笑道:“许了人家,有了夫婿,果然不同。在你心里,我非你至亲?”

  “将军,你还有将军府那一大家子……亲人。还有敬你重你的铁魂军。而月夜只剩自己。”明月夜一字一顿道,她追至他到树下。

  这日的阳光十分灿烂,如泄金线般的阳光穿过稀疏的树叶散落在他们的身上、脸上,光影交错间,似乎连表情都被时光斑驳了,两人都觉得看不清楚对面的人,还有那人错综复杂的重重心事。

  “胡说,难道我曾薄待了你?!”汪忠嗣蓦然转身,眸子里隐忍怒气道:“大庭广众,你们两情相悦,众目睽睽之下,求我成全,我应允!你为何还不开心,难道都等不及一年再嫁?”愤怒的汪忠嗣不知不觉中早忘记了用父亲的称谓。

  明月夜凝视着汪忠嗣略显狼狈的胡茬,和眼睑下因为失眠带来的淤青。他的睫毛如黑而厚的羽翼,因为怒气微微颤动,他动真怒了,十分罕见。

  “那并非我情愿。”明月夜淡淡一句话噎住了汪忠嗣山雨欲来的震怒,他安静下来,仔细打量着她,等待她继续往下说。

  “我与那人,不小心结下梁子,我有把柄落在他手中,我不能连累你,或牵扯到将军府,你马上就要带兵出征了,我不想让你为我有后顾之忧。那日万不得已,只好应承下来,以后再作打算吧。反正,我宁死不嫁他。”

  “好一个缓兵之计。荒谬!”汪忠嗣的怒气又一次被撩拨起来,但语气已和缓了许多。

  “皇上都下旨赐婚,昭告天下了,你哪来的回旋余地?愚蠢至极。罢了,反正你闯祸我早习惯了,我会为你收拾残局。好一个哥舒寒。他胆子不小。”

  “我自己的事儿,不用你管。”明月夜苦涩道:“皇上下旨赐婚,将军又何必趟这浑水?难不成将军肯为明月夜抗旨?”她无奈苦笑道:“即便将军愿意,府上那一大家子人可着急明月夜尽快嫁掉。我不在乎旁人,但我万万不愿将军因我而蒙羞。我惹的祸,自己担当。”

  望着面前玲珑剔透的小人儿,绷着一张脸,决绝的大义凛然,汪忠嗣差点儿哑然失笑。不知为何,他突然心情美好起来,阴郁瞬间云消雾散。

  原来,她并不喜欢哥舒寒。只怪自己误会了她。这几日真苦了这孩子。他自责着,紧绷的嘴部弧线情不禁柔和许多。

  “不要再见他。”汪忠嗣语气平淡,遂而想起来什么,又问道:“老东西,怎么没跟你一起?”

  “我让小铃铛,帮我去寻几样……药草。”明月夜愣了一下,决定暂不把自己让雪貂兽去偷东西的事情告诉汪忠嗣。

  很多事,他不知情,对大家都好。

  “月夜,你让我越来越看不懂,究竟还隐瞒我多少事情?也罢,我不强求。但哥舒寒若再敢纠缠你,我来处理就好。”汪忠嗣眸中泛现杀气重重。

  他冷笑道:“我要让他自毁婚约。”

  “然后呢?”明月夜盯着汪忠嗣道:“我还继续做着将军府的庶出小姐?再接受一次皇上的赐婚?或者接着周而复始地相亲,直到把我嫁出去?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月夜,姑娘都会嫁人。”汪忠嗣声音低沉,语气笃定道:“你也会相夫教子,安稳一生。”

  “那你为何不问我,想要什么人?想要什么生活?”明月夜一把拽住马缰绳,拉近她和汪忠嗣的距离。

  她黝黑的眸子似乎燃烧着爆裂的火焰,狂热而执着,令他不敢直视,惶然松开缰绳的另一端,还连退几步。他也清瘦了,她傻傻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美好侧影,看那厚重如羽翼的睫毛轻垂,拼命想要掩饰住内心的颤抖。

  她忽然想,或者,他比她更备受煎熬?

  “你问问我啊?莫非天下也有将军不敢之事?”明月夜咄咄逼人道。

  “月夜,爹要出征了,短则三月,迟则半年,待平叛突波归来,定会奏请皇上,令哥舒家退婚。至于你的夫君你慢慢挑选,一切我会为你们安排。”

  汪忠嗣温柔道:“普天之下每个父亲,都盼自己的女儿可现世安稳,之训亦然。”

  父亲的称谓,永远不可攻破的护身符,合情合理地就将两人控制在规矩与道理中。但也彻底惹怒明月夜,她受够逃避与躲闪,哪怕鱼死网破,也要奋力一搏,她要他知晓真相,必须要,因为没时间了。

  “我不是你女儿,我不姓汪。”明月夜嘲讽道:“我真实生辰是开元十八年三月十九,开元十七年年初你就被调往玉川备战,直到第二年夏天才回长安。你早知道,我不是你亲生女儿。”

  汪忠嗣背对明月夜,镇静而震撼,沉默半晌终道:“又怎样?”

  他语气淡定,她确信他早已心知肚明,心下凛然。

  她冷笑道:“你的夫人,不准我随你的姓氏,你没阻止,因为你知道我不是你和我娘亲生的。”

  “月夜,你随母性是妤婳的意思,她也随母姓。这是明堂百年不变的传统,嫡女随母明姓,年满十八执掌明堂。”

  “我娘还有一个名字,叫莫无涯。”明月夜不甘示弱。

  “住口,我跟你说过多次,不许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这个名字。她攸关你的性命。特别在府里。”汪忠嗣蹙眉。

  迟疑片刻,他艰涩道:“月夜,爹知道,在将军府你过得不好,你埋怨爹没有照顾好你。我承认,是我的错,但我也有苦衷,等爹回来就送你去明堂。那时,你也会知道关于你娘的秘密。可好?”

  “我不懂。”明月夜声音颤抖道:“既然你早知我非你亲生,那为何?还要对我这么好?你不恨我娘,她背着你生下了和别人的孩子。”

  “你是妤婳的女儿,足够了。”

  汪忠嗣沉声打断明月夜,凄然道:“从始至终,汪之训辜负了明妤婳,我相欠她的情分百死莫赎,今生无缘,来世也还不清。那么余生里,我不会再辜负她最后的嘱托,月夜,我要你开心的活着。”

  明月夜苦笑着,质疑着,嗫喏着:“开心?你真的认为,在将军府做你的庶出女儿,然后再嫁一个你认为妥当的夫婿,我就会快乐而圆满……或者,你就真的喜欢如今的生活吗?你愿意,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完余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